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7章谁比较担心
    第787章 谁比较担心

    蔡长亭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莹润蓬松的刘海之下,一双眼睛似秋水盈盈。眼珠子漆黑,熠熠生辉,却有种诡诈的寒意。

    蔡长亭笑了下。

    “为何要学日语?”蔡长亭问她。有点惊讶,也仅仅是惊讶。

    顾轻舟不知是讨厌平野四郎还是讨厌平野夫人,对日本的东西抵触很深,如今怎么换了副姿态?

    “你跟阿蘅,不是一直劝我学习的吗?”顾轻舟道,“我之前没想通,现在想学了。”

    蔡长亭抬眸,摸了下自己的鼻子。

    他的手指纤长匀亭,指端整齐。

    和他的面颊不同,他手上的肌肤并非那么无瑕。左手就有几个疤痕,若不是这么近距离,根本看不到。

    “我非常乐意教你,阿蔷。”蔡长亭道,“你来找我,我很惊喜。”

    “那太好了,我们何时开始?”顾轻舟问。

    蔡长亭道:“明天吧。我今天准备一下教案,安排好学习时间。既然要学,就得学会为止。语言是很复杂的,你没有在日本生活过,对你来说更难。”

    “好,我听你的安排。”顾轻舟笑道。

    蔡长亭也粲然微笑。

    顾轻舟离开,蔡长亭一个人沉默了很久。

    他坐到了书案前,果然认真准备了起来。

    答应了顾轻舟,蔡长亭就不会敷衍她,更不会降低自己的品格。他这个人,素来公私分明。

    顾轻舟处理完此事,就通过叶妩这边的渠道,给司行霈送了信。

    她把自己跟蔡长亭学习日语的事,告诉了司行霈。

    她也想过司行霈的反应。

    不成想,司行霈是直接杀到了叶督军府。

    叶妩只差要气疯了。

    “老师,他这个人太过分了。昨天约我出去,今天又来看我。不知情的,还当我跟他有什么呢。”叶妩道。

    真是完全不在乎她的感受啊。

    顾轻舟笑起来。

    “老师,我可都是为了你,赴汤蹈火。”叶妩道。

    顾轻舟揉了揉她的头发:“好,老师感激你。”

    司行霈进来,叶妩就躲到了里屋。

    她还没有关上门,就看到司行霈把顾轻舟抱到了怀里。

    一点也不讲究这个人!

    叶妩心中是温暖的,她知道顾轻舟信任她,司行霈虽然混蛋,自己吃饭忘了叶妩,可他也信任叶妩。

    出身叶督军府这等豪门,叶妩最清楚,这世上真心的信任是非常难得的。

    顾轻舟和司行霈都信任她,她心中踏实。

    她躲在门后,想偷听他们说什么,仅仅是女孩子的好奇。

    “......学什么,你再说一遍?”司行霈的声音,似咬牙切齿。

    叶妩微笑,她知道司行霈吃亏了,心中就平衡了。

    “日语啊。”顾轻舟挣脱了他的怀抱,整了整衣襟,“你怎么又来了?你这样常来常往的,毁了阿妩的名声。”

    “什么就毁了名声?那个小丫头片子,我都可以做她爹了。”司行霈蹙眉不悦。

    顾轻舟骇然。

    她只比叶妩大三四岁呢。

    “你又胡说了。”顾轻舟道,“坐下,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司行霈就坐到了她面对的沙发,然后伸腿过来,搭在她的膝盖上。

    顾轻舟无奈笑了笑,倒也没有把他的脚推下去。

    她就说了,自己很想知道,平野四郎和平野夫人的交流。有时候,她听不懂他们说什么,有种危机感。

    “想学日语可以,我派个人给你,算作叶妩的家庭教师。”司行霈道。

    叶妩听到这里,忍无可忍,暗骂司行霈混账。

    “阿妩帮了我们很多,你别太过分。”顾轻舟道,“没有人有义务帮咱们,阿妩的情分,不是让你得寸进尺的。”

    叶妩差点热泪盈眶。

    老师,还是你知道学习的苦,体谅我!

    “那你也别跟那个男人学。两个人天天黏在一起学习,成何体统?”司行霈的眉头更深了,脚轻轻磕她的膝盖,似敲打她的头。

    顾轻舟笑道:“这酸醋你也吃?”

    “这是酸醋吗?”司行霈板起脸,“那个蔡长亭不阴不阳的,谁知道是什么东西,我不同意。”

    顾轻舟笑起来。

    她问司行霈:“怕我跟他产生感情啊?”

    司行霈斜睨了她一眼,道:“你见识了我这样的男人,还能喜欢上别人?除了我,你谁也看不上。”

    顾轻舟忍不住大笑起来。

    叶妩躲在门后偷听了半晌,听到这里就觉得她老师找了个不要脸的男人。

    “......那你担心什么?”顾轻舟笑道。

    顾轻舟觉得,和她最不可能有感情的,大概就是蔡长亭了。

    她和蔡长亭的恩怨,司行霈是知道的。

    “担心我跟别的男人跑了?”顾轻舟又问。

    司行霈坐到了她身边。

    他俯身,吻了吻她的唇。

    他眼底有了些笑意,对她说:“你特意派人告诉我,我总不能无动于衷。”

    顾轻舟骇然。

    原来,最担心误会的,是她而已。

    顾轻舟用力捶了下他的肩膀:“拿我取笑是不是?”

    司行霈就把她往沙发里按:“谁敢啊?欺负太太,那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顾轻舟想要骂他,可声音全被堵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佣人过来敲门。

    顾轻舟吓了一大跳。

    她似只猫儿,惊跃而起。

    一直偷听的叶妩,也赶紧从里屋出来。

    “谁啊?”叶妩问。

    佣人道:“三小姐,金小姐来拜访二小姐,可二小姐这会儿不在家,是让她下次再来,还是您去见见她?”

    这个佣人,是叶妩这边的,很是可靠。

    叶妩眸光微凝,道:“你让她到会客厅坐,我马上就来。”

    佣人道是。

    等人离开了,叶妩这才打开了院门。她看了眼会客厅的方向,眉头微拧。

    顾轻舟问她:“想什么呢?”

    “巧了。昨日我们跟司师座出去,金小姐就来了;今天司师座过来,金小姐又来了。”叶妩道。

    她意味深长看了眼顾轻舟和司行霈。

    顾轻舟自然明白这含义。

    她转眸,看着司行霈,似笑非笑:“你惹得桃花债?”

    司行霈道:“金小姐是挺热情好客的......”

    “老师,他惹的!”叶妩立马告状。

    顾轻舟在这个瞬间,觉得叶妩有了点小孩子的脾气,时时刻刻想要跟司行霈作对。

    她原本应该严肃的,却忍不住笑出声。

    “死丫头,你哪只眼睛看见了?”司行霈啧了声,骂叶妩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