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 巫术一样的药方
    vp章节内容,

    董夫人当着顾轻舟和满室宾客的面喝药。

    并非每个人都能闻得药香。

    对不少人而言,中医的味道让他们不适,于是他们捂住鼻子。

    “这叫什么事?”有人不快,低声抱怨道,“春宴上带药过来喝,她脑子坏掉了?”

    “我看她神态失常。”

    董夫人对这些话,全部恍若未闻。

    她喝了小半杯子之后,把药还给了副官。

    陆陆续续的,客人们纷纷到齐了。

    顾轻舟专门从南京邀请来的贵客周景辉也到了。

    一进门,周夫人就热络拉住了顾轻舟的手:“今天真热闹。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岳城竟然比南京暖和些。”

    “这两天天气晴朗,的确是有了早春的样子了,你看我们院子里的迎春花都开了。”顾轻舟笑道。

    然后,她又把周景辉引荐给司督军。

    周景辉是总统府的红人,司督军对他也是和颜悦色。

    甚至司督军身边的董晋轩董元帅,也跟周景辉有过数面之缘。

    当初董晋轩调任岳城,可是南京方面的意思,并非司督军的决定。

    只是,正巧赶上了司督军需要用董晋轩。那个时候,司督军还是把董晋轩当自己的朋友。

    “董元帅,幸会幸会。”周景辉也跟董晋轩握手,“上次一见还是两年前,您是越发富态了啊。”

    董晋轩哈哈笑起来。

    秘书长负责总统与外界官员沟通的,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周景辉的。

    董晋轩对他,露出了十二分的亲切。

    “.......您上次出版的书,卖得很好吧?”董晋轩问。

    司督军在旁边好奇:“周秘书长还出过书?”

    董晋轩接腔:“是啊,督军还不知道吧?周秘书长有一本书,是记录他先父生平的,感人至深。

    我这等粗人,还有幸跟总统一起,为周秘书长的书著些序。哪怕是不通学问,读起来也是热泪盈眶。”

    司督军听到这里,心中一个咯噔。

    他从来不知道,董晋轩居然跟南京的政界有这样千丝万缕的联系。

    说到这里,司督军就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眼帘微垂,看不出神色,司督军不知她的心思。

    “轻舟请周景辉,只怕不单单是为了中医吧?”司督军想。

    他给顾轻舟递了个眼色。

    顾轻舟却会错了意思,笑道:“阿爸,我先出去待客了。周秘书长,我先告辞。”

    “少夫人请。”周景辉笑道。

    司督军也收敛了心神。

    顾轻舟从偏厅出来。

    她看了眼偏厅,眼底的神色很温柔,似有一层蒙蒙的细光,铺陈在她的眼底。

    顾轻舟转身去招待其他的宾客。

    她尽可能做到宾主尽欢。

    正宴开始,所有人落座之后,董夫人对同桌的人道:“不好意思,我得喝点药。最一直不太舒服,睡不踏实,是少夫人开了神药。”

    众人对她的行为莫名其妙。

    董晋轩的地位在军政府中算高的,董家两口子与司督军夫妻同桌。

    这一桌的,全是高官。

    董夫人这个架势,叫人摸不着头脑,就连董晋轩,也微微蹙眉。

    顾轻舟不动声色,问董夫人:“可要帮您热热?”

    “不用了,还没有凉,副官一直装在棉套子里。”董夫人道。

    她打开了装药的瓶子。

    一股子浓郁的药香扑鼻,同桌的几位夫人,包括司夫人,都捂住了鼻子。

    倒是南京来的秘书长周景辉和他的妻子,突然交换了一个眼神。

    尤其是周景辉,他眼底有了点笑意。

    他问董夫人:“你是不是睡得不踏实,所以用这个药方?”

    董夫人一听有人接腔,心中大喜,面上也露出几分喜色,道:“正是!”

    她开腔,跟周景辉道:“司少夫人是我们岳城的神医,上次的医药大会,她攻克了一个的极大的难题,好似是什么必死之症。

    我实在仰慕她的医术,加上我这半年来总是睡不好,心悸、睡不安稳,多梦,求了她开这个药方.......”

    周景辉笑笑。

    他想说什么,结果董夫人滔滔不绝,根本不给其他人插嘴的机会。

    司夫人知道董夫人跟顾轻舟不和睦,这么看似夸奖顾轻舟,实则句句反讽,她心中也有几分不悦。

    到底是她的儿媳妇。

    最后,还是董晋轩开口,握住了董夫人的手:“夫人,春宴是喜事,咱们别再说病了,扫了大家的兴。”

    董夫人抱歉一笑,这才停下来。

    很快,上了满桌的菜。

    众人交杯换盏的时候,董夫人的双手开始发颤。

    坐在她旁边的李夫人看到了,关心问:“您没事吧?”

    董夫人道:“没事.......”

    虽说没事,可手却不停的抖动。

    众人都察觉到了,纷纷停下筷子,担忧看着董夫人。

    董晋轩焦虑着急:“是怎么了?”

    不等董夫人回答,董晋轩对司督军道,“督军,我要送夫人去趟医院。”

    董夫人却紧紧握住了她丈夫的手:“没、没事,每次喝完这个药,都要发作一次.......任何药,有好有坏,只怕是这个药的效果起来了。”

    “什么效果啊?”董晋轩大惊失色,“你怎么从未告诉过我?”

    满桌的人,都变了脸。

    其中变脸最严重的,就是南京总统府的红人周景辉。

    他和他夫人脸色都不好看。

    “没事,没事。”董夫人拽紧了她丈夫的手,“我......我忍一忍.......忍一忍就过去了.......”

    董晋轩非常疼爱夫人。

    见状,他大怒起来:“少夫人到底给你开了什么药?每次吃完都这样,你还继续吃?”

    “我........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的体质不对劲吧........”董夫人浑身打颤,几乎要晕倒在董晋轩的怀里。

    众人纷纷看过来。

    “司少夫人,您可知这事?”董晋轩疾言厉色问道。

    顾轻舟原本坐在她婆婆下首的位置上,正对着董夫人。

    董夫人的形容,她早已看在眼里。

    故而她笑了笑,站起身道:“我不知道,我的药没有这样的效果,它是健脾宁血的,绝不会害人。”

    “你欺负我们不懂,什么乱七八糟的中医,这种巫术一样的药方,害得我夫人这副形容!”董晋轩怒极,“少夫人,你的心肠也太黑了。”

    董夫人还在瑟瑟发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