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2章故居
    第702章 故居

    暴雨不知停歇,司行霈却要出门了。

    两个人呆在房间里,司行霈会控制不住想要顾轻舟。

    而顾轻舟初经人事,她是很脆弱的,司行霈不想伤害她。

    故而,他亲自为顾轻舟撑伞。

    “又不用今天三朝回门。”顾轻舟抱怨,“等雨停了再去不行吗?”

    司行霈捏了捏她的脸:“傻孩子,你真当我天天有空陪你?告诉你,做了司太太就要习惯一个人独挡一面,我要常在军中。”

    顾轻舟打开他的手,笑道:“我不是孩子,我现在是太太了!”

    经过了昨晚,她彻底摆脱了孩子的身份,她是个真正的大人了。

    她是司太太!

    司行霈大笑:“好好,是司太太。太太请。”

    他们说着话儿,就到了汽车旁边,司行霈问顾轻舟拉开了车门。

    短短几步路,顾轻舟的裙摆和鞋子全部湿透了。

    副官放了个行李箱在车后。

    行李箱上裹着很厚的雨布,看样子是行李,而顾轻舟还没有整理行囊呢。

    “鞋子湿了的话,去后面脱下来。”司行霈道。

    顾轻舟看着雨刮一点点搅动雨幕,落下一片清明,她扭头为司行霈:“要多久才到?”

    “半个小时。不过雨这么大,可能要一个小时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就脱了进水的鞋子,拧干裙摆。

    车子里也是水,到处湿漉漉的,叫人心烦气躁。

    今天是大婚后的第一天,应该守住新房的,顾轻舟实在不愿意出门。无奈,司行霈主意来得快,顾轻舟都没办法阻止他,就被带上了汽车。

    “到底去哪里啊?”顾轻舟问。

    “去一处老宅。”司行霈说,“我从云南回来,确定了自己以后要在平城落地生根,我就把我姆妈的骨骸烧了,然后埋在一株梅花树的底下......”

    顾轻舟想到,当初司行霈的母亲安静躺在苏州军事基地的山洞里,是顾轻舟的背叛,让她被迫挪了地方。

    她缩了缩肩膀,略感寒冷对司行霈道:“我怕姆妈不喜欢我。”

    “不会。只要是我喜欢,我姆妈就喜欢。”司行霈道。

    顾轻舟有句话,到了唇边又咽了下去。

    她始终没说出来。

    关于司行霈的姆妈,顾轻舟反而是知晓一点秘密,可惜她没有说的资本,因为她没有证据。

    顾轻舟还记得,司督军和司夫人的姻缘,是顾轻舟的外祖父孙端己做媒的。

    好像是当年的司夫人没有看上司督军,是司督军迷恋她,后来孙端己劝说司夫人,司夫人才同意嫁给丧妻的司督军。

    外头的说法是,司行霈的母亲去世之后,顾轻舟的外祖父才保媒。

    可事实并非如此。

    顾轻舟觉得,司行霈一定是花了很长的时候,才得到了现在的安宁,她也不愿意毁了他的平静。

    “......我在那边盖了个小院子,我们可以把它当成我们另一个家。既然你回门无家可归,那边便也是你的家了。”司行霈在耳边道。

    顾轻舟回神,心情有点复杂。

    “谢谢你。”顾轻舟道。

    司行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司太太,说谢谢太矫情了。”

    顾轻舟打开他的手,着急道:“你认真开车,别动手动脚的,这么大的雨,小心车子掉坑里。”

    司行霈却不听,伸手又摸了下她的脸,把顾轻舟吓得不轻。

    好在汽车平安无事。

    中途遇到几个水坑,车子陷进去了,可很怕就爬了起来。

    司行霈的车技不错,车子性能也极好。

    顾轻舟以为,司行霈会带着她去农庄,结果他们到了一座小镇就停了车子。

    雨还在下。

    顾轻舟没有下车,而是看了眼外头的雨幕,对司行霈道:“平城的排水系统会不会出现问题?现在城里肯定一团糟......”

    “我们新婚呢,别操心这个。”司行霈牵了她的手,“你当我是草包吗?这点事,自然有人办。”

    顾轻舟笑了笑。

    果然,这才是新婚第一天呢。

    她下了汽车,透过雨伞,看到了一处木头雕花的二层临街小楼。

    司行霈敲了门。

    有老者开了门,恭恭敬敬叫了“师座”。

    “师座,快屋子里请,这么大的雨天。”老者道。

    看到了顾轻舟,老者又道,“这是太太吧?”

    “不错。”司行霈道,然后转脸告诉顾轻舟,“这是邓伯,邓高的父亲。”

    邓高是司行霈身边最器重的副官之一。

    “邓伯好。”顾轻舟含笑。

    邓伯笑逐颜开:“太太请。我们还想着去看太太的,只是这里少不得人看管。”

    顾轻舟就进了屋子。

    到处都是潮湿的,这木制的楼房却没有半点霉味。

    门房一关,旁边是长长的回廊,摆满了各色盆栽,满目葱郁;柱子是朱漆的,雕刻了盘龙飞风,栩栩如生。

    中央是一个偌大的天井。

    “司行霈,我老家也有天井。我最喜欢在天井里晒黄豆,然后听着豆子噼里啪啦的。”顾轻舟惊喜不已。

    这房子跟她在乡下住的有点相似。

    只是,他们乡下的房子,远没有这间奢华。

    “等到了黄豆成熟的季节,我带你过来玩。”司行霈道。

    顾轻舟连忙点头。

    她同时也看到,天井的西边,种了一株梅花树。

    梅花树的四周,围上了篱笆,筑了个小小的花坛,地势稍微高些,这样不容易积水。

    这个时节,梅树无花只有叶子,开得繁茂。

    “是那棵吗?”顾轻舟问。

    司行霈点点头:“正是。姆妈的骨灰就放在那里了,她在孕育这棵树。”

    顾轻舟想走过去看看,可惜雨很大,司行霈也说等会儿再下楼。

    邓婶从后头出来。

    她很腼腆拘谨,看着顾轻舟和司行霈也只是笑。

    “房间都收拾妥当了,师座。”邓伯替妻子答话。

    司行霈颔首。

    他从身后副官的手里接过了皮箱,一手拎着皮箱,一手牵着顾轻舟,真像出行度假,把顾轻舟领到了二楼。

    顾轻舟看到了窗户和房门上的喜字,惊叹邓伯两口子细心。

    她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的情况,更是让她吃惊不已,停住了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