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同月同日
    第666章 同月同日

    张辛眉去了趟船舶衙门,想帮二宝讨个邮轮的模型。

    他自己有一个,他特别喜欢,可惜二宝看上了。

    张辛眉不可能把那个给二宝的,只得重新去仓库给他挑选。

    结果,错过了顾轻舟。

    听闻顾轻舟到了医院,张辛眉马不停蹄的来了。

    来了之后,他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哼哼道:“你怎么才来看爷?”

    顾轻舟最喜欢逗弄张辛眉了,故而捏了捏他的小脸:“别臭美了,谁想要看你了?我是来看二宝的。”

    张辛眉的脸,顿时拉得老长:“丑女人!”

    顾轻舟再次捏他的脸。

    张辛眉哎呀一声,气得想跺脚。

    “.......你明明是来看爷的,还不承认,还捏爷的脸。”张辛眉冷哼说,嘀嘀咕咕说了一大堆。

    顾轻舟笑不可抑。

    二宝没有继续发烧,当天就出院了,住到了张家。

    晚夕,顾轻舟与张家众人一块儿吃饭,二宝坐在旁边喝粥。

    看到古灵精怪的张辛眉,顾轻舟眼珠子一转,心zhong生出一个主意。

    “既然董阳失忆了,那么我就要试试他是真的,还是假的。”顾轻舟心想,“辛眉可以帮我这个忙。”

    吃了饭,顾轻舟和张太太闲聊。

    她是把张太太当姐姐的,就把董阳的事,告诉了张太太。

    她也顺便说了自己的计划,想要借助辛眉一用。

    张太太道:“行,你带着他去。”

    没有半点不舍,也丝毫不担心张辛眉受伤。顾轻舟开口了,她就直接同意让顾轻舟把孩子带走。

    顾轻舟笑道:“不怕辛眉吃亏了?”

    张太太笑笑:“老实说吧轻舟,蔡长亭的事,你睁只眼闭只眼的,龙头很感激你。可惜蔡长亭又到了岳城,这次我们也要帮帮你。

    再说了,有你在,我什么都放心。辛眉是张家唯一的男人,他什么风浪都要见识,我不怕他吃亏。”

    顾轻舟笑起来:“阿姐,您真有见识——您也知道了蔡长亭的事?”

    蔡长亭没有死,而且回到了岳城,她没有告诉张太太。

    显然,洪门早已知道了。

    此事,大家心知肚明,却不适合传开,故而顾轻舟没有闹腾,张太太挺感激的。

    “能不知道吗?”张太太笑道,“此事关乎洪门,我们当然会留意到的。”

    顾轻舟笑起来。

    张太太瞒着老太太和张庚,甚至也不告诉张辛眉,只是问张辛眉:“愿意跟司少夫人去岳城玩吗?”

    张辛眉立马高兴得要跳起来:“好好,我要去岳城玩!”

    就这样,顾轻舟把张辛眉和二宝,一起带回了岳城。

    张辛眉送了顾轻舟很多的首饰,光宝石戒指就送了三个。

    他对顾轻舟道:“我听别人说,戒指是用来求婚的,这是西方的风俗。我送你这么多,你要嫁给我。”

    顾轻舟哈哈笑起来。

    她认真跟张辛眉解释,这个戒指并非那个戒指,不能算作求婚。

    张辛眉失望极了:“你这个女人好麻烦!反正是一样的,你又不承认!”

    顾轻舟摸了摸他的头。

    张辛眉又叫起来。

    每次和他相处,顾轻舟心情都会很好,她结婚的时候,肯定会邀请张辛眉的。

    “辛眉,我答应了和别人结婚,所以不能答应你的。”顾轻舟难得认真,跟张辛眉解释道。

    张辛眉不服气:“那个铁疙瘩吗?他又没有爷好。”

    见过那么多人,张辛眉大概觉得只有司行霈能配得上顾轻舟,故而每次提到结婚,他都会下意识猜测,顾轻舟要嫁给司行霈了。

    如今,果然要实现了。

    “辛眉当然好,没有人比你更好了。”顾轻舟笑道。

    张辛眉得意。

    他们回到了岳城,二宝有点发蔫。

    顾轻舟给他把脉,发现他还是有点胃气不升。

    故而,顾轻舟去给他抓药,熬些zhong药给他喝。

    叫人给二宝熬药,顾轻舟带着张辛眉,去了趟医院。

    她需要用到张辛眉。

    “这次,你要强悍一点。”顾轻舟对张辛眉道,“你能做到么?”

    张辛眉冷哼:“爷什么时候让你失望了?”

    顾轻舟哈哈笑。

    她越来越喜欢张辛眉了。

    将来能嫁给张辛眉的女人,肯定很幸福。

    他这个性格,傲娇到了极致,偏偏又非常好,什么都愿意配合。

    对于其他人而言,张辛眉还是那个熊孩子,熊得叫人咬牙切齿,可他对于顾轻舟,却是个很可爱的小帮手。

    顾轻舟带着他,到了医院。

    “......她要生几个?”张辛眉一看到颜洛水的肚子,就问道。

    他看得出不止一个孩子。

    张辛眉的敏锐,有时候超越了孩子,比大人都要精明百倍。

    “两个。”顾轻舟偷偷告诉他。

    张辛眉就凑在颜洛水的床前,问东问西,一会儿问他们家的孩子叫什么,一会儿又问生孩子疼不疼,把颜洛水问得啼笑皆非。

    时间就到了正月十三。

    这天夜里,顾轻舟接到了颜太太的电话,非常焦虑:“轻舟,舜民来了电话,说洛水要开始了.......”

    “好,我马上去。”顾轻舟道。

    她刚坐起来穿衣,家里的电话也响了。

    是在医院里陪伴潘姨太的洪嫂打过来的,说:“少夫人,医生说姨太太今晚可能会进产房。”

    顾轻舟有点诧异。

    她没想到,颜洛水和潘韶生产的日子,居然诊断赶到了一天。

    她抓紧时间更衣梳头,然后把张辛眉叫上,两个人一起去了教会医院。

    张辛眉有点发困,软软依靠着顾轻舟打盹,这时候才像个孩子,非常的温顺。

    顾轻舟到了医院时,洛水先进了产房,潘韶那边也见红了。

    “如何了,出来了吗?”顾轻舟问。

    谢舜民摇摇头。

    大家陆陆续续到了,分别问谢舜民如何。

    只有谢舜民,焦虑点了烟,他比任何人都要紧张。

    就在众人把心思都放在颜洛水的孩子身上时,顾轻舟还记挂着其他人。

    她吩咐副官:“要做好防护。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没事最好了,出了事要能应对。”

    副官道是。

    安顿好了这些,顾轻舟才去了产房门口。

    谢舜民坐立不安。

    还没有真正看到孩子,谢舜民也想知道到底是男是女。

    顾轻舟则去了另外的地方。

    她还有件事要做。

    顾轻舟的诊断,未必就可信,还是眼见为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