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下拌子
    第788章 下拌子

    叶妩单独去见了金千鸿。

    金千鸿今天穿了件银红色绣繁复花纹的旗袍,露出一段玉藕似的芊芊玉臂,手腕戴着一只翡翠镯子。

    凝雪皓腕,压着一只翠绿色的镯子,有种沁人心脾的舒怡。

    “金姐姐,不好意思,我二姐今天不在家。”叶妩一进门,未语先笑了。

    金千鸿烫着蓬松的头发,留着厚厚的刘海,时髦又漂亮。

    她的侧颜,精致无瑕,胜过无数的佳丽。

    尤其是她丰腴的前胸,将她的身段勾勒得格外窈窕婀娜,风情烈烈。

    金千鸿就似一株红玫瑰,烈艳妖娆,又美艳不可方物。

    她和她母亲金太太一样,都是美得霸道的女人。其他女人站在她们身边,多少会被她们那浓郁的美,比的毫无特色,宛如清汤寡水。

    “老师这回遇到劲敌了。”叶妩心想。

    这金千鸿不仅仅美艳,而且家资富饶。金家是做军火生意的,人脉甚广,财产丰厚。

    金千鸿也留意到了叶妩的目光,笑道:“我就是来还笔记的。这是阿姗珍藏的笔记,我一晚上誊抄完了,就赶紧送回来,怕她担心。”

    有这么巧吗?

    叶妩心中腹诽,脸上不露半分。她的笑容柔婉,永远是一副娇俏可人的模样。

    “真不用这么急。”叶妩笑道。

    金千鸿微笑了下,然后又问叶妩:“阿姗什么时候回来?”

    叶妩说:“估计要傍晚。”

    金千鸿表情微顿。

    叶妩就问她:“金姐姐,笔记本我替您转交给我姐姐,不敢耽误您的时间。”

    “我倒也没什么事,还是亲自交给阿姗比较稳妥。”金千鸿笑道,“我借的嘛,还是要有诚意。”

    叶妩心知肚明,却装作一副懵懂模样。

    “我的院子太脏了,要不然就邀请金姐姐你去坐坐。”叶妩笑道。

    金千鸿立马道:“阿妩,你又客气了。咱们什么交情?这几年,我们是疏远了些,都怪我......”

    她挽起了叶妩的胳膊,俨然是要跟她叙叙旧情。

    叶妩假意想要推脱一下。

    没有成功,她就把金千鸿领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她看到了司行霈,立马撇过眼睛。

    就那么一眼,司行霈都看到了那个死丫头眼底的狡猾。

    他顿时就明白,叶妩还记仇呢,故意把金千鸿领过来,给司行霈添堵。

    司行霈想起俗话说:女子与小人难养,果然不假。

    “行霈,你怎么.....”金千鸿似乎很吃惊。

    她没有叫司师座,也没有叫阿霈等,她用一种同僚之间亲切却又不失端庄的口吻,叫他“行霈”。

    “......你说要出门,我都不知道你是来看叶小姐的。”金千鸿笑道,“要不然,咱们还可以一起。”

    司行霈纠正道:“我不是来看叶小姐的,而是来看叶小姐的老师。”

    欲盖弥彰!

    有两个人心里同时咯噔了下:一个是金千鸿,一个是叶妩。

    金千鸿觉得,司行霈想要见叶妩,光明正大没什么不妥的,非要拉个人来遮掩,就显得他别有用心。

    难道他真看上了叶家的权势?

    而叶妩很清楚,司行霈这是在报复她把金千鸿领进来,故意祸水东引。他越是否定,金千鸿就越是觉得他为了叶妩,为叶妩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叶妩心想:这个歹毒的男人啊,还是让我老师离他远一点,太小气了!

    “阿妩,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下午的功课不用做了?”顾轻舟问。

    她说这话的时候,略有不快。

    金千鸿目的达到了,甚至挺喜欢顾轻舟如此说,故而对司行霈道:“行霈,咱们是不是先走?别耽误了孩子念书。”

    孩子?

    叶妩只比金千鸿小两岁,她却故意在司行霈面前,将她贬为晚辈,这样司行霈就不太好意思下手了。

    司行霈两次大张旗鼓约叶妩,已经引起了警惕。

    “那行吧,我先告辞了。”司行霈触及顾轻舟那眸光,知晓他拿叶妩做挡箭牌,已经触怒了顾轻舟,再呆下去,先要气死顾轻舟不可了。

    而且,也会给叶妩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司行霈跟叶妩之间,只是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斗气,哪里真有什么坏心思?不过你捉弄我一下,我捉弄你一下罢了。

    叶妩是明白的,所以叶妩并不生气,反而暗地里朝司行霈做了个鬼脸。

    “我也告辞了。阿妩,老师,改日请你们去我家玩。”金千鸿笑道。

    他们离开,叶妩站在门口目送。

    顾轻舟跟在叶妩身边。

    “老师,你瞧他多坏啊!”叶妩对顾轻舟道,“我跟他势不两立。”

    顾轻舟就笑起来。

    她揉了下叶妩的头发,道:“你跟他斗?他可是一点脸皮都不要的。”

    “老师,咱们两个人呢,不能输给他。”叶妩道,“他太过分了,我只不过是把金小姐引过来,他就给我下拌子。”

    顾轻舟无奈摇摇头。

    她跟叶妩保证:“下次有机会,我帮你一起整他。”

    叶妩高兴,挽住了顾轻舟的胳膊:“老师,你说话要算数。”

    她兴致勃勃,筹划着怎么让司行霈吃个亏。只有在顾轻舟和司行霈,叶妩才会有这种小孩子的娇憨和天真,完全就是个顽童。

    可是,思路一转,就转到了金千鸿身上。

    “老师,我说她别有用心吧?原来她不是冲我二姐来的,而是冲我来的。”叶妩道。

    顾轻舟说:“这是我惹来的......”

    叶妩脸微沉,说:“老师,你这样说话,是跟我见外了吗?”

    顾轻舟回神,笑着捏了捏她的脸:“你什么时候这样敏感多疑了?”

    知晓了金千鸿突然示好的意思,叶妩就松了口气。

    顾轻舟亦然。

    这次见面,和司行霈也没顾上说什么。

    第二天,叶妩要去学校,顾轻舟白天的空闲时间比较多。

    她去跟蔡长亭学习日语。

    日本的文字,除了通假字,其他跟汉字都差不多,连意思也几乎相似,这点学起来很容易。

    所以,蔡长亭不教她文字,只叫她发音。

    “我要用三个月的时间,让你说一口流利的日语。”蔡长亭笑道,“若是我做到了,你答应我一件事,如何?”

    顾轻舟沉吟:“什么事?你得先告诉我,我才能考虑是否做这个交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