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2章 惊艳
    第752章 惊艳

    司行霈要送叶督军的女儿去天津卫,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阿蔷,你也要去吗?”蔡长亭问顾轻舟。

    他眉目俊美无俦,看人的时候也似一泓清泉般,毫无恶意。

    顾轻舟每次看到他,都会感叹上苍的馈赠,给予他这般绝美倾城的容貌。

    “我当然要去,阿妩的腿还没有好呢。”顾轻舟眨了眨眼睛,同样露出了她的单纯与无辜,看着蔡长亭。

    蔡长亭就发现,顾轻舟在模仿他的神态。

    不管是好玩还是恶意的调侃,她这样的行为都是一种挑衅。

    然而,蔡长亭对她极有耐心。

    “这样不太好吧?他到底是你的前夫,如今他也有了女朋友。阿蔷,插足旁人的感情,可是很不道德的。”蔡长亭道。

    顿了下,他又道,“你当年在顾公馆,可是把秦氏害得不浅,不就是因为她插足了顾圭璋和孙绮罗的婚姻吗?”

    “你知道好多啊。”顾轻舟微笑,笑容似纱幔,层层叠叠的全是柔软的触感,让人觉得温馨而舒服。

    她好似跟蔡长亭是最好的朋友。

    “当然了。”蔡长亭道,“阿蔷,也许你应该避嫌。”

    顾轻舟却摇摇头:“我没有插足任何人的感情。再说了,我又不是什么新加坡华侨,我可是阿蔷啊。”

    蔡长亭道:“其实,我也很想去天津卫,不如我跟阿蘅陪着你去吧?司行霈如今不记得你,我真怕你难过。”

    “好啊,你去问叶三小姐。若是她不介意,我自然不介意啊。”顾轻舟笑道。

    蔡长亭果然去问。

    一向来者不拒的叶三小姐,这次居然拒绝了。

    叶妩是这样回答蔡长亭的:“我要带很多的礼物去看姨母,回来的时候姨母会赠予更多的礼物。

    司师座说了,飞机不够大,需得在承重范围内。很抱歉,我没办法带你们俩。我是腿脚不便,若是你们想去天津卫,我让我父亲派人开车送你们,如何?”

    这番言辞,合情合理。

    蔡长亭原本想要反驳的,可想到和叶家的关系,还是别轻易得罪叶三小姐为妙。

    同时,蔡长亭也知道,程渝不去。

    司行霈把程渝留在了太原府。

    “没想到,阿蔷跟叶妩的私交到了这等地步。叶妩的性格,咱们早已摸清楚了,让她主动维护的人,阿蔷是头一个。”平野夫人道。

    她似乎低估了顾轻舟。

    顾轻舟想要得到她的庇护,就需要在叶家最重要的人身上下手。

    叶督军自己是练达深沉的一方军阀,想要得到他的信任,没有十年八载难以成功;叶二小姐既不能左右叶督军,也不能服众;叶三小姐深受叶督军的偏爱,具体原因平野夫人等人也只能猜测个大概,而叶三小姐为人平易近人。

    可偏偏这种平易近人,叫人寻不到重点。

    叶三小姐善待每个人,却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

    她可以善待你,同样会善待你的仇敌,她从不偏袒任何人。

    如今,她却偏袒顾轻舟了。

    短短两个月,顾轻舟改变了用笑容伪装极深的叶三小姐。

    叶三小姐能左右叶督军,也就是说,顾轻舟从此多了个依仗。

    “她果然很有能耐的吧,夫人?”蔡长亭道。

    平野夫人点点头。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顾轻舟露出她的手段。

    平野夫人感觉很惊艳。

    同时,她也很好奇:“阿蔷是怎么做到的?光靠教书,不可能这样亲近叶妩。”

    蔡长亭也不知道。

    顿了下,蔡长亭又道,“夫人,这不是很好吗?”

    平野夫人微笑了下。

    这件事,对顾轻舟很好,对平野夫人她们更好。

    “不错,是很好。阿蔷很聪明,却不得不走咱们的路。”平野夫人道,“她有所察觉,还敢这样冒险,她真的很提防我们。”

    顾轻舟主动把自己更加贴近叶家,这对平野夫人和蔡长亭来说,是喜闻乐见的。

    他们的诸多计划zhong,其zhong就有顾轻舟作为棋子的计划之一。

    而顾轻舟,自己走动了棋局,对平野夫人来说,省了一步力气。

    “夫人,她从未真正信任过您和我。”蔡长亭感叹道。

    平野夫人笑了笑:“信任很难的,阿蔷的心思,咱们是猜不透的。”

    与此同时,顾轻舟和叶妩坐在司行霈的飞机上。

    司行霈坐在顾轻舟面前,和叶妩闲聊。

    虽然是闲聊,他的脚尖却不时碰顾轻舟的脚尖。

    顾轻舟没有动。

    叶妩只当瞧不见。

    “......我们家也想过建飞机场,只是我父亲跟日本关系不错,却没有美国那边的关系。

    日本人要矿山换飞机,我父亲就没同意,故而太原府这等军事重地,至今还没有飞机呢。”叶妩道。

    司行霈嗯了声。

    叶妩又问他:“您的飞机,是从何处弄来的?”

    她似乎是想帮她父亲也寻找一点出路。

    等其他军阀都装备了飞机,太原府这块肥肉,大概会面临更多的抢掠。

    叶妩也知道自己的父亲肯定在准备了,她只是想出一点薄力。

    司行霈漫不经心道:“偷的。”

    叶妩:“……”

    顾轻舟忍不住笑起来。

    司行霈的脚,就轻轻踢了她一下,问她:“这位小姐,你笑什么?”

    叶妩见他们俩故意做戏,也不打扰,更不会戳破。

    顾轻舟道:“笑某个人厚颜无耻!”

    “我吗?”司行霈眼角一挑,“我可擅长偷了,这世上的东西,我什么都能偷到,包括女人的心。”

    顾轻舟下意识看了眼叶妩。

    叶妩装作不知道,含笑听着,没有露出半分异样。

    司行霈对顾轻舟道:“你别看了,你挺矛盾的,既把这小丫头当亲信,又想她做傻子!”

    叶妩禁不住,噗嗤笑了。

    顾轻舟略有尴尬:“司行霈!”

    司行霈反问:“难道不是?”

    叶妩又笑了。

    这次,她的笑容很轻快明媚,而不是隔了一层的疏离。

    顾轻舟也跟着笑了。

    司行霈第一次感觉到了放心,他知道顾轻舟已经找准了方向,走对了路。

    他觉得顾轻舟的笑容真甜,比最甜的蜂蜜都要甜,能沁出蜜糖来,让人心zhong也跟着甜得发腻。

    他看着顾轻舟,不由自主看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