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 物是人非
    第651章 物是人非

    督军府的这场春宴,开头虽然有点波折,可结果很好。

    宾主尽欢的收场了。

    顾轻舟表现得既不热络,也不冷漠,安安静静做自己的事,好像之前的争议跟她完全无关。

    其他人,反而都会安慰她几句。

    面对其他人的安慰,她更是不温不火的,完全无动于衷。

    结束之后,司督军特意留了顾轻舟说话。

    “......我与董晋轩是多年旧友,我也没想到人心变化到了这等田地。”司督军深有感慨。

    顾轻舟道:“阿爸,权势最容易动人的心。”

    他们处在权势的高位,人心如何能守旧如初?

    司督军颔首:“的确如此。”

    他眼底流露出几分伤感,在叹物是人非。

    顾轻舟心zhong,闪过几分念头。

    她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阿爸,其实我跟阿慕.......”

    刚说到这里,有人敲门。

    司督军问:“你跟阿慕怎么了?”

    他带着一些好奇。

    然而,敲门声又响起,像是有急事。

    顾轻舟就起身开了门。

    副官进来,先给顾轻舟和司督军敬礼,才神色哀痛道:“督军,少夫人,董夫人在教会医院去世了。”

    顾轻舟错愕。

    司督军也拧眉,身不由己站起来:“谁递过来的消息?”

    之前董夫人的计划是死遁,然后诬陷顾轻舟的药方害死了她。如今,药方被顾轻舟四两拨千斤推到了总统府的秘书长头上去,那么董夫人的死遁,还有意义吗?

    司督军只感觉烦躁极了。

    “情况属实,是警备厅的消息。”副官道,“他们回家的时候,董元帅自己开车吓走了,董夫人乘坐董三少的车,然后车子撞进了店铺,zhong途把董夫人给甩了出去。”

    董阳重伤,董夫人送到医院之后,半个小时后去世。

    是车祸。

    司督军微拧的眉头,没有半分松开:“好好的,怎么出了这种事?”

    副官道:“督军,警备厅的备案zhong,每天都要车祸死人。”

    司督军眸色更深。

    顾轻舟也没想到。

    这一切太突然了。

    原来,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敌不过意外。

    一场意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顾轻舟从督军府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早春的斜照很温柔,轻轻落在顾轻舟的面颊。

    顾轻舟深吸了好几个口气。

    副官开了车过来,她鬼使神差的感受到了惧意,就道:“我要走一会儿。”

    她沿着街道步行。

    暖春的天气是没有定数的,时冷时热,今天的阳光就好得不可思议,导致晚霞漫天,璀璨灼目。

    空气zhong有花的淡香。

    顾轻舟走了很久,回到天色完全黑下来。

    副官一直开车,不疾不徐跟在她身后。

    顾轻舟停下脚步时,副官把车子开过来,请顾轻舟上了车。

    临上车时,顾轻舟倏然觉得,街角有一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她猛然回眸。

    而黑色夜幕降临,路灯橘黄色的光线太淡了,顾轻舟没看清楚什么。

    一阵风吹过来,有点寒。

    她上了车。

    汽车回到了新宅,顾轻舟下了汽车,急匆匆回到了正院。

    她给司行霈打了个电话。

    这次的电话接通了,非常难得。

    “别担心,我后天就回岳城,会把咱们的事告诉督军。”司行霈道,又问顾轻舟,“督军要住几天?”

    “督军的意思,明后两天就要回南京了。只是,董夫人去世了,可能会耽误几天。”顾轻舟道。

    司督军是否去祭拜董夫人,顾轻舟不知道。

    她对此事保持沉默。

    良久之后,顾轻舟突然道:“如果太精于算计,是不是没有好运气?”

    董夫人的去世,让顾轻舟略有感叹。虽然董夫人狠戾阴险,顾轻舟又何尝是良善之辈?

    既然老天爷不会善待董夫人,又岂能善待顾轻舟?

    顾轻舟不怕任何的阴谋诡计,可是她害怕天灾**。

    灾祸降临时,智谋毫无用处。

    “怎么了?”司督军问。

    顾轻舟就想到,自己还没有嫁给司行霈,还没有和他组建的家庭,还没有落地生根。

    她有着太多的期盼,都还没有实现,万一死了呢?

    “......我太担心了。”顾轻舟对司行霈道,“担心我们的事。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我犯疑心病。”

    “轻舟,别担心,我都准备妥当了。”司行霈低声对她道,“轻舟,相信我!”

    顾轻舟这才颔首:“好。”

    同时,她的声音也柔软了下去,低声道:“我今天在街角看到一个影子。”

    “嗯?”

    “那一刻,我真希望是你走出来。”顾轻舟道。

    司行霈哈哈大笑:“顾轻舟,你这是在说你想我?”

    顾轻舟抿唇,握住话筒也无声的笑了。

    她是真的想念司行霈了。

    顾轻舟又问他:“司慕还在平城?”

    “还没有说完两句话,你就开始关心其他男人了?”司行霈蹙眉不悦,“顾轻舟,你又皮痒了?”

    “我就是想知道他如何了。”顾轻舟道,“你没欺负他吧?”

    司行霈道:“放心,他死不了。”

    顾轻舟就没有再问。

    翌日,顾轻舟准备去医院。

    她没有去祭拜董夫人。

    董夫人用她的医术来攻击她,攻击zhong医、zhong药,触犯了顾轻舟的底线,她不会退让半步。

    死者为尊,董夫人例外。

    既然无需去祭拜董夫人,顾轻舟就想起去一趟医院。

    因为颜洛水住到了医院里。

    颜洛水前天开始不太舒服,随时可以临盘,顾轻舟就建议她去住院,谢舜民和颜家众人亦支持。

    顾轻舟想着去医院陪陪洛水,给洛水把把脉,顺便看看潘姨太。

    她刚刚走进医院的大门,总感觉有人在偷偷观察她。

    这种感觉,昨天就有了。

    顾轻舟对副官唐平道:“留意一点。”

    副官道是。

    “一旦有什么异常,先抓起来。”顾轻舟道。

    副官应声。

    顾轻舟吩咐完毕之后,她走进了医院,去看望了颜洛水和潘姨太。

    洛水这边很多人陪,包括霍拢静,病房里都挤得站不下脚。

    她给洛水把脉,确定洛水这胎没什么大碍,可以安静等瓜熟蒂落时,顾轻舟去看了潘姨太。

    潘姨太住在很悠闲,甚至跟医生护士关系不错。

    顾轻舟心zhong有数,更加没说什么。

    从医院出来,顾轻舟看到有一个人,依靠着医院的外墙,神态悠闲,她猛然停住了脚步。

    顾轻舟的脸上,顿时添了似笑非笑的神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