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亲姊妹
    第718章 亲姊妹

    顾轻舟看到了霍拢静。

    霍拢静很努力挤上船,她身后还跟着她的教头和颜一源。

    顾轻舟顿时感觉不妙。

    她给自己的副官使了个眼色,让副官去请他们下去。

    结果,副官想说话的时候,被霍拢静的教头一手提了起来,直接拎到了顾轻舟跟前。

    顾轻舟怔愣。

    四周的旅客都在看他们。

    “做什么?”顾轻舟回神问,“阿静,你带着他们来做什么?”

    “什么叫阿静带着?”颜一源立马不高兴了,“是我带着的。”

    顾轻舟无奈摇摇头。

    “义父吩咐的吗?”顾轻舟问。

    颜一源道:“不是!”

    然后他道,“我都没坐过几次邮轮,船舱在哪里啊?”

    说罢,他很兴奋去找他的包舱了。

    霍拢静笑了笑,跟着走了。

    顾轻舟重新被晾在甲板上,她一愣一愣的。

    邮轮鸣笛第三声,正式开船了。

    蒸腾的白雾在海上缭绕,很快又散去,海鸟就沿着上空盘旋。

    码头送别的家属逐渐返回,甲板上的旅客也转身回船舱,顾轻舟依靠着栏杆,却是半晌没有挪脚。

    她望着远处的岳城。

    从邮轮上,只能看到城市边沿的轮廓。她昨天回来,今天离开,只不过短短十几个小时,愣是生出了离愁。

    她要做件事,她也需要避开风浪。

    顾轻舟不会让司行霈难做,不想再跟司夫人你死我活,她离开了。

    也许很狼狈。

    “太太,您的围巾。”副官将围巾递过来。

    甲板上风大。

    顾轻舟只带着宽檐淑女帽,缀着面,海风直直往她头上、脸上灌。

    三月春寒,顾轻舟的唇色冻得有点发白了。

    “多谢。”顾轻舟接过来,围上了围巾,然后也进入船舱。

    她走过去,就看到那个高大的教头站在门口。

    颜一源和霍拢静正在说着什么。

    顾轻舟想要绕过他们,教头却往前一步:“司太太。”

    他挡住了顾轻舟的去路。

    霍拢静就从船舱里出来,笑着拉顾轻舟。

    “......进来玩,别气鼓鼓的。”霍拢静凑在顾轻舟耳边道,“我是过来保护你的。”

    顾轻舟无奈摇摇头:“我不想连累你们的,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霍拢静目光一凝:“连累?”

    顾轻舟也一愣。

    她们这时候才发现,彼此有了点误会。顾轻舟还以为,霍拢静是看出了什么,特意跟过来的。

    不成想,霍拢静真的只是单纯想要保护她、陪伴她。

    这段日子,也许是顾轻舟最难熬的日子,颜洛水有家庭有孩子,只有霍拢静可以随时跟着顾轻舟,为她排忧解难,一起熬过这段凄风苦雨。

    不成想,顾轻舟竟然还有其他打算。

    “轻舟......”

    “嘘,回头聊。”顾轻舟立马打断了话。

    他们在邮轮上玩闹,又去了舞厅跳舞,去餐厅喝酒,很是快乐。经过漫长的旅途,邮轮停靠在上海的码头。

    顾轻舟叫了黄包车,直接到了张公馆。

    张辛眉带着二宝迎接了出来。

    “你这次很乖,爷要送你很多东西!”张辛眉高兴拉顾轻舟的手。

    张太太在旁边蹙眉:“要懂礼貌!”

    顾轻舟摸了摸张辛眉的脑袋,笑着对张太太道:“我们是老朋友了,没必要客套,辛眉这样说话,我挺喜欢的。”

    然后,她又介绍了霍拢静。

    张家是洪门的,对青帮的事情也是了如指掌。

    岳城霍家也是鼎鼎大名。

    “多住几天,让我的女儿们跟你学学,如何做好大小姐。”张太太笑道。

    霍拢静不太习惯与陌生人寒暄,略感拘谨往后退了两步。

    顾轻舟就挽起了张太太的胳膊,跟她说霍拢静比较害羞。

    这天的晚饭特别热闹。

    张辛眉简直人来疯,二宝也跟着他闹,两个人似亲兄弟般。

    霍拢静一直不怎么说话。

    倒是颜一源,让顾轻舟刮目相看。

    颜一源擅长吃喝玩乐,在外人面前也能装得了正经,说话一套一套,颇有见识的样子,连张庚都夸他。

    当然,时间久了,颜一源那草包的内涵才会露出来。

    顾轻舟看着他们,似乎很努力想要把眼前的热闹记住。

    晚饭后,顾轻舟说想要去趟裁缝铺子。

    “我陪你去。”张太太道。

    顾轻舟握了她的手:“不用了。”

    她略微用力。

    张太太顿时就懂了,果然不再勉强。等张辛眉提出也要去的时候,张太太拉住了孩子,也拦住了二宝。

    顾轻舟就独自出门。

    她没有带副官,只是带了一把枪,以及一张纸条。

    她去了一家咖啡店。

    “请给我点这个咖啡。”顾轻舟把纸条递过去。

    对方道:“小姐稍等。”

    顾轻舟选了个地方坐,然后侍者端了咖啡给她。

    她约莫等了一个多小时。

    顾轻舟还以为,蔡长亭和阿蘅已经离开了的时候,侍者过来说:“小姐需要更衣吗?”

    顾轻舟领会:“需要的。”

    “小姐这边请。”

    绕过旁边的玻璃门,顾轻舟进了一条长长的甬道。

    后来七拐八拐,进了好几处的房间。顾轻舟的方向感不错,虽然很绕,她却记住了路,甚至记住了逃跑的路线。

    最终,她出现在另一家西餐厅。

    西餐厅在二楼,此刻没了其他宾客,依旧是满室烛火,映衬着大厅里温馨暧昧。

    蔡长亭和阿蘅在跳舞。

    唱片机里,放着轻缓的舞曲,蔡长亭和阿蘅相拥而缓慢跳着。

    从节奏上看,阿蘅更加疏离,而蔡长亭投入了满心的热情。

    他很爱慕阿蘅,而阿蘅的感情是飘忽的,至少顾轻舟没看出阿蘅有多爱蔡长亭了。

    “客人来了。”蔡长亭在阿蘅耳边道。

    阿蘅没有看顾轻舟,只是道:“胡说,她是我的胞妹,同父同母的亲妹妹,怎么算客人?”

    顾轻舟斜倚着巴洛克的椅子,静静看着他们。

    直到舞曲结束,顾轻舟才拍了拍手掌,为他们鼓掌道:“跳得很美。”

    阿蘅走过来,面无表情:“你会跳舞吗?”

    “不太会。”顾轻舟道。

    “请坐,下次我教你。”阿蘅道。

    和上次相比,她多了点善意,似乎把自己当成了大姐姐。

    她们真的很像,从容貌上看就是姊妹俩,这个否认不了。

    “怎么会来找我?”阿蘅问。

    不是结婚了,过得风光得意吗?

    顾轻舟笑了笑:“你们已经知道了,何必为难我这么一个落魄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