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 我配得上你
    第590章 我配得上你

    “意味着,我配得上你。”顾轻舟道。

    司行霈微愣。

    他回神般,捧住了她的脸,用力亲吻着她的唇。

    他明白了顾轻舟的意思。

    顾轻舟和司行霈之间,消息密封着,外人看不出端倪,司芳菲却很准确的怀疑到了顾轻舟头上。

    她上次打那个电话,就说明了问题。

    司行霈爱慕的女人在岳城,而司芳菲怀疑顾轻舟,是因为司芳菲下意识觉得,只有顾轻舟能被司行霈看上。

    哪怕她不肯承认,她的第六感都告诉了她这一点。

    “轻舟,你和我一样,靠自己就能顶天立地。”司行霈很欣慰。

    顾轻舟不再是那个乡下出来的少女,她如今是岳城的第一夫人。

    司芳菲将她哥哥视为天人,却下意识觉得她哥哥可能会看上顾轻舟。

    这就从侧面认同了顾轻舟的地位。

    “高兴吗?”司行霈低喃。

    顾轻舟颔首,神色认真道:“我很高兴。我一直在你面前很自卑,我没有和你一样强硬的家世,没有和你一样出众的容貌。

    可现在,别人会觉得,你能看上我,我们站在一起时,旁人不会觉得我高攀了你。能和你比肩,是我此生最高的成就。”

    司行霈眼眶发热。

    这算是最动人的情话了。

    他再也想不到,有一天顾轻舟会说出这般动情的话来。

    “轻舟,你真的越来越乖了。”司行霈感叹,“是个好孩子!”

    顾轻舟失笑:“什么话啊!”

    她的心情,彻底好转了。

    她原想司芳菲的事,会让她痛苦很久,不成想司行霈釜底抽薪解决了。

    他自己想通了,这是最好的结果,比顾轻舟强迫他去处理更完善。

    至少司行霈不会再反复了。

    司芳菲五成的可能看到了顾轻舟,也有五成的可能没看到。

    她肯定不会告诉司督军的。

    “一旦说了,司行霈就会跟我求婚。”顾轻舟想,“事情闹开,只会让司行霈和我早日定下来,司芳菲绝不会这样便宜我的。”

    她猜得不错,司芳菲是不会说的。

    司芳菲从岳城离开时,浑身冰凉。

    正如顾轻舟猜测的那样,她的确带了望远镜。

    可惜太远了,望远镜的距离也有限,房间又拉了窗帘。

    司芳菲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那头长长的头发,影子上似批了件围巾在头上,必然是顾轻舟了。

    她就没见过其他女人有那么长而浓密的黑发。

    “果然!”司芳菲无力靠在椅背上。

    这个结果,她猜测的时候深感惊悚,如今更是感觉晴天霹雳。

    顾轻舟玷辱了司家,更玷辱了她两名兄长。

    司芳菲想起了董铭。

    董铭也死在顾轻舟的手里。

    司芳菲的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刺破了掌心,满手的湿濡。

    她遇到了劲敌。

    “不能告诉阿爸。”她想。

    司行霈是下定了决心要顾轻舟的,一旦败露,司行霈会维护她。

    到时候,大家都难堪。

    司芳菲有她自己的主意,她不能打草惊蛇。

    她甚至不能让大哥知道她去了。

    她相信,自己做得那么隐秘,大哥是不会知道的。

    “还没有到捅破窗户纸的时候。”司芳菲想。

    腿疼,心里疼,司芳菲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她用力抱紧了自己的胳膊,深深弯下了腰,把脸埋在双膝之间,才能抵御这些痛苦。

    一夜之间,她失去了全部。

    阿哥就是她的一切。是她的家人,是她的信仰和支柱。

    顾轻舟撬走了他。

    “她不想阿哥和我来往。”司芳菲想。想到这里,她的脸埋得更深,喉咙发出诡异的呜咽,不知是哭还是笑了。

    顾轻舟和司行霈说了很久的话。

    两个人依偎着。

    司行霈打算今晚就回平城。

    他捏顾轻舟的脸:“不许喝酒,知道了吗?再敢跟其他男人喝酒,别怪我不客气,你知道我的手段。”

    “什么手段?”她故意斜睨他。

    司行霈冷哼:“你算准了我拿你没办法?可跟你喝酒的人,我可就不会心慈手软了。”

    顾轻舟一怔。

    她眼底闪过几分戒备。

    这是知道怕了。

    司行霈很满意,轻拍她的头:“乖!”

    再过一个多月,教堂就要建好了,他就能跟顾轻舟结婚。

    司行霈想到这里,更加用力抱紧了她。

    这是他的女人,不会再飞了!

    “以后,我们有什么事,都直接说,可以吗?”司行霈也跟顾轻舟开诚布公,“轻舟,你不能让我猜。”

    “你不是猜得很准?”顾轻舟笑道。

    “万一哪一次没猜对,岂不是白叫你难过?”司行霈道。

    他只是舍不得她伤心而已。

    顾轻舟就把头贴在他的胸膛。

    依靠着他,顾轻舟倏然想起了什么,挣扎着坐起来。

    她眯起眼睛,略带惊悚看着司行霈:“你这次去南京,不是为了看芳菲,对吧?你做了什么?”

    司行霈无辜道:“我做了什么?”

    顾轻舟看着他。

    跟着顾轻舟去炸掉贺晨景庄园的是司行霈给的副官,这件事司行霈不可能不知道。

    司行霈可不会容忍任何人调戏顾轻舟。

    他没有安慰顾轻舟,说明他已经在处理这件事。

    一出事,司行霈就千里迢迢赶到了岳城;回来一看,贺晨景去了南京,司芳菲的电话立马打了过来。

    顾轻舟只顾生气,现在想想,司行霈走之前什么也不交代,就是利用顾轻舟的嫉妒,让她暂时没空去想其他。

    思想被嫉妒填满的女人,只剩下一根筋。

    这样,顾轻舟就没办法阻拦司行霈。

    司行霈很顺利去了南京。

    他是一箭双雕,既去看司芳菲,也去处理贺晨景。

    “你是不是杀死了贺晨景?”顾轻舟问。

    司行霈笑了笑。

    “是不是?”顾轻舟板起了脸孔。

    司行霈道:“是的。他敢有这样的色心,就该想想自己还有没有那么硬的命!”

    顾轻舟蹙眉。

    就知道会这样。

    自己只顾吃干醋,竟然把这件事给疏忽了。

    “若是能杀他,我早就动手了。”顾轻舟道,“阿爸要用贺明轩,我真不想再跟贺家结仇。

    我是看在贺明轩的面子上,想给贺家一个人情。政治就是妥协,有些时候要后退一步,你真是........你把我的计划都打乱了。”

    司行霈冷哼。

    他眼神微沉:“看着贺明轩的面子?我看你是对那个小白脸有好感了,不肯下手吧?”

    司行霈知道,女人对爱慕自己的男人,总是恨不起来。

    顾轻舟说得大义凛然,焉知不是这样想的?

    “司行霈,你个混账东西!”顾轻舟用力打了下他的胳膊,“你打乱了我的计划,还敢诬陷我?”

    “那你向我表个忠心,说你没有念着其他小白脸?”司行霈凑上来,搂住了她的腰。

    顾轻舟不理会。

    她有点忐忑。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顾轻舟也没办法了。

    贺晨景不死,看着顾轻舟毁了他那么重要的心血,他也许会反过来想杀顾轻舟的,到时候还是要跟贺明轩闹翻。

    早晚的事。

    想到这里,顾轻舟只剩下一声叹气。

    “他罪不至死。”顾轻舟道,“我们不能滥杀无辜。”

    “呵。”司行霈冷笑,“顾轻舟,你是不是要造反,居然帮其他男人说话?”

    字字句句维护贺晨景,让司行霈非常恼怒。

    顾轻舟讲道理是说不过司行霈的,动手也赢不了他。

    她没有再说什么。

    贺晨景的死,司行霈做得非常自然,他也知道不能给顾轻舟添麻烦。

    住在医院的贺晨景,“自己”爬上了顶楼。

    医院的大楼是新修的,足有六楼高。

    贺晨景自己从顶楼跳下来,了结了残生。

    当时,贺明轩正好赶到了医院。

    贺明轩只不过和医生说了几句话,问了问儿子的病情,还没来得及开导儿子,贺晨景就自己跳楼了。

    没有任何目击者看到凶手。

    整个过程,司行霈只是让“护士”给贺晨景打了一针让人思路混乱的药,然后“护士”在耳边告诉贺晨景,让他上顶楼去透透风。

    所以,贺晨景走的时候,还跟门口的佣人道:“我去顶楼透透风,不要跟着我。”

    佣人看得清楚,贺晨景是自己走的,也说了目的地。

    他的自杀,一切都那么合理。

    只是,佣人没看到的地方,贺晨景走到了三楼就走错了,是司行霈的人给他指正了方向。

    天亮时分,司督军就听到了贺明轩的电话。

    “自杀了?”司督军吃了一惊。

    贺明轩倒是觉得,儿子的心血毁于一旦,他情绪不稳定是真的。

    “老贺,你节哀。”司督军道。

    说罢,司督军就要亲自去看。

    司夫人正好刚起床,听到了这句话,有点吃惊。

    “贺四自杀了?”司夫人道,“怎么跟顾轻舟沾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司督军没答话。

    司夫人就知道,司督军很维护儿媳妇,心zhong一阵好气。

    正打算说点什么,司夫人突然想起了一桩事。

    她看了眼丈夫的脸色,觉得应该可以说,就组织了一下语言。

    她对司督军道:“总司令,有个蹊跷事,您发现没有?”

    “什么蹊跷事?”司督军正在扣军装的纽扣,漫不经心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