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司家尊贵的儿媳妇
    第696章 司家尊贵的儿媳妇

    司夫人第一次来平城。

    她来之前,心中既嫉妒又鄙视:凭什么司行霈可以自立门户,她的儿子却不行?

    从飞机场到司行霈的官邸,一路经过繁华热闹的街道时,司夫人突然就平衡了。

    “没什么了不起的,这地方真破,又旧!”司夫人蹙了蹙鼻子。

    她又想到,既然司行霈占了平城,那么岳城就是司慕的。

    岳城可是华东的大城市,仅次于上海,连南京都要输给岳城二成的。

    “古朴得很。内地的城市,能这样都算不错的。”司琼枝客观道。

    她倒是很喜欢平城那些古朴的街景,尤其是全木搭建的店面,雕花的面料低调而奢华,这是那些洋派建筑比拟不了的。

    “不错什么呀。”司夫人拍了拍琼枝的手,“你读书读糊涂了。”

    “我就是看看嘛,假如让我天天住在这里,我也住不惯的。”司琼枝笑道。

    司夫人这才高兴。

    “慕儿真该来看看。”司夫人又道。

    他们早起乘坐飞机过来时,司慕坚持说要把玉藻送上火车,他自己再开车过来。

    开车过来要五六个小时呢,司夫人觉得他是在推辞。

    玉藻那个小丫头,只不过是姨太太生的,司慕把那个姨太太都赶走了,能多疼这丫头?

    无非是拿孩子做借口罢了。

    “也不能怪哥哥躲开了。他离婚都没有两个月,这边就结婚了,他只怕面子上过不去。”司琼枝替司慕说情。

    和司夫人的想法一致,司琼枝也觉得司慕是不会来的。

    他们都没有勉强他。

    “这有什么?”司夫人不以为意,“这边是兄长,比他早结婚是应该的。再说了,那个顾轻舟值什么?”srq

    顾轻舟是一文不名的,根本配不上司慕。

    若不是那时候需要她来抵挡魏清嘉,司夫人压根儿不会给她机会。

    不过,他们离婚了,对司夫人而言真是千好万好。

    这次,她一定要替司慕选一个体面的妻子。

    “哥哥不如您见识卓越。”司琼枝抱着司夫人的胳膊。

    司夫人就拍了拍她的手,对这个贴心的小棉袄很欣慰。

    她们的话题,从司行霈、司慕身上,转移到了司行霈的未婚妻子颜小姐身上。

    “我都没听到风声,到底是哪里的颜小姐?”司夫人很疑惑。

    她一听到司行霈结婚的消息,就派人去打听司行霈未婚妻的身份,得知新加坡颜家的确是派了人来送亲。

    如此,这件事就是真的了。

    那个颜家跟英国人、日本人、越南、美国、华夏的南京、北平和武汉政府都做生意,听闻富可敌国。

    新加坡是英国的殖民地,女皇还封了颜家老爷什么爵位的。

    总之,颜家在新加坡的华侨里,是佼佼者。

    司行霈常年到处跑,他曾经也去过新加坡的,认识了颜家,也不足为奇。

    司夫人很烦恼,只感觉司慕以后的妻子,身价无法超过这位颜小姐,她面上无光。

    “听说很漂亮,见过的人都说,颜小姐倾国倾城。”司琼枝道。

    司夫人不屑:“能有多漂亮啊?”

    想到这里,司夫人更加庆幸,顾轻舟已经扫地出门了,要不然跟这位新加坡来的妯娌相比,顾轻舟简直是烂泥了。

    “真该让顾轻舟瞧瞧,咱们司家的儿媳妇,应该是何等的出身和容貌。”司夫人道,“她简直是我们家的屈辱!”

    “还好她已经走了,以后永远跟咱们不沾边。”司琼枝也欣慰,“真是太好了,我真想见见颜小姐。能配得上我大哥的,绝对是美人儿。”

    “你这叫什么话?”司夫人不悦。

    司琼枝道:“姆妈,大哥他风流嘛,阅人无数,不是真正的美人儿,他哪里看得上?”

    在司琼枝心中,二哥是她最好的兄长,而司行霈虽然很坏,却是比她二哥还要出色。

    能配得上司行霈的女人,应该也是人上的人儿了。

    “这倒也是。”司夫人抿唇笑了。

    她心中有了个主意。

    假如这位颜小姐敢不把她这个婆婆放在眼里,她就要拿出司行霈那些破事来刺激刺激她,让她知道自己嫁了个什么烂人!

    司行霈可是个混账东西,粗俗又残忍,哪里有司慕一半的好?

    她们娘俩说着话儿,车子就到了司行霈的官邸。

    进了门,车子并没有停下来。

    司夫人诧异:“怎么还要往里走?”

    “夫人,师座这官邸大,走过去需得二十分钟,还是开车送您吧。”副官道。

    司夫人又撇撇嘴:司行霈还真会奢侈。

    这么大的院子,都快要赶上总统府了,着实浪费。

    很快,车子在一处三层楼的小院停下。

    小径是鹅卵石铺陈的,一直通到了小楼门口。两旁种满了花草,其中就有一株桃树,虬枝舒展,粉蕊晶莹。

    司夫人和司琼枝进了门,女佣急忙迎上来,笑容憨厚:“夫人,三小姐。”

    “你是朱嫂吧?”司夫人一眼就认出这女佣。

    “是,夫人还记得我。”朱嫂笑容更加的谦卑,一看就是敦厚纯良之辈。

    司夫人略微颔首,对佣人没什么兴趣。

    她问朱嫂:“颜小姐呢?”

    “太太已经在楼上了,还在化妆,请夫人和三小姐辛苦,移步楼上吧?”朱嫂轻柔问道。

    司夫人点点头。

    这次,她没有再找茬。

    新娘子化妆更衣,此刻走不开也是应该的。

    司行霈和颜小姐的吉时在晚上七点半,时间还充足。

    故而,司夫人带着司琼枝上了楼。

    临窗的梳妆台前,坐着一位佳丽。她鬓发如云,已经被绾起,高高的发髻显得她颈项修长,且莹白如玉。

    她还没有更衣,穿着一件月白色的睡袍。

    毫无曲线的睡袍,也掩饰不住她身段的玲珑婀娜。

    她从镜子里看到了人影,就站起来。

    司夫人和司琼枝都屏住了呼吸,盯着她看,想瞧瞧所谓国色天香的佳丽,到底是何等容颜。

    然而,等她真正转过脸时,司琼枝和司夫人全部惊呆了。

    特别是司琼枝,她犹自不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屋子里无人说话,一瞬间静得落针可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