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她喜欢我
    第674章 她喜欢我

    玉藻含住张辛眉的手指不肯放。

    张辛眉拽了下,小姑娘立马蹙眉,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不舍。

    一向嚣张跋扈的张九爷,倏然就多了几分耐心。

    “有牙没?”二宝在旁边着急问。

    说罢,他也想看看。

    张辛眉就推开他:“你弄疼她了,她就要哭。”

    二宝哦了声,不死心又问:“有牙齿没?”

    顾轻舟忍不住笑出声。

    孩子们实在太逗,她缓步走进来,看到玉藻正睁大了双眸,好奇盯着人看。

    顾轻舟知道,刚出生的孩子是看不见人的,只能看到一点模糊的轮廓和色彩。

    她仍是很努力想要看清楚。

    “师姐,小妹妹有牙齿没?”二宝忙问顾轻舟。

    顾轻舟道:“还没有。”

    她就认真给二宝解释,为什么牙齿跟头发和指甲不一样,也告诉二宝,人会长两次牙齿,同此之外再也没有了。

    顾轻舟说的通俗易懂,二宝就明白了。

    “那妹妹不咬人的话,我的手指也给她玩。”二宝慷慨道。

    顾轻舟失笑。

    乳娘进来,瞧见这一幕,委婉让张辛眉把手抽出来。

    “为什么?”张辛眉不高兴。

    他感觉玉藻喜欢他。

    乳娘笑道:“小孩子吸东西,是为了填饱肚子。她吃九爷的手指,什么也得不到,以后她就不肯吃奶了。她不吃奶,饿瘦了怎么办?”

    张辛眉闻言,深感不妙,立马把手拔出来。

    小玉藻咬得很紧,这么一扯,她好似天塌了般,哇的大哭起来。

    哭声极其洪亮。

    楼上休息的司慕也被吵醒了,急匆匆披衣下楼。

    好在这个乳娘有经验,很快就把玉藻给安抚好了。

    司慕对顾轻舟道:“这些调皮的小子,就别让他们靠近玉藻。”

    玉藻简直像他的命一样宝贵。

    顾轻舟道:“他们也是好心嘛,想着陪玉藻玩一会儿。”

    司慕不接受这样的好心,始终冷着脸。

    张辛眉却对玉藻很感兴趣,不停问顾轻舟:“她是哪个生的?”

    “是姨太太生的。”顾轻舟道。

    “能不能给我?”张辛眉又问。

    顾轻舟道:“你怎么什么都想要啊?”

    “你也什么都不肯给我!”张辛眉很委屈。

    玉藻那么可爱,张辛眉想要偷回家。

    “玉藻是孩子,不是玩意儿,自然不能给你了。”顾轻舟道,“等她长大了,可以跟你一起玩。”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张辛眉不悦。

    顾轻舟就摸了摸他的脑袋。

    张辛眉非常着急。

    乳娘安抚好了玉藻,又把玉藻抱过来。

    吃饱了之后,玉藻就睡着了。张辛眉想要推醒她,司慕差点就发作,用力提起张辛眉的衣领,将他丢了出去。

    他转身,表情严肃对顾轻舟道:“让他去旁处玩,再敢弄醒玉藻,我不会客气!”

    “知道了。”顾轻舟理亏,含笑点头,把两个小子带了出去。

    张辛眉不甘心,不停的道:“我可以让我姆妈养她,保证比你们养得好。”

    顾轻舟道:“再胡闹,我可就不理你了啊。”

    张辛眉悻悻然。

    他想起什么,转身往回跑。

    顾轻舟唉了声,追不上他,张辛眉就跑到了司慕跟前。

    等顾轻舟进来的时候,司慕脸色铁青。

    他对顾轻舟道:“赶紧把他送走!”

    张辛眉道:“你这样小气,将来不长寿!”

    顾轻舟不知道张辛眉跟司慕说了什么,让司慕这样生气,可他现在的这句话,的确是过分了。

    顾轻舟拽住了他:“辛眉,你再胡闹,以后别想到我家来做客。我要打电话给你姆妈!”

    张辛眉道:“好好,我不闹了。”

    他跟顾轻舟出去。

    顾轻舟问他:“你怎么惹了司少帅?”

    张辛眉哼哼,不告诉顾轻舟。

    顾轻舟没办法,只得先把张辛眉送到二宝的院子里。

    安顿了他们片刻,张辛眉不让顾轻舟走,拉着顾轻舟说话。

    顾轻舟和他们闲聊了片刻,才起身回到了正院。

    玉藻已经睡下了。

    顾轻舟上楼,司慕也紧闭了房门。张辛眉到底说了什么,顾轻舟也没问道。

    翌日,顾轻舟早起,刚刚梳洗好下楼,发现张辛眉和二宝已经到了。

    “玉藻呢?”张辛眉问。

    原来,起得这么早是为了和玉藻玩。

    顾轻舟笑了笑,转头看到司慕一张冷漠的脸,她的笑容略微收敛。

    “玉藻还在睡觉。”顾轻舟道,“辛眉,等会儿我们要去医院,看望洛水姨母。她也生了宝宝,你可以去看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丑,没有玉藻好看。”张辛眉道。

    在医院的时候,张辛眉也看到了颜洛水的两个儿子。

    只是,那对双胞胎体重轻些,故而红扑扑皱巴巴的,不像玉藻这样红润可爱。

    顾轻舟哈哈笑起来:“你可别当着你洛水姨母的面说她的孩子丑,否则她真要跳起来打你。”

    张辛眉撇撇嘴,不以为然。

    司慕脸色阴沉。

    喝了一口粥,司慕对顾轻舟道:“张龙头的宝贝儿子,还是安排在饭店。要是在我们家出事,你都赔不起!”

    这是想赶走张辛眉。

    张辛眉这方面很人精,立马道:“爷就要住在这里。小气鬼,你居然敢赶爷走,爷看你将来活不成!”

    “辛眉!”顾轻舟重重放了筷子。

    张辛眉撇嘴。

    “张辛眉,你再敢这样说试试看?”顾轻舟厉色。

    张辛眉见她真的生气了,才嘟囔道:“不说就是了。丑女人,发火更丑了!”

    司慕看了眼顾轻舟。

    他不知道顾轻舟的心病,只当顾轻舟是维护他,心zhong涌入了暖流。

    这些情愫是沉重的,不应该的,他又紧紧关上了心房。

    可到底还是听到了。

    情绪的涟漪,半晌也无法平复下来。司慕端起粥,一口一口喝着。暖暖的粥入胃,胃里很温暖,人也格外的精神。

    吃了饭,张辛眉去洗手的时候,司慕没话找话跟顾轻舟聊天。

    他道:“你知道昨天那个小混蛋跟我说了什么吗?”

    昨天张辛眉折回来,不知跟司慕说了什么,惹得司慕大怒。

    “肯定没什么好话。”顾轻舟笑道,“他说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