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 帮手张辛眉
    第665章 帮手张辛眉

    顾轻舟看到了蔡长亭。

    蔡长亭回来这么久了,如今才抛头露面。

    果然,董家对他而言,还是一颗很重要的棋子。

    顾轻舟眼眸微敛。

    她回头,严厉看了眼颜洛水:“洛水,你要记住我的话,别蹚浑水!你若是好好的,我也就不说这些了。如今你大着肚子呢,万一有个不慎.......”

    颜洛水素来腹黑精明。

    可任何人都有缺点,颜洛水也有:她从来不轻易相信别人,可一旦她信了,就是深信不疑。

    她机缘巧合相信了董阳,甚至觉得他志向高远,现在她也不会轻易改变对董阳的看法。

    顾轻舟很喜欢颜洛水的性格,因为她曾经也对顾轻舟很信任。

    任何事都有利弊。

    “好,我知道了。”颜洛水明显心不在焉。

    顾轻舟握紧了她的手:“洛水!”

    颜洛水这才认真起来,对顾轻舟道:“你放心吧,我怀孕,你们都比我紧张!”

    说着就笑起来。

    顾轻舟也笑了笑。

    她叮嘱颜洛水,千万别想着去看董阳,也别沾染这些事。

    “你看到没有,蔡长亭又回来了。”顾轻舟道,“他可不是善茬。”

    蔡长亭被诛,然后偷梁换柱的消失,这件事颜洛水也听顾轻舟提过的。

    如今,他又回来了。

    真是阴魂不散。

    颜洛水道:“轻舟,董家干嘛跟这个人亲近?他无权无势的。”

    无权无势?

    他从前可是洪门蔡家的少爷,如今又勾搭上了日本军方,董家从他身上贪取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董晋轩比咱们精明,他自然有他的选择。”顾轻舟道。

    颜洛水颔首。

    “董夫人不是好东西,可惜了董阳,出污泥而不染。”颜洛水道。

    顾轻舟诧异看了眼颜洛水。

    颜洛水坚持自己的看法:“董阳是不错的。”

    顾轻舟就不再说什么了。

    她陪颜洛水说了一会儿话,出去给颜洛水买吃的谢舜民就回来了。

    顾轻舟私下里跟谢舜民聊了几句,让谢舜民当心些。

    “......洛水对自己信任的人,一向不设防,别叫人趁虚而入。”顾轻舟道。

    谢舜民颔首:“你放心吧,我最近都在这里守着。”

    顾轻舟点点头。

    陪着坐了片刻,顾轻舟下楼,结果在楼下的花坛处,遇到了蔡长亭。

    “顾小姐,多日不见了。”蔡长亭的笑容和煦。

    顾轻舟道:“的确是多日不见了。”

    想到董阳,顾轻舟就问他:“董少帅如何了?”

    “医生说他的病情不稳,时常嚷着要见姐姐。”蔡长亭叹了口气,“可惜,这个姐姐对董家毫无善意,也不会去看他的。”

    顾轻舟眨了眨眼睛。

    她笑道:“这就奇怪了,他脑子坏了还是眼瞎了,把我叫姐姐?我分明就比他小多了。”

    蔡长亭笑起来。

    他展颜一笑,绚烂如盛夏的花,顾轻舟也惊叹他容貌的绝俗。

    这么好看的面容,放在如此的一个人身上,实在太浪费了,他又不是靠脸吃饭。

    “......在我来看,少夫人跟董家还是有缘的,否则为何独独记得你?”蔡长亭道,“少夫人,您说呢?”

    “我倒是觉得很奇怪。”顾轻舟笑了笑,“蔡先生,别是您的手笔吧?当初败在我手下,您是来找场子了吗?”

    蔡长亭不以为意,笑道:“我可没有败,我只是退回了日本。”

    “自欺欺人。”顾轻舟表情娴雅,笑容柔婉。

    蔡长亭依旧温柔而笑。

    两个人说了片刻的话,顾轻舟就从医院离开。

    她派了人去保护颜洛水,还有潘姨太。

    第一次,董阳住在这里是意外;后来他转去了乔治亚教会医院,如今再转回来,就是有备而来了。

    顾轻舟不怕任何人有阴谋。

    董阳和董家到底是什么意思,顾轻舟也不甚关心。

    她只求别牵扯到颜洛水。

    不过,谢舜民在,颜洛水自己也并非愚笨之人,顾轻舟的担心没那么强烈。

    “少夫人,我不日就要动身离开,你可想好了?”蔡长亭笑问。

    顾轻舟不解:“想好什么?”

    “跟我离开。”蔡长亭道。

    顾轻舟笑起来。

    她问蔡长亭:“那个人,也就是平野将军的夫人,她让你带我去的吗?”

    蔡长亭一直含笑的表情,此刻却略微收敛。

    不知顾轻舟说“平野将军的夫人”这几个字刺痛了他,还是顾轻舟猜zhong了实情让他不快。顾轻舟揣测,应该是前者。

    她觉得好笑。

    “她叫阿蘅。”蔡长亭道,“她不喜欢旁人叫她夫人。”

    顾轻舟哦了声。

    她笑笑,打量蔡长亭。

    蔡长亭的脸上,表情全部收敛,慢慢露出笑容。他的笑容,就像一张面具,可以随时戴上,欺骗世人。

    “原来如此。”顾轻舟故意略有所指。

    蔡长亭的眉头微动,最终还是松开了,没有拧结成一团。

    顾轻舟没有去看董阳,也没有去跟董晋轩打招呼,她和蔡长亭说了几句飘乎乎的闲话之后,回到了新宅。

    一回来,就接到了上海那边的电话。

    “二宝有点发烧。”张太太道,“轻舟,你要不要来接他?”

    顾轻舟想着,上海和岳城这样近,一旦颜洛水临盆,自己能赶回来。

    “我去看看二宝吧,正好也去看看您和辛眉,还没有给你们拜年呢。”顾轻舟道。

    张太太笑道:“那我叫人收拾客房。辛眉去医院陪二宝了,要不然他肯定最高兴了。”

    顾轻舟放下电话,把事情跟家里的副官们交代一遍。

    潘姨太那边,顾轻舟也安排妥当。

    她乘坐火车,去了上海。

    二宝这次发烧,其实不是感冒,而是张辛眉带着他去吃东西,他吃得太多了,伤了胃气,半夜起来上吐下泻,伴随着发烧。

    看到顾轻舟,二宝很委屈道:“师姐,我难受。”

    顾轻舟抚摸着他的脑袋:“已经在打针了,很快就没事了,乖,二宝。”

    二宝就点点头。

    顾轻舟抓起他的手腕,给他号脉,然后问他:“现在感觉如何?”

    二宝认真想了想,道:“好饿。”

    顾轻舟笑道:“这样还饿?医生不是说了吗,最近不能吃。”

    “师姐,我想吃肉。”二宝委屈道。

    顾轻舟心疼摸了摸他的头:“等好了再吃。”

    这时候,张辛眉来了,跑得一脸的汗,上气不接下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