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赌注
    第617章 赌注

    “这病,我能治。”

    顾轻舟的话,落地有声。

    满大堂的人,都错愕看着她。

    先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然后众人大声讨论了起来。

    邱迥被顾轻舟的话,震惊得半晌不语。他看着顾轻舟,似乎想从顾轻舟脸上寻到戏谑或者自大。

    然而,并没有。

    顾轻舟神色安静,眼zhong有很温柔的碎芒,眸光滢滢。

    “这是心瘕!”

    “这怎么可能?连西医都治不好!”

    “西医治不好的,我们未必治不了。只是,心瘕素来是必死之症,少夫人就不必出这个头了。”有人苦口婆心,善意劝导。

    治好了,自然可以扬名天下。

    这么多大夫在场,顾轻舟若是治好了几千年来的必死之症,大概是可以为zhong医更进一步做出巨大的贡献。

    只是,一旦失败,顾轻舟这个“治死了人”的名声,就要天下皆知,到时候她现有的声誉也保不住了。

    根本没必要出头。

    哪怕顾轻舟不接,其他医生也不会嘲笑她无能。

    因为大家都治不好!

    “太冲动了。”有人在后面小声嘀咕,“到底太年轻,不知轻重。”

    “这哪里是不知轻重,简直是不知死活!她要完了!”

    “大家都这么劝她了,她还是一个劲儿往前冲,也是作死。”

    大家都觉得顾轻舟实在太显摆过头了,把自己放在最危险的地方。

    有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算是zhong医天才,而且年轻思想活络。

    他挤上前,对顾轻舟先是一通自我介绍:“少夫人,我叫汪艺秋,是亳州汪氏的子弟。”

    亳州是江南最著名的药都,南边的药材都来亳州,也是整个华夏四大药都之一。

    汪氏,是很著名的zhong药世家。

    这样的世家,派最有出息的晚辈出席,也算很给顾轻舟面子了。

    “汪少。”大夫们纷纷和汪艺秋见礼。

    汪艺秋态度谦和,也跟他们还礼,然后不待他们说什么,继续对顾轻舟道:“少夫人,您打算如何治疗心瘕?”

    在场的所有人,只有汪艺秋相信顾轻舟,他想问问如何治疗。

    顾轻舟却莞尔一笑。

    “这个,我先卖个关子。”顾轻舟道。

    他们说话的功夫,身患绝症的邱迥,已经把衣裳穿好了。

    他也心怀期盼问了句:“少夫人,你打算如何治疗?”

    顾轻舟没有回答他们。

    她转身,继续上了主席台,然后对着下面的众人道:“邱大夫身患心瘕,实属不幸。我的恩师最喜欢钻营疑难杂症,他苦心多年,倒是有些笔记留下来,我可以尝试为邱大夫治疗,也可以将治疗心瘕的秘方公开。”

    此话一落,满场哗然。

    心瘕是绝症的记载,已经有了上千年,顾轻舟突然说她能治疗,这原本就惊世骇俗。

    就当她是天才好了,她能治疗是很厉害的。

    可是,她要把这个秘方公开,这才是众人哗然的真正原因!

    zhong医从来不这样的!

    就比如生病的邱迥,他捂紧了治疗胃疾的秘方,养活了他一个药铺,让他在鲁地颇有名气。

    一味药方,就是一个药铺或者一个姓氏传承的根本。

    顾轻舟却要从根本上毁了这一点。

    这等于是自砸饭碗。

    所有的大夫都觉得顾轻舟在胡闹。

    “.......我不仅会公开治疗心瘕的药方,我还会公开我师父的五十张秘方,包括其zhong安宫牛黄丸的独家秘方。”顾轻舟继续道。

    有个人就猛然站起来。

    他是陕西人,他坐了好几天的火车赶到岳城,结果却听闻了这个消息。

    他家的药铺,有安宫牛黄丸的秘方,那是数百年的家族传承,让他们显赫一方。

    “这位少夫人,她不止是砸了自己的饭碗,她还要砸了咱们同行的饭碗!”

    “大家都吃不上饭,更加要被西医逼得走投无路了!”

    众人议论纷纷zhong,顾轻舟继续道:“我会成立医药行会,选举会长,从此我们团结一致。我们也学习西医开学校、办医院。”

    底下却是沉默。

    “.......我不需要诸位拿出药方,我希望诸位可以到行会开办的学校里任职,医院里坐堂。”顾轻舟道,“我需要的是人才!”

    反应还是寥寥。

    顾轻舟继续说了zhong医的艰难。

    然而,zhong医的传统就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让他们把家族的学问拿出来,别说他们自己过不了这一关,哪怕他们愿意,他们的族人或者孩子们也不会愿意的。

    顾轻舟看着他们,心知这一仗会很艰难,不是一下子就能打响的。

    于是,她换了个话题。

    “宴席开始了,大家就当多交个朋友,相互认识,交流交流感情吧。”顾轻舟道。

    “少夫人,邱大夫的心瘕,你打算何时给他治疗?”汪艺秋急忙站起来,生怕顾轻舟说话不算数。

    “明天下午。”顾轻舟道,“我需要准备些药材,炮制药材需要时间,所以心zhong治不了。”

    邱迥目光定定看着顾轻舟。他不知是该提起一点希望,还是该提起一点嘲讽。

    他的心有点乱,求生的渴望让他不敢错过顾轻舟说的每个字。

    “若是少夫人能治好我的心瘕,那么我自己领头,我愿意到少夫人的学校和医院任职。秘方我不会写出来,可我会把我的本事传给后人。”邱迥高声道。

    “这事有趣,我也愿意。”汪艺秋高声道,“我代替我祖父说这句话,假如少夫人能治好千年绝症,我们汪家愿意教学和坐堂。”

    大家可能都觉得,此事荒唐,心瘕根本治不好。

    于是,他们纷纷附和,带着调侃的意思。

    假如顾轻舟能治好,他们也愿意教学,甚至有人说愿意出一位药方。

    “少夫人,假如你治不好呢?”邱迥突然发问。

    顾轻舟看着他:“邱大夫,我自愿为你治疗,假如治不好,我愿意给你的家人五十跟大黄鱼作为补偿,另外给在场每个愿意参与其zhong的人一根大黄鱼。”

    愿意参与,就是说愿意参加这场赌局。

    一旦顾轻舟赢了,他们就要到顾轻舟的行会学校和医院任职;一旦顾轻舟舒了,他们会可以得到一根大黄鱼。

    zhong医这行薄利,除了亳州汪家,大家都是过得很艰难。

    陡然听闻有一根大黄鱼,众人全部沸腾了。

    “好,我愿意参加。”在场的每个人都这样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