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我欣赏你
    第570章 我欣赏你

    司督军和司夫人的到来,让宴会更加热闹。

    贺明轩比司督军大十岁,可一个从政一个从军,体格上完全不同,竟像是相差了二十来岁的样子。

    司督军还是中年人的模样,身材挺拔,一身腱子肉,而贺明轩已露苍老佝偻。

    “.......岳城交给你,又有轻舟坐镇,我才放心。”司督军跟贺明轩碰杯。

    司督军此人,性格有些古板。他坚持“父不抱子”的古训,对儿子们始终不够亲热,也不会多夸他们,哪怕他们做得再好。

    越是寄予厚望的儿子,他越是苛刻。对待司行霈,司督军总是板起脸孔,对司慕反而有点和蔼。

    而他对女儿,就是毫无原则的溺爱了。

    顾轻舟的能耐,在司督军看来是惊才绝艳,别说他的女儿们,就是儿子们也比不上。

    司行霈肯定比顾轻舟厉害的,只是司督军总记得他残暴狠辣,反而疏忽了他的足智多谋。

    顾轻舟呢,既聪明又温柔,没有司行霈那等残忍,因此,司行霈对顾轻舟格外的欣赏,隐约是要把她推上去做岳城的一把手。

    司夫人委婉说,顾轻舟到底是女子,不适合这样张扬,司督军反驳了她。

    从这点看,司督军又有点民主平等的思想,不已性别来束缚一个人的才华。

    “下官绝不辜负督军。”贺明轩笑道,“少夫人的才智,下官也十分敬佩。”

    司夫人脸色微落。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宴席宾主尽欢。

    午宴之后,贺家专门安排了客房,给宾客们休息,也请了名角唱堂会。

    不仅如此,贺家的后花园也开了,众人可以游园赏景。

    司夫人在贺家少奶奶们的簇拥之下,去了前头看戏。

    司督军则有点喝多了,去客房休息。

    客房的外头,还有个小小会客室,司督军坐在那里喝茶,顺便醒醒酒,贺明轩陪同。

    司督军也叫上了司芳菲和顾轻舟。

    “......二小姐在三军司令部做事?”贺明轩也和司芳菲寒暄。

    司芳菲笑道:“做些微不足道的杂事。”

    “三军司令部,怎么会有微不足道的事?二小姐太自谦了。”贺明轩道,又对司督军道,“督军这是要培养穆桂英啊?”

    司督军哈哈大笑。

    可能是酒气上头了,司督军难得拿出了真诚,对贺明轩道:“老哥哥,这世道,江山分崩离析,总要有一场大战,才能统一和平。

    真乱起来,甭管男女,该你顶起家业的时候,你就得撑起来!这也就是我不拘束孩子的缘故。”

    司督军想得很长远。

    司夫人的话,他很明白,他的思想也很古老,他知道世俗不容许女人太过于抛头露面。

    可他总在想,万一起了战火,他们父子全部上了战场,后方怎么办?

    后方,是他们的补给,这跟前线一样重要。

    若是后方无人,他们前面拼命,后面失火,岂不是白费了心机?

    故而,他愿意培养顾轻舟。

    顾轻舟能发挥她的优点,能统治整个岳城,司督军巴不得,这样他的儿子们就能用在开疆拓土上。

    男人征战,女人守家,这样的分工才能实现司家的抱负。

    而司夫人却不明白。

    “.......我这女儿、媳妇,都是巾帼英雄。”司督军得意洋洋。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进来。

    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看上去很冷峻。

    他面无表情,对贺明轩道:“阿爸,这是邬家送过来的礼单,刚到.......”

    贺明轩接过来,不着急看,而是对年轻人道:“阿景啊,督军还在这里呢。”

    这个年轻人叫贺晨景,是贺家的四少爷,目前正在帮贺家搭理家族生意,非常的精明能干。

    最重要的是,他未婚。

    所以,他过来送礼单,出现得恰到好处。

    “督军。”贺四少给司督军见礼。

    司督军瞧着这孩子,一表人才,举止大方有礼,气度从容,很是不同凡响。

    贺晨景容貌英俊,单眼皮让他看上去更有魅力,眼睛里有神采。

    司督军略微颔首:“坐啊,你是行几?”

    “回督军,我行四。”贺晨景态度恭敬,可依旧是面无表情,冷峻又持重。

    司督军在心中赞,此子不错。

    “阿景也是从伦敦留学回来的,跟二小姐好像还是校友。”贺明轩笑道。

    司芳菲闻言,笑着问:“是么?”

    贺晨景就问她是哪个学校的。

    司芳菲落落大方,和贺四少对了信息,肯定了他们的确是校友,而且贺四少是司芳菲的同门师兄。

    “这就是缘分了。”贺市长道。

    司督军的表情很平淡,并不接茬。

    顾轻舟看在眼里,只怕司督军是想起了董铭吧?

    当初,董铭跟司芳菲也是同校,最后董铭落得个那样的下场.......

    “.......阿爸,您可要歇一会儿?”顾轻舟及时出声。

    司督军道:“歇会吧。”

    众人就退了出去。

    走到门口,管事来找贺明轩,贺明轩就跟贺四少道:“你送二小姐和少夫人去前头听戏。”

    贺四少道是。

    贺明轩就从后头绕过去了。

    路上,只剩下顾轻舟和司芳菲,以及贺四少。

    顾轻舟有意避开,就道:“我方才好像把披肩拉在阿爸那里了,我去找找看。”

    此事,阿爸虽然不热衷,却也不反对;而贺市长全家,应该是很想撮合此事,顾轻舟跟着他们俩,就是太碍眼了。

    她并没有真的去找什么披肩,只不过往回走了几步,就绕道走另一条岔路,往前头而去。

    刚绕了几步,顾轻舟就发现路不对劲了。

    她想要折回来时,又发现走错了路。

    自己陷在一处竹林深处,好像走来走去的,都是一样的路。

    她蹙眉。

    “这是怎么回事?”顾轻舟自忖,“难不成遇到了奇门阵法?”

    古代战争中,奇门阵法不可缺少,如今却不多见了。

    贺公馆跟顾轻舟的院子差不多大,她不至于迷路这么久。

    她对奇门阵法不熟悉,此刻心中涌起了惧意。

    她找准了一条路,打算沿途做记号,刚想在竹子上划一个痕迹,就听到了背后有人道:“请不要毁坏竹子。”

    顾轻舟转头,看到贺晨景。

    贺四少仍是那套青灰色的西装,鬓角整齐,五官很是英俊,特别是那双单眼皮的眼睛,有种说不出的冰冷,又添了魅力。

    顾轻舟悻悻收回了手。

    “四少,你们家这园子,蹊跷很深啊。”顾轻舟略有所指。

    贺晨景眉目冷峻:“入口的地方写了外客禁入,此处危险,少夫人没看到?”

    顾轻舟摇摇头。

    她这个人,一点好奇心也没。

    假如她看到了什么标志,她肯定会退出去的,不会非要一探究竟。

    司芳菲在场,让顾轻舟的思路没那么稳。

    她犯了个错误。

    “抱歉。”顾轻舟态度诚恳,“无意冒犯。”

    “你倒是能知错就改。”贺四少道,声音里的温度提了几分。

    顾轻舟看了眼他。

    贺四少亦看着她。

    他眼底似乎有什么情绪涌动,又快速敛去,一切归于冷漠。

    “可以带我出去吗?”顾轻舟问。

    她以为会得到肯定的答案。

    不成想,贺四少却道:“不可以。”

    他冷漠的眼睛里,闪过几分情愫。似戏谑,也是认真。

    顾轻舟脸色一落:“这话何意?”

    “司少夫人,人都说你赛诸葛,赛华佗,不管是智慧还是医术,都远超过世人。我想,小小的奇门术,只怕难不倒你吧?”贺四少道。

    他说到这几个字的时候,眼中的情绪更浓。

    浓得很明显。

    顾轻舟的心却猛然发凉。

    “.......不想送我出去?”顾轻舟冷漠问道。

    贺四少不言语。

    “我在这里耽误久了,你父亲不会打断你的腿?”顾轻舟继续道,神态更加冷傲,似有雷霆之怒。

    贺四少却不为所动。

    他看着顾轻舟,表情依旧是那么冷然,态度却格外认真。

    良久之后,他说:“你比照片上漂亮多了。”

    顾轻舟的瞳仁收紧。

    这话,是带着调戏的,男人说出这句话,多少是暗含深意。

    贺晨景一本正经的模样,他难道是要作死吗?

    顾轻舟的眼神更冷了。

    “.......女人家能有这般谋略,你很了不起。”贺晨景道,“我,很欣赏你。”

    顾轻舟微微眯起眼睛。

    “多谢了。”她道,“那么,可以领路了吗?”

    “你也许应该展现一下你的智慧,对得起我对你的欣赏。”贺晨景道,“走出这里,应该不难。你如果用心的话,会发现其中的奥秘。”

    顾轻舟冷笑了下。

    像他展示自己的智慧?

    贺家这孩子,真正好笑至极,他以为自己是谁?

    “你的欣赏,对我来说不值半文钱。”顾轻舟的话,宛如刀子锋利,“贺四,你最好认清楚现实.......”

    贺晨景表情不变。

    他看着顾轻舟时,眼底倏然涌动了狂热,那狂热在他冷峻面容映衬之下,格外的阴森可怕。

    “我很欣赏你,你是难得一见有脑子的女人。”贺晨景道,“同时我也希望,你能欣赏我。”

    说罢,他转过身,“跟我来。”

    顾轻舟却迟疑了下。

    欣赏他?

    顾轻舟不知西方的教育如何说婚姻的,他明知顾轻舟和司慕还有婚姻。

    毕竟,顾轻舟离婚的事,此前还是秘密,没什么人知道,包括贺晨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