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7章 司慕撒谎了
    第637章 司慕撒谎了

    高桥荀立马爬起来。

    他拍了拍身上的土,对顾轻舟道:“此人十分粗鲁,真是个野蛮人!”

    顾轻舟含笑不语。

    司慕面如寒霜。

    高桥荀既然开了挑拨离间的头,就不会轻易停止,他继续道:“他孔wu跋扈,根本配不上你。”

    顾轻舟的笑意敛去。

    她预备阻止,就听到司慕冷如寒铁般问:“那你觉得谁能配得上她?”

    “自然是像我这样的英俊斯wen人了。”高桥荀拍了拍胸脯。

    司慕立马掏出了枪。

    高桥荀道:“你有枪了不起吗?我告诉你,你这种手枪还是我父亲研制的,我家里数不尽的枪。男人没有魅力,才需要用枪来恐吓其他人。”

    说起来,高桥荀虽然纨绔,却超级擅长揣摩人心。

    他攻击司慕的话,字字句句诛心。

    司慕在言语上最容易吃亏,这点没办法,他曾经哑了五年,让他多么诡辩雄才实在太难了。

    “够了。”顾轻舟开口,“你若是再敢胡搅蛮缠,我丢你去喂狗!”

    一提到狗,高桥荀立马想起顾轻舟的那两匹狼狗,顿时吓得腿软。

    他最怕狗了。

    司慕拧眉,眼zhong的怒意散去,冷漠看着。

    无关紧要的人,司慕很少为了他们生气。

    只有顾轻舟,才能让司慕的怒意不减。

    “你.......你以为我害怕?”高桥荀故作高傲,“我告诉你,我什么也不怕!”

    “来人!”顾轻舟喊了。

    高桥荀差点膝盖发软,忙不迭道:“算你狠!”

    转身快速跑回去了。

    顾轻舟望着他的背影,啼笑皆非。

    对着这么一个人,很难说真的多讨厌他,顾轻舟失笑。

    被他这么一打扰,顾轻舟和司慕都有点兴致乏乏。

    可事情关乎重大,顾轻舟还是决定和司慕聊一聊。

    “你早上,是不是看到了我的wen件?”顾轻舟开门见山。

    司慕道:“是啊,你不是给了我吗?”

    顾轻舟愣了愣,反应过来,他们并不是在说同一件事。

    “.......你后来放回去了?”顾轻舟问他。

    司慕道:“什么放回去了?”

    他一派茫然。

    顾轻舟错愕。

    按理说,自己睡得那么迷糊,不可能记得把那份wen件抽出来的,而是应该一股脑儿全部给了司慕。

    她细看司慕的神色。

    除了冷漠与疏离,顾轻舟从司慕脸上也看不见其他来。

    “司慕,其实那份wen件没什么意义。”顾轻舟道,“我保留着它,只是为了.......”

    “什么wen件?”司慕打断她。

    顾轻舟的表情一敛。

    她坚信司慕是看过了,而他现在不肯承认,是不是意味着,他并不打算放过这件事?

    顾轻舟心zhong,莫名有了些寒意。

    司慕是打算这样对待她吗?

    “司慕,你看到了!”顾轻舟道。

    “什么?”

    “你别装傻,你肯定看到了。”顾轻舟道,“司慕,我帮过你很多次,你却打了我一枪,认真算起来的话,我可以把你视为仇敌。如今,我摒去恩怨,跟你和平相处,你是打算恩将仇报吗?”

    司慕眼底平静。

    他眼眸深邃,只有那浅淡如蓝的眼波里,倒映出顾轻舟的面容,再无其他。

    “你........到底想说什么?”司慕费解。

    顾轻舟心头闪过很多的思路。

    她莞尔:“那大概真是我多心了吧。”

    “是什么东西?”司慕问。

    顾轻舟淡淡笑道:“没什么,我最近疑神疑鬼的,不好意思。”

    司慕颔首。

    他问顾轻舟:“还要说什么?”

    顾轻舟摇摇头。

    他们俩就回到了客厅。

    回来之后,顾轻舟神色如常。她越是有事时,越是表现得平淡无奇。

    司慕同样。

    大家看了他们一眼,没察觉什么异样,收回了视线。

    独独高桥荀很不满意。

    他不时看司慕,又不时看顾轻舟。

    后来他偷偷问颜一源:“你说,像我如此英俊漂亮的人,怎么会没女人喜欢?”

    颜一源一头雾水:“你怎么就没人喜欢呢?”

    在颜一源看来,喜欢高桥荀的女士不在少数。

    “不是这样的!”高桥荀叹气,“就像你姐姐啊、你义妹啊,她们都不喜欢我。”

    “她们都有丈夫,喜欢你那叫不道德。忠诚是我们的美德,你一个倭人哪里懂?”颜一源鄙视他。

    高桥荀更加不高兴了:“可是我比她们的丈夫更俊美!”

    “你干嘛非要跟人家丈夫比?”颜一源不解。

    高桥荀哽住,再也说不出话来。

    倒是顾轻舟临走的时候,对颜一源道:“五哥,你又结交不三不四的朋友,回头闯祸了,看义父怎么打你!”

    不三不四的高桥荀就站在旁边,一开始没明白这话的含义,直到顾轻舟走远了,高桥荀才爆发:“她是不是骂我了?”

    “是。”

    高桥荀顿时气得歪了鼻子:“那个女人, 又丑又讨厌!”

    “胡说八道,轻舟明明很漂亮。她还救过你的命呢,马场那次,若不是她,你早就摔死了,还记得不?你转头就说她不好,白眼狼!”颜一源不高兴了。

    “也许是你摔死了呢?”高桥荀不悦。

    “你还诅咒我?”颜一源跟他打了起来。

    两个人打完了,又勾肩搭背出去玩了。

    高桥荀始终觉得,顾轻舟和司慕有秘密,而他非常好奇秘密。

    他又认识司芳菲。

    也许,他可以去问问司芳菲?

    他不时跟颜一源打听顾轻舟的事。

    比如,顾轻舟最害怕什么。

    颜一源想了想:“害怕什么?轻舟什么也不怕......”

    转念一想,颜一源倒是想起一桩事:“我们小时候骑自行车,轻舟摔惨了,都摔到了医院去,后来她就再也不敢骑车了。”

    高桥荀很兴奋,好似终于找到了顾轻舟的弱点。

    “原来她怕自行车,这个好玩!”高桥荀笑道。

    高桥荀在岳城玩了两天,就接到了他父亲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南京。

    回去的当天有个宴会,他见到了司芳菲。

    他跟司芳菲素来不太亲近。

    这次,高桥荀想跟司芳菲套近乎,也许可以问更多顾轻舟的事,故而他开始和她寒暄。

    他们说起了顾轻舟。

    司芳菲表情微变,好像露出几分热切来。

    高桥荀就知道自己做对了。

    “你害怕自行车吗?”高桥荀问司芳菲,“我听说,少夫人小时候骑自行车摔得进医院,当时你在不在?”

    司芳菲的眼珠子急转。

    摔得进了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