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2章 蔡长亭的判断
    第742章 蔡长亭的判断

    蔡长亭根据顾轻舟的行为,来判断司行霈的病情。

    “失忆了?”平野夫人慢慢转动手里的骨瓷茶盏,声音如皑皑白雪,轻盈却不掩寒意。

    “是。”蔡长亭禀告道。

    阿蘅站在旁边,默默听着。

    平野夫人沉思一瞬,转眸问蔡长亭:“像真的吗?”

    “需得看顾轻舟的态度。”蔡长亭道,“她今天很高兴。”

    “你觉得,她在遮掩?”平野夫人能快速抓住问题的核心,问蔡长亭。

    蔡长亭点点头。

    顾轻舟在遮掩,这是不言而喻的。可她到底在遮掩什么,就不知道了。

    “她越是装作高兴,司行霈真失忆的可能性就越大。”蔡长亭道,“她很反常,意味着她想要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平野夫人知晓,顾轻舟一向不喜欢他们的。

    而且,顾轻舟性格内敛深沉,她今早一改常态,这本身就可疑。

    依照平野夫人对顾轻舟的了解,假如她真高兴,大概会不现于色。

    “再去探视,司行霈为何会失忆。”平野夫人道。

    蔡长亭道是。

    过了五天,蔡长亭才知道了两件事。

    第一,顾轻舟借助给二宝看眼睛,去了趟西医院的心脑科室,说她自己头疼,会不会导致失忆模糊之类的,从侧面做了些询问,还去开了西药。

    为了遮掩痕迹,顾轻舟又去看了妇科、眼科等。

    第二,程渝身边有很多催眠术专用的工具,放在她的行李箱zhong。佣人不小心看到了,她很紧张。

    同时,蔡长亭动用了他在平城的探子,很快对方给他回了电报。

    在平城的军队里,蔡长亭的人接触不到核心消息。

    只不过,司行霈有次在练习场上头疼发作,大家都知道的。

    他把电报拿给平野夫人瞧。

    “......司行霈当初受伤,重伤了头脑。他新婚时还常发头疼,顾轻舟为他针灸也不见效果。”蔡长亭道。

    平野夫人点点头,示意蔡长亭继续往下说。

    “程渝的确是擅长催眠术,她丈夫涉嫌盗窃巨额资金,可偏偏证据找不到了,这件事里透着猫腻。”蔡长亭又道。

    程渝没有离婚的。

    她是擅自逃离了香港,而她的丈夫并没有来找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程渝两口子清楚了。

    “夫人,结合顾轻舟的态度,司行霈这件事有六成可能是真的。”蔡长亭总结道。

    平野夫人沉思了下,道:“五成吧,免得咱们大意了。依照情报看,司行霈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又遇到了催眠术——你见过催眠术的。”

    “是。”蔡长亭道。

    催眠术的厉害,蔡长亭在日本是见识过的,只是不知程渝学到了多少。

    平野夫人微笑。

    蔡长亭就发现,自从金家回来,平野夫人的情绪一直不太对劲。他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现在才知道,原来她略有紧绷。

    司行霈的到来,让她担心了。

    万事掌控鼓掌之间的平野夫人,也因为顾轻舟的事而担忧。

    她真不想失去这个女儿吧?

    “加强府上的防卫吧。”平野夫人道,“阿蔷居然比我们先知道消息......”

    顾轻舟的消息来源在哪里,平野夫人略感好奇。

    同时她也惊喜。

    她不需要乖巧的女儿,她需要一个聪明、狡诈的女儿。

    开路难,难于登天,不聪明怎么行?

    平野夫人没有儿子,这是她此生憾事,但是她从小学习帝王之术,她坚信自己可以在女儿们的辅助之下,完成大业。

    “夫人,要不要再派个人给她?”蔡长亭道,“我们对她,好似有点宽松。她既然在您身边了,就应该接受自己的角色,而不是不停的试探我们。”

    派个人,既是照顾顾轻舟,更是监视她。

    她的一举一动,都应该有人看守。

    平野夫人沉默了下。

    老实说,她并不想这样对顾轻舟。派人监视,只会更加疏远他们的母女感情。

    顾轻舟原本就警惕。

    对待她,就应该小心翼翼顺毛安抚,给她时间。

    “夫人,您是她的母亲,母亲除了疼爱孩子,还应该管教她。”蔡长亭又道。

    他是最优秀的军师,为平野夫人出谋划策。

    平野夫人再度沉默。

    这席话,在她心zhong落下了痕迹。

    良久之后,平野夫人才道:“我亏欠了阿蔷的,她从小不在我身边。再给她一次机会吧,我应该教她,而不是惩罚她。”

    蔡长亭道是。

    他从平野夫人处出来,瞧见顾轻舟正好出门。

    蔡长亭问她:“阿蔷,你去哪里?”

    “和叶三小姐约好了,去趟寺庙。她有三五同学,有个大人陪陪同着,家长会放心些,她已经说了请我。”顾轻舟道,“她们很快就要期末考了,女孩子们担心成绩。”

    “去拜佛?”蔡长亭哑然失笑,似闲聊般问顾轻舟,“阿蔷,你念书的时候拜过佛吗?”

    顾轻舟摇摇头:“我那时候天天熬夜到凌晨两三点,我更加相信自己。”

    蔡长亭颔首:“我也是。求人不如求己。”

    他又问,“要不要我陪你去?”

    顾轻舟那黢黑明亮的眼珠子一转,笑容就荡漾开来:“你去?那些小姑娘期末考更要完蛋了。”

    蔡长亭的笑容更加谲滟。

    他的容貌,不管在何种情况下,都能勾人心魄。

    有种激荡人心的魅力。

    “你又拿我取笑了,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我。比如你,你就很讨厌我啊。”蔡长亭道。

    “那是因为我心如死灰。我若是再年轻几岁,我也会喜欢你的。”顾轻舟道。

    说罢,她转身走了。

    蔡长亭就去忙他自己的事了。

    顾轻舟的确是跟叶三小姐和她的同学们去拜佛。

    佛堂后院,有一条小径通往后山,可以私下传递消息,这点非佛门高僧不会知道。

    顾轻舟刚到太原府,司行霈的势力就暗zhong埋伏。

    他很聪明的没有去打扰顾轻舟,不动声色的将各方面势力先扎根。

    故而,他打开了那条后道。

    顾轻舟借助如厕的功夫,转入密室时,撞入满怀。

    他伸手抱紧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