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司慕的等待
    顾轻舟不方便跟人说。

    她换了个说辞。

    “......男人很在乎女人的贞洁,这意味着什么?”顾轻舟问。

    霍钺被她的问题弄得一头雾水。

    她还真跟司慕睡过不曾?

    “他是否还有心思?”顾轻舟又问。

    霍钺这时候就明白,她所说的“男人”,并非司行霈,而是司慕。

    她对司慕的行为很困扰。

    “司慕怎么了?”霍钺直截了当点明。

    顾轻舟叹了口气。

    她身边的男人太少,而霍钺又太了解他们,一下子就能对上号,顾轻舟的掩耳盗铃毫无意义。

    她没有继续说贞洁,只是说司慕。

    她想知道,司慕是否还想要得到她。

    “求而不得,足够让一个人陷入迷茫。”顾轻舟道,“我真怕司慕也这样。”

    霍钺问:“你感觉呢?”

    顾轻舟摇摇头,她感觉不到。司慕比较沉默,习惯了面无表情。

    亦或者说,顾轻舟从一开始就不太信任他的感情。

    “轻舟,他还喜欢你。”霍钺道,“他还想得到你。”

    顾轻舟诧异:“你从何得出这样的结论?”

    霍钺笑了笑:“你问我,却又不相信我的结论?”

    顾轻舟忙道:“不是,不是,我是........”

    “你是不相信司慕喜欢你?”霍钺失笑,“你为何会如此低估了自己?你可是连司行霈都拿下了的女子。”

    顾轻舟笑起来。

    她无奈摇摇头:“霍爷,您明明知道我跟司行霈,不是那样的。”

    她不是靠魅力而征服了司行霈。

    他们是恰好有个时机,出现在彼此的生命里。

    “可我觉得就是那样。”霍钺道,“司行霈很骄傲,又很挑刺,无魅力的女人不会让他心悦诚服。”

    顾轻舟沉思了下。

    “......所以,司慕他还是念念不忘。如果你觉得应该堤防他,就拿出十二分的警惕来。”霍钺最后叮嘱。

    顾轻舟用力点点头:“我知道了霍爷,多谢您告诉我这些。”

    这次的欢聚,颜一源、霍拢静、霍钺和谢舜民都喝得有点多,颜洛水没有喝酒,顾轻舟适量。

    大家都很开心。

    回到新宅时,已经是十二点半了。

    司慕还没有睡。

    他穿着一套家常的睡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看书。

    侧影英俊,他的头发也略微零散,露出几分居家的休闲。

    顾轻舟从未见识过这样的司慕。

    “.......还没睡吗?”顾轻舟想起了霍钺的话,想起霍钺说司慕还对她不死心,顾轻舟的脚步就略有点紧绷。

    她想赶紧上楼。

    “嗯。”司慕言简意赅,眼睛还在书上,并未抬眸看顾轻舟一眼。

    顾轻舟道:“晚安。”

    司慕这时候就站起身。

    他放下书,高大的身影站住了台灯的光线,屋子里倏然黯了两分。

    他说:“你喝酒了?”

    “喝得不多。”顾轻舟道,“跟朋友相聚,所以.......”

    “吃些宵夜,喝点醒酒汤再睡吧。”司慕道。

    说罢,他就喊了佣人,让佣人给顾轻舟准备小米粥和醒酒汤。

    “不用,我喝不下去。”顾轻舟拒绝,她不想再离婚了,转身上楼。

    锁好了房门,木兰扑了过来。

    顾轻舟这才发现,自己没带今天喂狼的牛肉上来。

    她摇铃。

    女佣跑上来,问顾轻舟要什么。

    顾轻舟就道:“那些红肉来。”

    女佣道是。

    片刻之后,敲门声响起,顾轻舟起身去开门,准备拿肉,却看到了司慕。

    司慕手里端着托盘,托盘里有两块新鲜的牛肉。

    顾轻舟微愣。

    司慕托给她:“拿着。”

    放在顾轻舟手里,他又下楼了。

    顾轻舟的眉头紧紧蹙起。

    司慕对她的热情,真是前所未有。他似乎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开始对顾轻舟好。

    “就因为我没有跟司行霈睡过,所以......”顾轻舟心中五味杂陈,反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了。

    他从前可是一边爱慕她,一边嫌弃她的。

    如今,真是大转变。

    顾轻舟压抑着内心的情绪,拿肉去喂狼。

    等女佣再次敲门,给她送粥和醒酒汤时,顾轻舟不再开门了。

    她装睡。

    她洗了澡躺下,至于醒酒汤和米粥,对于她来说是多余的关心,她用不上的。

    佣人敲不开顾轻舟的门,只得下楼。

    看到司慕还在客厅,佣人有点紧张,低声道:“少帅,少夫人歇下了。”

    司慕那如沐春风般温柔的脸,重新阴沉了下去。

    “去休息吧。”他挥了挥手。

    佣人如临大赦,脚步急促离开了。在别馆的时间不长,却也知道少夫人虽然和蔼,规矩却严格。此刻不应门,肯定是生气了。

    少帅说是男主人,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他还不如少夫人有威望,少夫人才是主子,给她们佣人发薪俸。

    得罪谁也别得罪少夫人。

    女佣也不管司慕饿不饿,听到司慕让她下去,端着托盘一股烟儿的溜走了。

    司慕坐在沙发里。

    壁炉里的银炭无烟,暖和。

    冬天的时候,顾轻舟喜欢点燃壁炉,洗了澡坐在炉前烤火。

    主要是为了烘干头发。

    她头发里,总有淡淡的玫瑰清香。随着暖暖的气流发散,满室馥郁清香。

    司慕想着,就把手边一块香料木头扔到了壁炉里。

    这是他叫人特意熏制的木头。

    果然,很快他就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哪怕再次被拒绝,司慕的心情都还不错。

    好似他的一切都有了意义。

    他的唇角,略带着一点渺茫的笑意。这点笑意,足够在初冬的夜里温暖他。

    顾轻舟早起时,就看到司慕蜷缩在沙发里,睡得香甜。

    她微愣。

    佣人远远的,不敢打扰,只是给司慕盖了床薄被。

    顾轻舟走过来,司慕就睁开了眼。

    他翻了个身,平躺着看向她,目光温柔而缠绵:“早。”

    顾轻舟心中咯噔了下。

    “早安。怎么不回房睡?”顾轻舟压抑心头的异样,若无其事道。

    “我房间漏水。”司慕道,“墙壁坏了。”

    顾轻舟错愕:“什么时候漏水的?”

    司慕看着她,意味深长:“你去过我的房间吗?”

    顾轻舟哽住。

    她没有。

    司慕的书房是套间,两间屋子打通了,外面是书房,中间是高达屋顶的书架,摆满了书籍,有一扇小门直通里卧。

    顾轻舟去过他的书房,却没有进入过里卧。

    “你不早说?”顾轻舟道,“这是你的家啊,你可以有很多房间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