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 顾轻舟的新身份
    司行霈偶然头疼。

    那次司芳菲想要害司慕,结果司行霈拉住了司慕,自己从很高的地方摔了下去,从

    此就落下了这个毛病。

    他之前没有过的。

    司行霈头疼也一天天好了起来。

    从三五天发作一次,每次十来分钟,头疼欲裂,到现在半个月才一次,每次也只不

    过短短一两分钟。

    他想跟顾轻舟说没事。

    触及她的眼睛,那双秋水滢滢的眸子里,写满了担忧,司行霈那句无妨就咽了下去。

    他说了实情。

    “已经在痊愈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给他把脉。

    这可能是外伤造成的后遗症,也可能是神经上的,这个靠号脉诊断不了。

    顾轻舟道:“应该去看看西医。”

    “请军医看了,军医院都是西医,设备齐全。”司行霈道,“他们说没事。”

    “那为何会头疼?”顾轻舟放心不下。

    司行霈就搂住了她的肩,将她抱坐到了自己腿上:“司太太,我好着呢,不影响娶

    你、照顾你。”

    顾轻舟将头埋在他的胸前,稍微放心。

    她一直相信司行霈。

    午后的阳光,透过雕花窗棂,将金芒洒在地板上,轻尘在光束里起舞。早春的阳光

    清淡,柔柔应上心头,叫人心中明媚。

    顾轻舟心思转动,有个主意正在慢慢成形。

    她想做一件事。

    一件为了家国,为了司行霈,也为了她自己的大事。

    “只是,司行霈能同意我去做吗?”她心中迟疑。

    她觉得不会,司行霈绝不会同意她冒险的。

    顾轻舟暂时打消了念头。

    将心思搁置下,顾轻舟跟司行霈去餐厅吃了午膳。

    他们一直在商量婚礼的细节。

    商量到了很晚,司行霈让顾轻舟去洗澡睡觉。

    “今天早点睡,明天要出去一趟。”司行霈道。

    顾轻舟不解:“去做什么?”

    “你又忘了吗,颜小姐?”司行霈打趣她。

    顾轻舟这时候方才想起。

    他们还有一场戏。

    这场戏,不仅仅是做给普通百姓瞧,也是做给司督军、司家和岳城的人瞧。

    顾轻舟答应了司督军,就不会反悔。

    她需要一个全新的身份。

    而司行霈只想娶顾轻舟。他要娶的,是这个女人,至于她姓颜还是姓顾,对司行霈

    是毫无意义的。

    他素来没什么执念。

    他唯一执念的,就是顾轻舟这个人。她的其他,他都不在乎。

    “我差点忘记了。”顾轻舟笑了笑,“总是记不住。”

    顾轻舟凌晨三点就起床了。

    她乘坐汽车,去了很远的一个车站,搭上了往平城的火车。

    她知道,有个男人会在那里等着她。

    这是他们的戏码,也是她正式开始隐姓埋名的开端。

    奇怪的是,顾轻舟一点也不在乎,因为这些都是临时的,她即将是司夫人,那个身

    份没有什么变故,会一直跟随着她。

    现在是“颜小姐”还是“顾小姐”,她也没什么执念。

    早上九点,火车站有一处月台戒严,四周全是荷枪实弹的卫军,他们守卫着一个穿

    铁青色大风氅的高大男子。

    司行霈双腿修长,因结实有力,故而站姿格外的笔挺,似一株挺拔的树。

    隔壁的月台上,旅客们正在打量。

    “是谁啊?”

    “是司师座吧?”有人猜测,“平城最大的官,不就是司师座吗?”

    左边的月台上,有好些记者涌入,镁光灯扑闪扑闪的,将月台照得更加明亮。

    司行霈一动不动,站立得笔直,好似等待什么大人物的到来。

    “是司督军要来视察吗?”记者们猜测。

    “不知道,可看司师座的表情,应该是非常重要的。”

    众人议论纷纷。

    远处,火车的蒸汽袅袅,汽笛声越来越近,一辆从南边开过来的火车,停靠在平城

    去年才修建好的崭新火车站。

    火车有包厢,也有普通座位。

    前面五列车厢,全是包厢,平常百姓都订不到。

    “来了来了。”记者们看到司行霈往前走了几步,就很敏锐将相机对准了包厢的车门。

    他们也在猜测,大人物会从五个包厢的哪一个车门下来,从哪个角度才能拍到最好

    的。

    结果,等了半天,普通座位上的人都下光了,仍不见包厢的门打开。

    旅客和送行的人都好奇,纷纷驻立观望,想看看是什么人要来。

    记者们越来越多,听到风声的报社,全部赶了过来。

    就在他们猜测,到底是谁要来的时候,第三间包厢的门打开了。

    一个穿着紫红色大衣的女人,缓步下了火车。

    她头上戴着英伦淑女帽,帽子边沿缀了面网,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能看到她纤柔

    的下颌,以及烈焰红唇。

    她的唇色极其秾艳,红中偏暗,让她的气质冷艳倨傲。

    风过,她大衣的一角掀起,露出了里面雪白色绣海棠的旗袍。

    妖娆的深紫色大衣,衬托着纯净的月白色旗袍,她像一朵月夜下盛绽的罂粟,光靠

    这身姿就足够勾魂夺魄。

    司行霈疾步上前。

    记者和旅客都看到,大人物司师座,几乎是小跑着上前,态度极其的谦卑。走到了

    女子面前,她孤傲抬手,司行霈行了吻手礼。

    然后,女子挽住了司师座的手臂。

    “她是谁啊?”

    “从南边来的,别是某个大人物的女儿吧?”

    “会不会是司师座的女朋友?”

    “没听说司师座有女朋友啊。”

    “她真漂亮,一看就是个倾国倾城的。”

    “你都没看到她的脸!”

    众人议论纷纷。

    记者都拍到了照片。

    女子的妩媚柔婉,跟司师座的英武挺拔,竟是那样的般配。

    当天晚上,晚报就铺天盖地报道了此事,都在猜测这女人是谁。

    “他们居然没人认得出我。”顾轻舟笑道。

    她这次化了妆,光涂那个嘴唇就下足了功夫,稍微改变了唇形。

    结果,真的没人认出她,她不免欣慰。

    司行霈笑道:“你在岳城很有名气,平城也听说过你,却都没见过你。”

    平城离岳城有八个小时的车程,可以说已经是另外一方天地了。岳城的报纸上,登

    过顾轻舟的照片,可惜那些报纸,只销岳城,不会卖到平城来。

    提到司家的少夫人顾轻舟,也许大家都知道,可她到底长什么样子,就未必有人清

    楚了。

    哪怕是岳城的百姓,也不是人人都清楚顾轻舟的容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