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我们的喜服
    顾轻舟和司行霈赌气,回到了新宅。

    然而,司行霈居然真的不打电话、也不过来,她心中发紧。

    “他会不会在背后害我?”顾轻舟的心在这样说。

    显然,她的心也学会了自欺欺她。

    顾轻舟素来是不肯承认自己有好奇心,也不肯承认自己对司行霈的一切都想知道,故而她拼了命给自己寻个借口,才去了趟他的别馆。

    尚未进门,顾轻舟听到了司行霈的笑声。

    笑声很响亮。

    隐约的,她还听到了女人说话的声音。

    顾轻舟的眉头紧拧,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呢?

    副官们看到她,却都没有紧张的神色。

    故而,顾轻舟的情绪也平静下来。

    她慢腾腾走着,终于走到了门口的丹墀上,顾轻舟再次听到女人说:“这块料子的花色最好。”

    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顾轻舟暗自嘲笑自己多疑。

    她推门而入。

    然而,屋子里的场景,还是让她目瞪口呆。

    沙发上、茶几上,全是小布头。

    有好几名陌生人,有人给司行霈量衣裳,有人拿着布料给司行霈看。

    各种各样的布料。

    瞧见顾轻舟,屋子里的人也是一愣,继而全部站起身,恭敬道:“顾小姐。”

    顾轻舟错愕。

    这些人认识她,而且是司行霈的亲信。只有司行霈的亲信,才会如此称呼她。

    “做什么呢?”顾轻舟问。

    其实,她隐约猜到了什么。

    瞧着这些布料,除了男士的,剩下的不是大红就是雪白。

    这肯定是做新婚的喜服。

    顾轻舟心头莫名。

    司行霈正举着双手,由人量尺寸,闻言对顾轻舟道:“快过来,给你也重新量好尺寸,看看你最近是胖了还是瘦了。”

    然后又道,“这三位都是我从平城带过来的人。”

    顾轻舟立在门口。

    “平城没有做衣裳的地方啊?”顾轻舟问。

    司行霈笑笑:“不是,平城没有如此好的绸缎庄子。若说绸缎庄,就是上海南京的,也要到岳城来亲自选。”

    顾轻舟了然。

    她心中的话,脱口而出:“是做结婚用的吗?”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

    顾轻舟被他笑得面红耳赤。

    回答一下能有多难,非要看她的笑话!

    顾轻舟狠狠瞪他。

    她的眼神没什么凶狠劲儿,反而似炸毛的猫,让司行霈心猿意马。

    司行霈走过来,将她拽了过来:“结婚用的!”

    停顿了下,补充道,“和轻舟结婚用的!”

    顾轻舟很尴尬。

    “来,给她量好尺寸。”司行霈对那个中年女人道。

    中年女人看上去很温柔,眼神不太好,所以带着眼镜,一看就是功夫老练的绣娘了。

    绣娘长期对着刺绣,过了三十岁就靠老天爷赏饭吃,一般过了三十岁眼睛就不行了。

    只不过,随着西方科技的传入,眼镜也来到了华夏,给了绣娘们另一双眼睛,让她们的刺绣寿命稍微延长些。

    “顾小姐身段真好。”绣娘对顾轻舟道。

    司行霈也上下打量她。

    是很好。

    修长的腿,曲线玲珑,天鹅颈、流水肩,身段非常的漂亮。

    他的轻舟长大了。

    “谢谢。”顾轻舟低声和绣娘说话,然后眼睛看着司行霈。

    司行霈就在挑选布料。

    他手里拿着两块,然后就把顾轻舟很喜欢的那一块给丢了,留下另外差强人意的一块。

    顾轻舟差点扶额。

    男人的目光果然俗不可耐!

    她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从小被司行霈看上,她一定也是个俗不可耐的人。

    司行霈挑选一块布料的功夫,顾轻舟的心中就把长长的岁月给过了一遍。

    “这块呢?”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忍无可忍:“太艳了!”

    司行霈笑了起来:“那就是很好。轻舟,结婚就是要艳,太素净了不吉利!”

    顾轻舟心中无力。

    绣娘在旁边笑道:“顾小姐,师座这话不错,结婚就是要艳些的颜色,红红火火,一生一世嘛。”

    “听到不曾?”司行霈上前,捏了下她的小鼻子。

    顾轻舟避开。

    躲闪不及,踩到了地上的布头,顾轻舟足下打滑,整个人跌入司行霈的怀中。

    司行霈从未感受她这样的热情,当即搂住了她,安抚道:“不急不急,我不跑,一直都是你的。”

    顾轻舟气得想拿脚踹他。

    司行霈的心情也许是极好,不时调戏顾轻舟。

    绣娘量好了尺寸,司行霈让人带他们下去休息。

    满客厅的布料,都是一小块的样品,司行霈让顾轻舟挑选。

    顾轻舟有个疑惑,之前一直到了现在,故而她问:“这么多,你是打算结几次婚啊?”

    司行霈敲她的额头:“要做十二套礼服,中途要更衣。”

    顾轻舟就明白,他肯定会弄个极其盛大的婚礼。

    她有点尴尬。

    自己的身份,在世人眼里算二婚吧?况且,前夫还是他的亲弟弟。

    婚礼越盛大,司行霈受到的指责就越多。

    “你要是真的愿意娶我,买个戒指给我,让朱嫂帮忙准备一对龙凤蜡烛,做一套衣裳,我们给天地磕头,就算婚礼完成了。”顾轻舟低声道。

    司行霈瞪眼:“这么寒酸?”

    他追顾轻舟的过程,是何等的艰难曲折?追到手了,这样草率应付,他岂不是白辛苦了?

    司行霈自然不愿意。

    他要所有的女人都羡慕她,要大家都知道她嫁给了他。

    “不要操心,我都会准备的。”司行霈道。

    “我是说真的。”顾轻舟抬眸,看着司行霈的眼睛。

    灯火之下,司行霈深邃的眸子明亮,似宝石般褶褶生辉,他眼角眉梢全部被喜悦笼罩。

    顾轻舟还是忍不住扫了他的兴:“老太太还在呢,她能否接受?”

    顾轻舟怕很多人,怕司督军失望,但是她更怕把老太太气出个好歹来。

    没有长辈喜欢女人在兄弟之间戏耍,弄得家宅不和。

    顾轻舟只怕要被扣上狐狸精的名声了。

    “我会跟老太太说。”司行霈笃定,“轻舟,你安安静静做新娘子,剩下的事,你丈夫我会帮你做好的。”

    顾轻舟心中莫名开了一片花海。“丈夫”二字,倏然有了实质性的意义,像稳稳的一座山,可以成为她的依靠。

    顾轻舟乖巧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所有的担心、害怕,悉数咽下,她软软道:“好,我听你的。”

    司行霈握住了她的手。

    顾轻舟挑选布料,司行霈在旁边挑三拣四,大概是觉得顾轻舟挑选的,都无法入他的眼睛。

    顾轻舟道:“那你自己来吧。”

    司行霈就吻她。

    最终,顾轻舟挑选了三块大红色的,印了各色花纹,然后是银红色、桃红色、绯红色等,各自挑选三块。

    花纹更是没一块重复,有龙凤呈祥、鸳鸯戏水、团纹、如意纹、金玉富贵、牡丹、连珠孔雀纹等。

    女人的喜服很讲究,到了司行霈那边,几乎都是素面的,连颜色都没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不是蓝色、青色就是红色。

    顾轻舟选完了,问司行霈:“这次是特意回来办这两件事?”

    司行霈笑话她:“又傻了?我每次回来,都是特意看你的,顺便办事。”

    顾轻舟白了他一眼。她虽然白了他,心中仍是相信的。

    “高兴吗?”司行霈凑在她耳边问。

    顾轻舟点点头。

    当然高兴了。

    这份高兴,其实应该在去年的时候到来,那时候应该更加名正言顺的。

    “轻舟,我也高兴。”司行霈道,“我姆妈死后,我一直没有家.......我也从来没想过要一个家,如今却不同了。”

    如今,他有了顾轻舟。

    顾轻舟可以给他一个家。

    他那颗漂泊的心,终于定了下来。

    司行霈从前总是想,自己战死了,留下孤儿寡母很可怜。如今却知道,哪怕他战死了,他的妻儿依旧可以继承他的大业。

    他的轻舟,一定可以培养出一个顶天立地的儿子,也许可以完成他没有完成的心愿。

    这个女人是顾轻舟。

    顾轻舟不需要任何人同情她、可怜她,她只需要有人真心实意爱她。

    司行霈来到了岳城,采办好了结婚要用的布料,又把他的下属安排到了海军战队里,看到了顾轻舟,差不多就完成了。

    他要赶回去。

    “我最近往安徽拓展地域,拿下了两个镇子,防御要重新布置,我也需要各地巡查,可能没空天天给你打电话。”司行霈道。

    顾轻舟颔首:“你忙你的,我无妨的。”

    司行霈又道:“你和司慕离婚的事,你快点告诉督军,你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顾轻舟顿了下。

    “我过几天有个中药大会,等我的中药大会结束了,我再去告诉督军。”顾轻舟道。

    司行霈蹙眉,看着顾轻舟:“你做司家的少夫人有瘾了?”

    “没有。”顾轻舟解释,“我只是想对阿爸和岳城负责。”

    司行霈就冷笑。

    “你不需要对我负责?”司行霈反问她。

    顾轻舟道:“需要。”

    司行霈原本是要发火的,他也以为顾轻舟会说出话来气他,因为她总是这样的。

    结果,却听到她这样说了。

    司行霈的心中猛然一软,就顺势把顾轻舟扑倒在沙发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