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7章衣裳
    第757章 衣裳

    平野夫人说,她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交给顾轻舟。

    顾轻舟原本不做奢望的。

    平野夫人所赠,大抵不是顾轻舟想要的什么东西。

    结果,平野夫人拿出了一个荷包。

    荷包的针脚,顾轻舟是最熟悉不过的,就连那封口处细微的缠枝纹,也是一模一样的。

    这是她乳娘做的。

    顾轻舟的呼吸一凛。

    “她给你做的,那时候你还在我肚子里。”平野夫人道。

    顾轻舟接过来。

    粉色锦缎的面料,十几年不见天日,依旧是崭新的;上面绣了祥云纹,反面绣了一朵蔷薇花,粗略一看,花瓣枝叶的形状,又像一个“蔷”字。

    荷包里还有一对银手镯。

    银手镯没有好好保护,有点发黑发暗。

    小孩子带的银手镯,样式最古朴简单,落在顾轻舟的掌心。

    “这是我乳娘给我准备的?”顾轻舟问。

    平野夫人点点头:“是,这是她为你准备的,她要送给你的洗三礼。”

    顾轻舟眼中浮动水光。

    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流露感情。

    平野夫人就是希望通过这些东西,拉近和顾轻舟的距离。

    她千辛万苦才把顾轻舟接到了身边,她需要一个帮手,而不是一个敌友莫辩的人。

    哪怕不能成为自己的利器,平野夫人也希望她能成自己的朋友,别背后反咬平野夫人一口。

    “阿蔷,她养大了你,就是我们母女的大恩人。她是怎么死的?”平野夫人问。

    顾轻舟的眼前,情不自禁浮动乳娘惨死的模样。

    乳娘死在司行霈的火车上。

    她被子弹打穿了头,哪怕死了,也是端庄稳坐。

    “意外。”顾轻舟细细抚摸着荷包的纹路。

    平野夫人把手,轻轻放在她的肩头:“阿蔷,意外是不可避免的。若是她还活着,现在也该享享福了。她的一条腿曾经说过重伤,一旦阴雨天就酸痛难当,哪怕是王治也没办法医好她。

    她若是还活着,应该到北方来,北方的湿气没那么重,她也少吃些苦头,你说呢阿蔷?”

    王治是顾轻舟的医术恩师。

    平野夫人字字句句,让顾轻舟想起对乳娘的亏欠,以及想起乳娘的仇敌。

    他们的仇敌,就是司行霈。

    “是啊。”顾轻舟眼泪簌簌滚落,视线里一片模糊。

    她突然问平野夫人,“我叫阿蔷,是蔷薇花的蔷吗?”

    “是。”

    “那怎么不叫阿薇呢?”顾轻舟又问,“薇更好听。”

    平野夫人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柔声道:“阿蔷,你阿玛当年说,阿薇实在俗气了。”

    顾轻舟颔首。

    平野夫人却不知她为何这般问。

    猜不透顾轻舟的心思,平野夫人话题略微收敛。

    她安抚了顾轻舟几句,让顾轻舟别太伤心,转身要出去。

    顾轻舟却喊住了她。

    “夫人,孙绮罗呢?”顾轻舟问她。

    孙绮罗是“顾轻舟”的生母,顾圭璋的原配嫡妻。

    顾轻舟不是原先的那个,那么孙绮罗和她的孩子呢?

    “她死了。”平野夫人道,“她的孩子被下毒,没救过来,也去世了。”

    秦筝筝害死了孙绮罗,也害死了真正的顾轻舟。

    “那么,我进入顾公馆,其实也是帮她们母女以及孙家报仇了的。”顾轻舟低喃。

    平野夫人道:“是的,你做了件好事。绮罗和她的孩子泉下有知,会感激你的。”

    顾轻舟却又道:“您认识孙绮罗?”

    “当然认识了,她父亲孙端己是叶赫那拉家的奴才,后来因为机灵,就让他经营江南的生意,他自己也在江南落足了。

    叶赫那拉氏也要保存实力,一些能力过人的下人,就放出了他们的籍书。所以,后来很多人也不知道孙端己跟我们的关系。”平野夫人道。

    顾轻舟眼波微动。

    “原来是这样。”她道。

    平野夫人知晓,顾轻舟每天都在虚虚实实的对付他们。

    现在这席话,不知是遮掩司行霈的行迹,还是另有深意。

    只是,平野夫人习惯了用心机,在她看来,顾轻舟还是略微年轻了些。

    “阿蔷,你好好休息吧。”平野夫人道,“今晚我请了叶督军过来吃饭。”

    顾轻舟哦了声。

    她将荷包贴身藏好。

    她甚至会想,假如乳娘还活着,现在到了太原府,她是维护平野夫人多一些,还是维护顾轻舟多一些?

    顾轻舟细细摩挲着这荷包的纹路,心中很笃定:乳娘一定会维护她的。

    不管最初是什么目的,乳娘都是疼爱顾轻舟的。

    “乳娘,您现在安宁吗?”顾轻舟喃喃问。

    也许,乳娘也是身不由己的。

    顾轻舟将荷包仔细放好。

    这两只银镯子,她这辈子是戴不上了。可惜了。

    顾轻舟略微睡了一会儿。

    晚膳的时候,佣人过来请顾轻舟。

    “这是夫人送给您的。”佣人道。

    佣人拿了一套黑色点缀白梨花的软绸中袖旗袍,放在顾轻舟的床上。

    平野夫人希望她今晚穿这套。

    顾轻舟道:“知道了,你出去吧。”

    佣人道是。

    顾轻舟更衣,然后将头发盘起,厚厚的刘海盖住了额头,她去了饭厅。

    平野夫人很满意:“这套衣裳很适合你。”

    平野四郎也在。

    他看着顾轻舟,略微蹙眉。

    平野四郎和很多男人一样,审美固定,就喜欢女孩子穿粉色或者淡红色,青春蓬勃,而不是这种深沉的黑色点花。

    平野四郎就用日语问平野夫人:“她为何要穿这衣裳?”

    平野夫人笑道:“这衣裳好看啊。”

    平野四郎很是不理解。

    “男人不会喜欢她穿得更像个寡妇。”平野四郎道。

    平野夫人握住了他的手,让他稍安勿躁。

    华灯初上,屋子里笼罩在水晶灯明媚的光线中。

    顾轻舟坐在东南方向的椅子上,目光幽静。

    叶督军进来,习惯性扫视一圈,目光却紧紧落在顾轻舟身上,整个人愣住,眼底流露出难以置信的错愕。

    他略有失态。

    平野夫人唇角有一抹轻盈的笑意,一闪而过,露出温婉的友善:“督军,您来了,快请坐。”

    叶督军这才回神。

    他眼底浮动了情绪。

    平野四郎、蔡长亭等人,都看出了叶督军表情的变化。

    只有顾轻舟,她好似没察觉到,神态娴静而温柔。

    她看了眼叶督军。

    这一眼,意味深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