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1章怎么讨好你
    第771章 怎么讨好你

    顾轻舟觉得很可惜,她不知平野四郎说了什么。

    也许,学习日语真的很重要。

    “......贸然去请个老师,肯定会打草惊蛇。况且,我跟日本人不熟,请了老师也未必真心教我。”顾轻舟道。

    她想到了高桥荀。

    高桥荀学习过中国话。

    语言这方面,高桥荀肯定有自己独特的心得。

    只是,高桥荀那孩子,不知道抽什么风,居然对顾轻舟有点爱慕。

    顾轻舟不想他这点虚妄的感情再有发展,故而断绝了跟他深入来往的打算。

    她也没什么好的,正如高桥荀所列举的,顾轻舟的不好反而有一大堆。

    高桥荀只是有点糊涂了。

    顾轻舟不招惹他,他总能回味过来、清醒过来。

    除了高桥荀,顾轻舟不再信任任何日本人。然而,住在这里,不学习日本话,会错过很多的消息。

    两下为难。

    她拿着衣裳,从平野夫人的院子里出来。

    走在门口的时候,她遇到了蔡长亭。

    蔡长亭正好要找平野夫人,却见里屋关上了门,他不太方便。

    故而,他冲顾轻舟微笑。

    “衣裳做好了?”他笑着问。

    顾轻舟点点头:“是啊,夫人为了我们出门,也是挺操心的。”

    蔡长亭笑容更亲切。

    “要不要我帮你看看?”蔡长亭问,“如何搭配,也是学问。我不会穿,但是我会看啊。”

    顾轻舟道:“可以啊。”

    她对蔡长亭,向来表现得一点防备也没有,就好像他们是最亲近的朋友。

    两个人往顾轻舟的院子去。

    日光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顾轻舟更加纤瘦窈窕,蔡长亭也越发高大。

    路上,他们说起了康家。

    蔡长亭对康家知道不少。

    他说:“康家的老太爷是位人物,只可惜他教子无方,三个儿子没一个成器的。反而是他那女儿,颇有他的天赋。”

    “康家的姑奶奶康芝?”

    “对,就是她了。她嫁给了朴家。朴家家当丰饶,可惜人丁单薄,所以他们两口子住到了康家。如今呢,老太爷最信任的下属不是自己的儿子,反而是这个女婿。”蔡长亭道。

    顾轻舟不免失笑:“这倒是挺意外的。这个老太爷,不同于常人。”

    “个中缘由,外人哪里知道呢?”蔡长亭道,“太原府扼制南北交通,康家能在此地做这么大的金融生意。在南北夹缝中左右逢源,全是高手。”

    顾轻舟也有这样的感触。

    太原府的世家,没有一个是单纯靠祖业的。

    北方常年军阀混战,山西在叶督军的管束之下保持中立,不过问外省的事,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各大家族需要平衡局势,夹缝中求生,全是心算过人之辈。

    “夫人选择了太原府,太原府自然是有过人之处的。”顾轻舟笑道,“现如今不同往昔,想要发展,经济就需得跟上去。

    煤与铁不可缺少,而山西媒铁冠绝天下,单单这两样,其他省就望尘莫及了。夫人的眼光,果然是犀利狠辣。”

    蔡长亭笑起来。

    他喜欢跟顾轻舟谈论局势。

    只有这样,他们才不算更加虚伪的伪装了。

    “轻舟......”

    “怎么,叫我轻舟了?”顾轻舟立马打断蔡长亭。

    蔡长亭察觉,稍微回神,改口道:“阿蔷,我很多时候不知道该如何讨好你。我很想讨好你的。”

    “你送我一些首饰,对我露几个笑脸,就可以赢得我的好感啊。”顾轻舟停下了脚步,认真看着他,眸光专注,“真的,没有女人不喜欢你!”

    蔡长亭苦笑了下。

    油盐不进的顾轻舟,真的很难对付。

    当然,蔡长亭能给她的东西,她肯定需要。只是,时机还没有到。

    蔡长亭是个绝不先暴露自己的人。

    “我其实有个好奇。”顾轻舟道。

    “什么?”

    “你真的是蔡家的儿子吗?”顾轻舟问,“洪门的那个龙头,你真的是他的私生子么?”

    “这个是真的。”蔡长亭道。

    顾轻舟哦了声,道:“那我就对你没什么疑问了。”

    到了顾轻舟的院子里,顾轻舟进去更衣。

    然后,她就没有再出来了。

    蔡长亭坐在沙发里等了五十分钟,他明白了顾轻舟的用意,也不动怒,只是略微笑了笑,起身离开了。

    又过了两天,时间到了五月十九。

    五月十九,就是康家的老太爷寿诞正日。

    天公作美,早起时朝阳筛过浓密葱郁的树梢,落下斑驳光影。

    略有微风,顾轻舟屋檐下的风铃簌簌作响。

    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

    顾轻舟早起更衣梳头。

    她打扮起来驾轻就熟,很快就把自己装扮好了。

    到了平野夫人那里,平野夫人看到了顾轻舟,眼前一亮。

    顾轻舟没有把长长的头发挽起,而是披散在身后。她撩起了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

    隐藏在她青丝间的,顾轻舟缀了红宝石的璎珞。

    她原本就是胜雪白皙。

    此刻,没了刘海的阻拦,她那双妩媚的眼睛明亮,整个人神采奕奕的。

    她没有披肩,青丝就似最显然的墨绸。

    “真好看,这才像年轻的小姑娘。”平野夫人笑道,“你今天也只不过二十一二岁,别成天打扮得像个三十出头的女人。”

    顾轻舟笑了笑。

    一转身,看到了阿蘅进来。

    阿蘅没有穿平野夫人为她做的旗袍,而是换了件粉红色的洋裙,外头套一件皮草小坎肩,华贵又时髦。

    两个女儿,几乎相似的容貌,一个时髦雍容,一个古典优雅,平野夫人很有成就感。

    “走吧?”顾轻舟问。

    “稍等,还有客人。”平野夫人道。

    顾轻舟正想问,谁要来,却见高桥荀和他父亲一起进了院子。

    原来,他们父子也要去。

    可能是上次被捉弄,高桥荀不看顾轻舟,只和阿蘅说话。

    “等会儿,我给你做男伴,如何?”高桥荀问阿蘅。

    阿蘅道:“好啊。”

    “别胡闹,今天是拜寿,没有男伴的说法。”平野夫人道,“长亭,你多照顾阿蘅。”

    蔡长亭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低声道是。

    顾轻舟莞尔,看着高桥荀。

    高桥荀顿时毛骨悚然,只想离她远远的,越远越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