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2章为你做一件事大事
    第712章 为你做一件事大事

    顾轻舟看了眼司行霈。

    司行霈却睡着了。

    她真的很疲倦,亦或者此刻不太想看到顾轻舟。

    如果他有怀疑,那么就会有怨气,甚至需要用力才能克制住内心的愤懑。

    司芳菲死了。

    生死大事,岂能轻易揭过去?

    她站起身,轻轻为她丈夫盖了被子。

    她下楼,发现两名站岗的副官,居然站着打盹,差点跌倒。

    “师座说,让你们也去休息,两个小时后再来。”顾轻舟道。

    副官惊醒。

    他们也忙碌了一整夜,此刻站立都控制不住想要睡觉。

    他们给顾轻舟敬礼,退了下去。

    顾轻舟看到邓高还在。

    她冲邓高招招手,邓高就上前。

    “太太,我把二宝的事,告诉了师座。”邓高道。

    可惜,当时师座没什么反应。邓高现在不知道该怎么编,才好圆过去。

    “嗯。”顾轻舟却丝毫没想继续这个话题。

    她问邓高:“凶手抓到了吗?”

    邓高突然一顿。

    这个......

    他满心的话却不敢说,因为那些都是秘密,也因为师座当场就杀了那个杀手。明明是很重要的证人,明明审了很久才有眉目,可师座利落杀了他。

    这意味着,消息不能走漏。

    邓高是司行霈的心腹,他比任何人都能揣测上司的意思。

    “倒是抓到了几个人,可惜没什么重要的线索。昨晚师座一生气,还杀了一个人。”邓高道。

    他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

    “杀人灭口吗?”顾轻舟却认真看着邓高。

    邓高笑道:“太太说笑了,师座怎么会要灭口呢?”

    “是不是那个人说的消息,跟我有关系?”顾轻舟又问。

    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双目澄澈看着邓高。

    邓高后背一瞬间沁出了汗意,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依旧笑着道:“这个倒没有。”

    “那为何要灭口?”顾轻舟声音一提。

    邓高道:“真不是灭口的,太太。属下说错了话,属下自己去领三十军棍。”

    说罢,他叩靴行礼,急匆匆跑远了。

    邓高没有泄露什么,是顾轻舟太过于敏锐,她似乎能猜到。

    “有人提到了我,所以被灭口?”顾轻舟苦笑,“司行霈啊,假如你相信我的清白,又何必这样着急为我遮掩?”

    掩饰,意味着心虚。

    而心虚的背后,就是不信任了。

    顾轻舟知道,司行霈哪怕怀疑她,也会保护她、疼爱她,为她清扫一切障碍。而顾轻舟需要的,却仅仅是虚无的信任而已,反而看不到他的维护。

    她独坐良久,仍是觉得她需要司行霈的信任,她无法忍受来自他的猜疑。

    司行霈只睡了一个小时,他起床之后,没有看到顾轻舟。

    他也没问,直接就出门了。

    这天傍晚,司行霈给了司督军交代。

    他抓到了一伙人,正好是司督军的仇敌安排在平城的。他们开一家报社,背后却是从事情报活动,兼有刺杀任务。

    他们也交代,的确是他们在筹划刺杀三军总司令,可惜没有得手。

    于是,他们刺杀了司慕和司芳菲。

    “你不是屈打成招?”司督军看着这些人个个受了酷刑,问司行霈。

    司行霈摇摇头:“不是。”

    司督军亲自审讯,然而一无所获,司行霈抓到的人坚称他们安排了刺杀,目标是司督军和司行霈父子。

    结果,却错杀了其他人。

    “原来,是你们父子造孽!”司夫人听到了之后,使劲捶打司督军。

    司督军被她捶得踉跄,却是一言不发。

    “......为什么是慕儿死了,而不是这个野种?”司夫人哭着骂司行霈。

    司行霈道:“我不是野种。也许,阿慕是替某个人得了报应?”

    司夫人的哭声一下子就敛住。

    司督军看了眼,道:“好了,安排汽车,运送阿慕和芳菲的棺木回祖籍。”

    他们的祖籍在岳城。

    司督军现在什么也不愿意多想。他的儿女,一下子损失过半,司督军再也不想任何人有闪失。

    不管谁有错,就揭过去吧。

    他需要家庭!

    和平,有时候就需要委曲求全。

    司行霈用军用汽车,运送弟弟和妹妹。汽车上帷幔了白幡,一路撒纸钱。

    顾轻舟换了黑色衣裳,带着白花,跟司行霈上了同一辆汽车。

    她也要送司慕和司芳菲回去。

    路上,司行霈在阖眼打盹。

    顾轻舟想,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最后一次了。

    于是她主动开口,问司行霈:“你抓到的,根本不是凶手,对吗?你把责任拉在自己和督军身上。”

    司行霈摇摇头:“是凶手。”

    “我不信。”顾轻舟道,“没有道理。若是错杀,怎么会那么安静,而且做了精心的安排。”

    司行霈就握住了她的手。

    从始至终,他没有看她的眼睛,只是道:“轻舟,一切都过去了。”

    “没有过去,你还没有抓到真凶。”顾轻舟道,“阿慕死得那么惨,芳菲更惨,为什么不替他们鸣冤?”

    司行霈的呼吸,一瞬间重了起来。

    他若是质问顾轻舟,为什么要杀死司芳菲,顾轻舟尚且能接受。

    若是他不问,就意味着他心中的怀疑从未消弭。

    结果,他真的没有问,而是道:“那就是凶手。”

    他遮掩了过去。

    他替顾轻舟善后。

    他觉得这件事是顾轻舟做的,他也能原谅顾轻舟,甚至为了保护顾轻舟,不惜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

    顾轻舟应该感动的。她可一点也没有,她只是觉得难过。

    她不需要这种保护,她想要坦坦荡荡站在他身边。

    “好吧,那就是凶手。”顾轻舟道。

    她无力依靠着他的肩头。

    司行霈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声音很低:“轻舟,你是最乖的。”

    顾轻舟没言语。

    司行霈又道:“到了岳城,也许会委屈你。轻舟,我永远疼爱你,你别又忘记了。”

    “知道了,我也是。”顾轻舟道,“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司行霈握紧了她的手。

    这话,司行霈也想告诉她,他可以为了她做任何事,他可以为了她放弃一切,哪怕是他的亲情。

    司行霈的脸靠过来,贴着顾轻舟凉软的青丝。

    车厢里安静如水。

    他们俩都深知对方的精明,故而他们不敢乱说话。

    “司行霈,我要为你做一件大事。”顾轻舟心中想着,“我要为了你的大业出一份力气,而这个时机正好恰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