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奢望
    第755章 奢望

    夜深了。

    顾轻舟沐浴之后,和司行霈坐在船头,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

    她轻轻依靠着他。

    海浪轻逐远处的沙滩,耳边是缠绵轻柔的浪声。

    空气温暖微凉。

    “如果阿慕和芳菲没有死,我们俩的家也不会拆散了。”顾轻舟依偎在司行霈的怀里,低声道。

    她还没有跟司行霈谈过司慕和芳菲的死。

    有了答案,司行霈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她的。

    司行霈没有说,意味着此事尚未没有头绪,顾轻舟就没有催促。

    “你一直想做好这件事的。”司行霈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绕开了司慕和司芳菲的话题。

    哪怕没有他们,顾轻舟也惦记着。

    她心中永远有个痕迹。

    “是,我一直想着。”顾轻舟道,“我很想找到自己的出身。”

    她总要出来这一趟的。

    “我还活着,你也还活着,我们的家就可以重建。”司行霈道,“轻舟,我不建议你半途而废。我会帮助你,早日做完你想要做的是,然后我们回家。”

    回家......

    顾轻舟倏然觉得,这是一个很美好的理想,足以勾起所有的绮思。

    她很想跟司行霈回家。她有离家的无奈,也有回家的奢望。

    她整个人贴着司行霈。

    微微扬起脸时,司行霈就会在她唇上轻啄一下。

    温柔的触感,就像源源不断的力量,填充着她的心房。

    眼瞧着就到了晚上九点多,夜风也越发凉了。

    司行霈将他的风氅披在顾轻舟身上。

    “回去吧?”顾轻舟道。

    司行霈收紧了臂弯:“再等等,十点再回去不迟。”

    如此依依不舍,让顾轻舟又想起了时光。

    那时候过得并不轻松,甚至谈不上多愉快,可顾轻舟每次想起,那些旧时光就像渡上了一层光晕,陈旧却绚丽。

    “好。”顾轻舟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好。

    他们聊起了很多事。

    顾轻舟关心的事情太多了,也一一询问。

    她特意问起了司慕的女儿玉藻。

    “......司夫人有没有把玉藻要回去?”顾轻舟问。

    “没有。此事,你义父亲自出面了,说玉藻还小,应该留在岳城。等司家回了岳城,再接过去不迟。

    还有,你义父也说,当初司慕有过遗言的,若是他真有一天不幸,玉藻交给顾轻舟照顾。

    顾轻舟把玉藻托付给了颜太太,如今玉藻就是颜家的责任。司督军非要带回去,颜总参谋也不会阻拦。”司行霈道。

    颜新侬说了一大通的道理。

    司督军盼着司慕给他添个孙儿,却不喜欢姨太太生的孙女。

    这种感情做不了假。

    司督军甚至回想,假如没那个姨太太的存在,顾轻舟和司慕未必会就闹成这样,也许如今的悲剧都不会发生。

    有了这样的芥蒂,司督军对着姨太太生的女儿,无法亲近起来。

    司夫人对孙女也没什么感情。

    司督军放出话:遵循司慕的遗言,玉藻暂时安置在颜家。

    司夫人就没坚持。

    “这样真不错。”顾轻舟道,“玉藻有我姆妈照顾,我就放心了。”

    司行霈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

    到了十点半,两个人分开。

    顾轻舟回了饭店。

    司行霈去了趟赌场,他说:“我要见个朋友,谈些私密事,赌场是最好的场所。”

    他到了天津卫,去赌场玩到凌晨四五点,没什么可疑的。

    “掩耳盗铃,我懂。”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捏了下她的鼻子:“你怎么学刻薄了?”

    “跟你学的。”顾轻舟道。

    司行霈搂住了她的腰,狠狠在她唇上碾过。

    “你见什么朋友啊?”顾轻舟又问。

    “是从北平来的。”司行霈道,“政治上的朋友,你可要去看看?”

    顾轻舟道:“不了,你的正事要紧。你......你是不是开始着手北方的活动了?”

    司行霈点点头:“早做准备嘛。”

    顾轻舟不再说什么。

    二人分开,顾轻舟回到了饭店。

    饭店的经理告诉顾轻舟,说叶妩打了电话给她,让她如果在九点半之前回来,就给叶妩回电话。

    如果没有,就让顾轻舟明天早上八点,去叶妩的姨母家。

    “好,多谢你。”顾轻舟接到了留言用的纸条。

    可能是太累了,顾轻舟沉沉睡着了。

    翌日早起,她才知道司行霈凌晨五点多回了饭店。

    顾轻舟见到了邓高,跟邓高说了下她的去向,就去了叶妩的姨母家。

    “老师,我姨母家有一大片桃园,现在桃子成熟了。姨母说派人去摘桃子回来吃,假如你有空的话,也可以去摘几个,顺便玩玩。”叶妩道。

    说罢,叶妩又冲顾轻舟眨眨眼睛。

    顾轻舟突然就明白了。

    叶妩这是想给顾轻舟制造一个机会,让她可以跟司行霈去玩。

    她不知道顾轻舟昨晚见过了司行霈。

    “这倒是有趣。”顾轻舟道。

    叶妩的姨母道:“其实呢,也不算特别有趣。有些桃子还没有成熟,上面有细细的毛,如果沾到了胳膊上,痒死了。

    还有啊,桃树有虫子,也要当心。我最不喜欢就是桃胶了,还没有干,不小心碰到了,洗也洗不掉的。”

    顾轻舟忍不住笑了。

    叶妩也道:“老师,我姨母特别爱干净。”

    顾轻舟也看出来了。

    这位姨母,的确有点洁癖。

    “是啊,我就是爱个干净。”叶妩的姨母自己也笑了,“阿妩很尊重你,生怕你在这里受了寂寞。你想去玩的话,就去瞧瞧,当瞧个新鲜。”

    顾轻舟答应了。

    “阿妩,我去给你摘几个桃子回来。”顾轻舟笑道。

    叶妩点头,然后俏皮眨了眨眼睛。

    顾轻舟跟着叶妩姨母家的佣人,一起乘坐去了郊外。

    她想,司行霈很快就会找过来的。

    她刚到不久,还没有正式进入桃园,那边就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这点钱您拿着,我们就是摘几个桃子,很快就走。”邓高在打发看园子的管事。

    可能是邓高给的钱比较多,管事反对的声音一下子没了。

    顾轻舟就看到就看到司行霈立在不远处的桃树旁边,一棵成熟的大桃子晃晃悠悠掉下来,砸中了他的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