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 风向变了
    第725章 风向变了

    司夫人投入了毁灭顾轻舟的计划里。

    若是不这么做,她会痛苦得想要自尽。

    司慕死了,再也活不过来,司夫人的人生似乎没什么盼头了。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和顾轻舟死磕。

    “请人拍一部电影,请几个学生写话本,把她的事全部编进去。别说她了,就是她的儿孙,都要世世代代承受这样的耻辱。就像潘金莲那样,让她遗臭万年!”司夫人道。

    她已然是疯了。

    她自己编好了证据。

    为了抹黑顾轻舟,她甚至捏造了顾轻舟zhong途偷偷堕胎却装作流产的病历,只为了证明顾轻舟和司行霈早已有了首尾。

    这些事,也会让司慕彻彻底底成了受害者。

    “还要编造其他的人。”司夫人道,“她跟颜家走得那么近,把颜新侬和颜家的儿子、女婿也给我写进去。”

    总之,她极尽所能羞辱顾轻舟。

    就在这个时候,司琼枝进来告诉司夫人:“姆妈,您快看看。”

    她把报纸递到了司夫人跟前。

    司夫人就看到,报纸上说董晋轩在海上已经炸死了顾轻舟。

    死了的,不仅仅是顾轻舟,还有霍钺的妹妹霍拢静。

    “不可能,这个贱人不可能如此轻易就死了!”司夫人用力摔了报纸,她才不相信这个鬼话。

    她的报复还没有开始。

    顾轻舟的罪孽,根本没有还清,她凭什么死了?

    她不可能死。

    “也许,她是逃了。”司夫人面目狰狞,“我不相信!”

    司琼枝就哭了。

    “姆妈,这是真的!司行霈抓住了董晋轩和贺明轩。他对他们动了重刑,贺明轩承受不住,他先交代了。”司琼枝哭道。

    对司琼枝而言,这是最绝望的。

    顾轻舟这个时候死了,哪怕她真的罪恶昭彰,外人对她的恨意也不会那么强烈,毕竟死者为尊。

    顾轻舟也死了,假如司行霈倒打一耙,说司夫人是为了报复,双方舆论战,也许司夫人和司琼枝就会成为杀害顾轻舟的凶手,就像她们诬陷顾轻舟杀了司慕那样。

    看客们图个热闹,事情变成什么样子,他们哪里会在乎?

    司家剩下的人,都会没有好下场的。

    “她没有死,她肯定是逃了!”司夫人尖声叫嚷起来,“她知道我们饶不了她,所以她跑了!”

    这一跑,把司夫人报复的这条路给堵死了。

    只要不爆发大规模的舆论风暴,顾轻舟的名声就毁不了。

    路人最是健忘,只要顾轻舟没有真正犯众怒,等她将来再出现,做点利国利民的好处,人们依旧推崇她、尊敬她!

    “这个女人,她实在太阴险,太狡诈了!”司夫人道。

    司琼枝也觉得。

    敢冒这么大的风险死遁,而且把所有人都算计在内,也只有顾轻舟了。

    死在顾轻舟手里,都没办法还击。

    “阿哥不应该娶她的。”司琼枝哭道,“姆妈,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这个女人是恶魔!”

    司夫人道:“我们会有办法的,我们一定要她尝到苦果。”

    放下了wen件,司夫人亲自出门,去了趟岳城,想要看看牢里的董晋轩和贺明轩。

    她也听到了一些风声。

    岳城的百姓,都相信顾轻舟死了。

    “董元帅都交代了。他家破人亡,想要找少夫人偿命,故而他一路跟踪她,确定是她无疑,才动手的。”

    “真的死了!那么大的爆炸,你瞧瞧那海啸,都快要酿成灾祸了。听说,那条船炸得木板都不剩,不可能还有生还者。”

    “顾轻舟当初跟司家离婚,司督军可是亲自发了报纸,还给了她赡养费,说明那时候是和平离婚的呀,她没犯错的。”

    “对啊,既然是和平离婚,而且她又高嫁了,为何要毁了自己的生活,杀了前夫和小姑子呢?”

    “这件事蹊跷得狠,我要是顾轻舟,我是不会杀人的。看看,她现在连命都没了,也是可怜。”

    “旁的不说,她对我们岳城却是有过贡献的。可你再瞧瞧司家其他的女人,除了舞会和享乐,还做过什么呢?”

    于是,岳城舆论的风向,随着顾轻舟去世的消息落定,迅速转了。

    顾轻舟和司慕离婚时,司家给过赡养费,一看就是司慕抛弃了顾轻舟的,而不是顾轻舟犯错。

    所以,再说顾轻舟十恶不赦,绝大多数人是不相信的。

    顾轻舟若是活着,别人嫉妒她,也许会说三道四,可是她已经死了。她跟司慕、司芳菲一样,都是死者为尊,屎盆子想要扣在她身上,就太难了些。

    “贺市长没必要撒谎。他自己都交代了,说董元帅一直跟踪顾轻舟的,没有错,就是顾轻舟。”

    “若不是顾轻舟,谁有能耐值得董元帅和贺市长亲自动手呢?”

    “对,海上的爆炸,就是军舰炸的。”

    “那必然是顾轻舟无疑了。她真可怜,得罪了人。”

    “也不能说她可怜。”

    谈资只关于顾轻舟和东家的矛盾,却再也不提司慕。

    司慕的死,似乎没人相信跟顾轻舟有关了。

    而顾轻舟的死,才是他们感兴趣的。

    平城那边的风向,跟岳城这边差不多,只知道新任的师座太太去世了。杀她的人,也许就是杀了司家二少爷和二小姐的人吧。

    “就算她杀了司家的少爷和小姐,现在她也罪有应得了,何必再说什么呢?”哪怕是再坚持顾轻舟杀了司慕的人,都会被人如此劝导。

    顾轻舟杀了司慕,能怎么办?她都死了。

    她更惨,尸骨无存。

    平城的学生们,原本打算游行反对顾轻舟的,如今却纷纷去了海边,给顾轻舟献花。

    舆论就是这样,很多人随大流,根本没有自己的判断能力。风往哪里吹,他们就往哪里走,所谓正义和公平,很多时候都是可以被操控的。

    正在平城发生这些事的时候,司行霈已经到了长江边上。

    自从事发已经三天了,司行霈自以为做好了全能的准备,还是没有找到顾轻舟。

    若不是他也没找到蔡长亭和阿蘅,他几乎都以为顾轻舟真的死了。

    悄无声息的顾轻舟,如何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