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匆忙
    第656章 匆忙

    顾轻舟已经把她的意思,传达给了司督军。

    这件事需得一个时间,一个很正式的场合详谈,而今天不适合。

    汽车到了督军府,顾轻舟先下了汽车。

    她刚走下来,警备厅的军警就急匆匆跑过来。

    他给顾轻舟敬礼。

    看到紧接着下车的司督军,军警又给司督军敬礼,然后道:“督军,少帅抓了两个人,正在监牢里审问。”

    司督军一惊:“这么快?”

    同时又想到了什么,转身上车,对司机道,“去警备厅!”

    看顾轻舟还站着,他道,“愣着作甚?”

    顾轻舟回神般,重新上了汽车。

    司督军很了解司行霈,司行霈手段狠辣也是司空见惯的。那两个人若真是挖了老太太坟墓的,司行霈非要把他们扒皮抽筋不可。

    这是真话,并非比喻。

    司行霈在刑讯上的狠毒,整个江南都有名气。

    正是因为这点,他虽然得军心却不得民心,多少人背后议论他的是非。

    整个司家,除了司督军自己,最有威望的就是顾轻舟了。

    一想到这里,司督军的心就一提。

    车子到了警备厅,果然听到鬼哭狼嚎的声音。

    原来,司行霈叫人开始剁了盗贼的手指,一个关节一个关节的,用很钝的刀子慢慢割下来,连着皮带着骨,一点点的磨,一节节的磨,昏死过去弄醒再磨。

    司督军听了,心zhong瘆得慌,骂了句:“又一个不省心的!”

    他进了监牢。

    顾轻舟跟在后面。

    司督军一进来就问:“如何?”

    司行霈站起身。他面无表情,脸上安静得似若无其事。

    他把两块玉递给了司督军看。

    “算了,你祖母注定带不走它们,咱们留着吧。”司督军道,然后把玉给了顾轻舟,“轻舟拿着。”

    这是让顾轻舟保管。

    顾轻舟道是,忙接过来。

    司行霈看到了她,略微颔首,表情并未放松半分。

    “是什么人指使的?”司督军看了眼监牢里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窃贼,问司行霈。

    “他们说是偶然在赌场听起有人说起,司家老太太的新坟没什么人看守,肯定有丰厚的金银珠宝。”司行霈淡淡道,“赌场鱼龙混杂,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搞鬼,还需要时间。”

    这就是说,这两个人的确是起了贼心,并非受人雇佣,可这件事绝不简单。

    “要查!”司督军道,“何人这样作乱,决不能放过。”

    司行霈颔首。

    假如有人收买这两个赌徒来挖坟,事情反而很容易,因为精心的安排都有痕迹,能有迹可循。

    但赌场里的一句话,反而无从查起。

    “若是有人筹划,倒也是个精明百倍的人!”顾轻舟心想。

    她顿时想到了蔡长亭。

    蔡长亭有这样的心机。

    可蔡长亭干嘛做如此无聊的事?

    这件事对司家的打击很小,对他更是没什么大好处。

    想到这里,顾轻舟又觉得不可能。

    “挖老太太的坟,到底想要做什么呢?单纯是恶心司家?”顾轻舟揣测。

    她一时间,竟不知对方的企图。

    当一件事没有合理解释的时候,大家会以为这是意外。

    而意外,是没有为什么的,没有逻辑的,它很多时候不可理喻且荒诞,但是它实实在在发生了。

    顾轻舟猜测不到了。

    “交给警备厅审吧。”司督军道,“留着他们的命,看看他们有没有说实话。”

    “他们说了实话。”司行霈道,“这两人在赌场欠了很多钱,他们想要一笔钱。他们身上,已经没什么价值了。”

    就是说,他们俩的命,已经无用了。

    既然无用,司行霈就要折腾死他们,不会再留下他们的命了。

    司督军道:“那就关起来,还审问什么?”

    “我自有主张。”司行霈道,这是不希望司督军插手了。

    司督军微怒。

    顾轻舟道:“阿爸,咱们回去吧?”

    司督军还有很多事,此前案子算是告破了,他还要安排人手去给老太太守墓,故而起身离开了。

    顾轻舟跟着他回到了督军府。

    这两块玉佩,司督军说交给顾轻舟保管,顾轻舟就拿好了。

    “阿爸,我想跟您说几句话。”顾轻舟道。

    司督军摆摆手:“我今天累了,你先回去歇了,改日再说。”

    顾轻舟满心的话,都咽了下去。

    她回到了新宅。

    一进门,顾轻舟就看到了司慕。

    司慕依靠着大门而立,神态安宁。他目光落在她的面颊上,似有一层柔粉,幽静zhong带着温柔。

    “回来了?”他道。

    顾轻舟颔首。

    她问司慕:“新年过得如何?”

    司慕道:“营地还挺热闹的,载歌载舞。”

    顾轻舟哦了声。

    司慕去了趟司行霈那边,并没有添加更重的怨气,反而心态平和,这叫顾轻舟诧异。

    诧异之余,顾轻舟心zhong的担忧更重了。

    她总感觉,司慕这次是卯足了劲儿要跟他们对着干。

    “......找到窃贼了?”司慕问。

    顾轻舟回神,道:“嗯,已经抓到了。”

    司慕颔首,没什么兴趣,随口又问了句,“玉佩找到了吗?”

    “也找到了。”顾轻舟道。

    司慕点点头。

    他看了眼顾轻舟,道:“听说董夫人又给你下拌子了?”

    “嗯。”

    “为什么?”司慕好奇。到底是谁,又挑起了董夫人的自信心。

    顾轻舟道:“因为蔡长亭又回来了。”

    司慕微微眯起眼睛。

    “此人一直针对军政府,他已经失去了洪门的庇护,将他抓起来就是了。”司慕冷冷道。

    顾轻舟笑了下:“他现在有日本军方的背景,贸然抓他,就会惹来祸端。放着他,不痛不痒的。”

    司慕看了眼她。

    对于蔡长亭,司慕始终有几分忌惮。那个人的计谋阴狠,而且生得极其漂亮,司慕很怕顾轻舟败在他手里——人败了,心也败给他。

    “顾轻舟。”司慕轻声叫她。

    顾轻舟应了声。

    “当心,别叫人占了你的便宜。”司慕道,“尤其是蔡长亭。”

    顾轻舟嗯了声。

    “我们的事,你打算何时跟阿爸说?”顾轻舟也问司慕。

    司慕道:“如今这种情况,你觉得能说?”

    老太太那边才出事。

    对顾轻舟而言,是破而立。破了之后,她需得嫁给司行霈,并不是一走了之,所以她不可能不管不顾。

    “司慕,老太太的坟墓被挖,你觉得可是个意外?”顾轻舟突然问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