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能者多劳
    第597章 能者多劳

    顾轻舟和霍钺闲谈之后,回到了新宅。

    她到家时,夜幕已降,晓风残月。晚秋的夜风,带着丝丝缕缕的寒意挥洒,不经意间袖底寒凉。

    顾轻舟刚换了家常衣裳坐下,电话就想起了。

    并非专线。

    顾轻舟接起,喂了声,结果居然是霍钺的声音。

    他们才见过面。

    霍钺在电话里道:“轻舟,消息查到了。”

    这么快?

    “.......电话里说,还是见面说?”霍钺道。

    这般谨慎,说明消息很重要。

    顾轻舟道:“见面说吧。霍爷,您去颜公馆吧,我给义父打个电话。”

    霍钺颔首。

    顾轻舟打电话给颜新侬。

    颜新侬道:“好,你们过来吧。”

    顾轻舟重新更衣。

    她到的时候,颜新侬的书房只有他们两口子,暂时还没有惊动颜洛水和谢舜民,毕竟洛水身怀六甲,这么跑来跑去着实辛苦。

    颜太太也在。

    “姆妈,您不去睡?”顾轻舟坐到了颜太太身边。

    颜太太叹了口气:“哪里睡得着?”

    三个人说些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约莫等了一个小时,霍钺的车子才到。

    副官将霍钺领进来。

    颜新侬站起身。

    彼此没什么客套,直接进入了主题,霍钺将wen件递给了颜新侬。

    颜新侬看完之后,眉头紧蹙。他顿了下,转而将wen件递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看完,微微摇头笑了笑:“原来是她!”

    颜太太就迫不及待要凑到顾轻舟旁边看。

    看完了之后,颜太太的情绪也不好。

    屋子里沉默了下来,没人接顾轻舟的话。

    颜新侬略微沉吟,对顾轻舟道:“此事,还是要支会督军一声。于情于理,请督军出个面.......”

    请督军出面,这是想和谈了。

    顾轻舟却摇摇头:“义父,不如您把此事交给我?”

    颜太太不同意:“这件事,不管谁去办,都要得罪人。我们不能把得罪人的事交给你,惹得司家对你不满。此事,还是你义父出面。”

    “我自有主张。”顾轻舟道,“我是司家的儿媳妇,义父是军政府的总参谋。若说得罪督军,还是我来得罪比较好。”

    她跟司督军是一家人。

    颜新侬却是司督军的下属。

    有些事,明明很简单,可掺杂了身份地位,甚至立场,就会变得复杂。

    顾轻舟太了解政治的诡谲,也懂得对手的狡诈。

    “轻舟说得对。”霍钺在旁边道,“总参谋是长辈,晚辈出了事,就让晚辈自己处理,最是妥当不过了。”

    颜新侬眼底,闪过几分迟疑。

    最终,他还是同意了顾轻舟的话,暂时装作不知道,任由顾轻舟闹腾。

    “轻舟,辛苦你了。”颜新侬道,“你要什么,只管开口,我们会尽力配合你。”

    “好。”顾轻舟笑了笑。

    霍钺办事利落,一下子就让顾轻舟和颜家知道了背后的主谋。

    这下子,顾轻舟安心多了。

    她跟义父义母说完,就从颜公馆离开了。

    霍钺知道她步行回去,特意道:“轻舟,我送送你。”

    顾轻舟道好。

    她身后的副官,远远跟着。

    他们说些闲话。

    霍钺跟顾轻舟,似乎从来不会冷场,不管顾轻舟说什么,霍钺都能接上。

    “.......你跟司慕,其实已经离婚了,对吗?”霍钺突然道。

    顾轻舟一惊。

    她怔愣看着霍钺:“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此刻。”霍钺笑道。

    顾轻舟回神。

    不知不觉,她被霍钺给诳了,霍钺套出了实情。

    顾轻舟轻轻叹了口气。

    霍钺解释道:“我其实有了五分猜测。你若是没跟司慕离婚,岂会跟司行霈如此要好?轻舟,你把自己当司家的人,是从心里把自己当司行霈的媳妇吧?”

    顾轻舟讶然。

    她是这样想的吗?

    当局者迷,她从未认真考虑过此事。经过霍钺一提,她略感恍然大悟。

    “霍爷,您眸光犀利,我们在您面前,都是做不了鬼。”顾轻舟笑道。

    霍钺就道:“你把我说得老气横秋!”

    顾轻舟哈哈笑起来。

    路的拐弯处,有个人安静站着。他身形颀长,站在路灯的暗处,几乎看不见踪迹。

    等顾轻舟和霍钺走近,他才往前几步。

    突然的出现,让顾轻舟和霍钺的脚步微停。

    仔细一看,才发现是谢舜民。

    “方才轻舟路过,我就看到了。”谢舜民解释,“这么晚去颜公馆,只怕是为了我的事吧?”

    “洛水睡了吗?”顾轻舟问。

    谢舜民摇摇头。

    颜洛水也想知道。

    顾轻舟就看了眼霍钺。

    霍钺沉吟。

    谢舜民道:“进来喝杯茶吧。霍爷,我这房子您还没来过吧?”

    霍钺笑了笑:“也好。”

    于是,他们又去了谢宅。

    顾轻舟把霍钺查到的实情,都告诉了颜洛水和谢舜民。

    此事,顾轻舟准备接过来。

    谢舜民道:“轻舟,不好如此劳烦你。”

    颜洛水则道:“还是交给轻舟,我们从旁辅助。轻舟行事稳、狠、准,她比咱们加起来都厉害。”

    顾轻舟失笑:“你还是夸我,还是捧杀我?”

    颜洛水自然是夸了。

    她真心实意相信顾轻舟。

    旁人插手,不仅不能帮到顾轻舟,还会打乱她的计划。

    既然如此,安心辅佐顾轻舟就是了。

    “如此这样,轻舟,我们就做甩手掌柜了。”谢舜民道,“只是过意不去。”

    “无妨的,没什么过意不去的。”顾轻舟笑道。

    在颜洛水这边坐了片刻,顾轻舟就跟霍钺分别,副官陪着她回去。

    顾轻舟回到了新宅,没有接到司行霈的电话。

    她想着,司行霈这些日子又忙碌了,故而自己上楼去洗澡睡觉了。

    翌日清晨,晨曦从窗帘里透进来时,顾轻舟就醒了。

    她起床更衣梳洗,然后叫了唐平过来。

    “这是十根小黄鱼,你去帮我办件事。”顾轻舟道。

    唐平恭敬应是。

    顾轻舟就低声,把自己要唐平做的事,吩咐了下去。

    唐平一一记牢:“少夫人放心,属下会办妥的。”

    “去吧。”顾轻舟道。

    唐平就出去了。

    顾轻舟没有出门,她安静做自己的事。

    颜洛水问她:“你开始准备了吗?”

    “在准备呢。”顾轻舟笑道。

    她愣是拖了十天,直到唐平给了她答复,说一切准备就绪,顾轻舟这才去见微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