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故意的严格
    第810章 故意的严格

    翌日,天气炎热,灼热的阳光照得大地明亮。

    一出门,热浪就扑面而来。

    顾轻舟换了见月白色夏布斜襟衫,葱绿色长裙,去了蔡长亭那边。

    蔡长亭依旧穿着黑色绸缎长袖衫,同样的黑色长裤,只是将衣袖撩了起来,露出小臂。

    “不热么?”顾轻舟一进门,就问他。

    蔡长亭道:“不热。”

    彼此坐下,顾轻舟不时打量他。

    蔡长亭留意到了,问:“看什么?”

    顾轻舟收回了视线,道:“你还是蛮壮的,不像看上去那么wen弱......”

    蔡长亭就看了下自己的小臂。

    他的小臂虽然不粗,但是肌肉结实,线条紧绷,并非斯wen之辈。

    蔡长亭知道顾轻舟一直在探究他,钻研他。

    听闻此言,他将袖子放了下来,道:“男人都这样吧。”

    顾轻舟心zhong略微闪过什么,不再言语了。

    蔡长亭摊开了课本。

    他们的学习进度,已经落下了很多,蔡长亭说今天要增加一倍的时间,顾轻舟没有反对。

    上午很热,蔡长亭放了一盆冰在旁边,仍是热。

    顾轻舟的头发盘起来了,刘海撩起来了,还是沁出了汗珠。

    一热,学习的热情就减少了很多。

    而蔡长亭,从头到尾没有出过一滴汗,始终是清爽的。

    顾轻舟又看了他一眼。

    “你又在看我。”蔡长亭道,“阿蔷,你对我真的如此有兴趣吗?”

    “因为你好看啊。”顾轻舟如实道,“还有谁比你更漂亮的?”

    蔡长亭笑了笑,笑得很温柔。

    顾轻舟又问他:“旁人说你漂亮,你不生气吗?”

    蔡长亭哈哈笑起来:“你嫉妒?”

    顾轻舟梗住。

    着实炎热,顾轻舟站起身寻找折扇,蔡长亭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绣花的团扇给她。

    绢绣的团扇,似仕女扑流萤的,小巧可爱。

    顾轻舟拿着扇,蔡长亭看了眼,然后挪开了目光。

    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顾轻舟和蔡长亭的学习进度也完成得很顺利。

    “老师再见。”顾轻舟用日语跟蔡长亭道。

    然后又用zhongwen问,“我发音如何?”

    蔡长亭却不回答,而是执意用日语问她,“你有什么问题,就告诉我。”

    顾轻舟一开始没听懂,后来隐约是明白了,她微微抿唇。

    蔡长亭似发了疯,用他那流畅至极的日语,说了很长一段话。

    顾轻舟一个字也没听懂,只感觉他情绪不对劲,似乎很生气。

    罕见他动怒。

    顾轻舟依旧听着。

    “......今天的进度不算完成。”蔡长亭换回了zhongwen,“阿蔷,你今天要留堂。”

    “不吃午饭了?”

    “不。”蔡长亭继续道。

    他让顾轻舟背诵一段wen字,他一个字一个字教,顾轻舟跟着学。

    这一段说非常难记。

    顾轻舟努力集zhong精力,去背诵它。可脑子疲倦了,它有了自己的主张,根本不听顾轻舟使唤。

    顾轻舟用了一个小时,才完成这段背诵。

    “你退步了,你的心思不在学习上。”蔡长亭道。

    这真是冤枉了顾轻舟。

    顾轻舟很想学习好日语,然后听懂平野四郎的话,她也很刻苦的学习。

    每天的学习进度,都是蔡长亭自己定的。今天的功课,难度明显是大了很多,他却说顾轻舟分心。

    顾轻舟心神俱疲,面无表情道:“我以后改进。”

    蔡长亭叹了口气。

    “还学么?”他问顾轻舟,“是不是觉得我太严格了,所以不想学?”

    顾轻舟道:“想学。严师出高徒,我都懂。”

    蔡长亭满意而颔首。

    顾轻舟看了下手表,已经下午两点了。

    外头烈日炎炎,照得lin影生烟,蝉鸣越发的激烈。

    顾轻舟看了眼窗外,考虑如何回去休息,如何吃饭。

    却见佣人端了饭菜进来。

    除了清淡的饭菜,还有两碗凉粉,顾轻舟端起凉粉就吃了。

    “挺好吃的。”她道,“天太热了,都没有胃口。”

    “等会儿还有冰湃的水果。”蔡长亭道。

    顾轻舟就吃了半碗凉粉,等着吃水果。

    水果是西瓜。

    她吃了半块西瓜,肚子就撑了。

    “我回去睡一会儿,下午几点上课?”顾轻舟问。

    蔡长亭道:“三点。”

    顾轻舟看了下时间,已经两点四十了,她只有二十分钟。

    如此就来不及了,根本没办法休息。

    她微微蹙眉:“四点如何?”

    蔡长亭云淡风轻撩了下袖口,道:“我是老师。”

    他是老师,上课时间由他来定。

    顾轻舟道:“那我在你这里小憩片刻......”

    蔡长亭指了指客厅临窗的大炕,已经铺了凉席。

    “你不睡么?”顾轻舟问。

    蔡长亭道:“我要睡的。”

    说罢,他就起身进房了。

    顾轻舟躺在凉席上,回想自己最近的学习成功。幸而自己年轻,记忆力很好,她居然回忆得九成不差。

    脑海zhong复习着功课,倦意就涌上来了,顾轻舟迷迷糊糊睡着了。

    她感觉有人站在她身边时,猛然惊醒。

    她坐起来,就看到了蔡长亭。

    蔡长亭神态自若:“已经三点十分了,你迟到了,起来吧。”

    顾轻舟想问,他过来多久了,话到了嘴边却又觉得不适合,忍住了。

    下午的课业更加重了。

    蔡长亭不停让她背诵。

    屋子里光线黯淡时,顾轻舟已经是精疲力竭。

    她从来没进行过如此高强度的学习,趴在桌子上没有动弹。

    “老师,明天见。”她有气无力道。

    不成想,蔡长亭坐在旁边,淡淡道:“今天的课还没有结束......”

    顾轻舟蹙眉。

    蔡长亭的确是教了她东西,而且他愿意多教,顾轻舟也没资格抱怨,故而她坐了起来。

    “我休息一会儿,还有东西吃吗?”顾轻舟问。

    蔡长亭就摇铃。

    不过片刻,佣人送了西瓜进来。

    清爽的西瓜汁,让顾轻舟的精神的确是恢复了不少。

    他们休息了半个小时。

    顾轻舟没有胃口,蔡长亭也不饿,就继续了学习。

    一直到整本书梳理完毕,蔡长亭道:“放学了。”

    顾轻舟一看时间,晚上九点了。

    她蹙眉,问蔡长亭:“以后都要这么晚?”

    “看你自己。强度是不变的,你的时间却可以压缩。”蔡长亭道。

    顾轻舟微微咬唇。

    她站起身。

    坐了一下午,浑身都是僵硬的,顾轻舟差点站立不稳。

    “我送你吧。”蔡长亭道。

    顾轻舟没有拒绝。

    一行到了顾轻舟的院子,她也没顾上和蔡长亭告辞,就躺到了自己床上。

    刚躺下,却感觉有什么不对劲,顾轻舟猛然坐了起来。

    屋子里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