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女人的嫉妒
    第563章 女人的嫉妒

    司芳菲的心情起伏很大。

    司督军的电话尚未挂断,司芳菲轻手轻脚进了书房,端了一杯司督军最爱的雨前龙井。

    司督军是在听颜新侬汇报军务。

    两个人是几十年的老友,提到了顾轻舟,颜新侬非常骄傲,就多说了几句。

    司督军更骄傲,这儿媳妇是他自己选的,话题就更多了。

    “我第一次见到轻舟,那时候她跳舞,满场惊艳,当时我就想:这个女孩子不简单,将来定能兴旺我司家门庭。”司督军对颜新侬道,“我看人很准,第一眼的感觉更准。”

    颜新侬笑了笑:“你这是马后炮。”

    司督军哈哈笑。

    总之是很得意的。

    把岳城交给了顾轻舟,几乎没什么烦心事。

    不管遇到了多大的风雨,顾轻舟轻描淡写帮司督军处理完毕了。

    顾轻舟真的很得军心。

    从前司行霈在军中威望高,有七成的人信服他,却也有三成的人看不惯他;而顾轻舟,可能是性别不同的缘故,没有引起任何的抵触,她得到了十成的信任。

    这对一个上位者来说,是非常难得的。

    只有下属崇拜你、敬重你、信任你,你才能驭下游刃有余。

    聊了快一个钟头,司芳菲进来,司督军这边也聊得差不多,挂了电话。

    “阿爸,跟总参谋聊天吗?”司芳菲问。

    司督军颔首:“是啊。”说罢,他端起茶啜了一口,茗香四溢入喉。说了半天的话,他的确口干了,这茶来得及时。

    他拿起文件,只当司芳菲是像往常那样端茶,也没招呼她。

    却见司芳菲站在他面前,好似有话要说。

    司督军起身,笑着指了指沙发:“看你这脸色,肯定是有事。有事坐下说。”

    司芳菲这才微笑起来。

    坐到了司督军身边的沙发上,司芳菲组织了下语言,将心中的涩意敛去,尽量语调平和。

    “.......方才去看姆妈,我不小心说了二嫂在岳城的名望,不知姆妈生气了没有。”司芳菲低声。

    她很会说话。

    她先把责任拉到自己身上,而不是去说司夫人发怒。

    司督军笑道:“不会的。”

    话虽如此,司夫人肯定不高兴,这是毋庸置疑的。

    司夫人最不喜欢被人比下去。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顾轻舟的能耐,是普通人比不了的,司夫人也比不了,她不服输可不行。

    “姆妈脸色不太好。”司芳菲叹了口气,一副做错事的表情,“阿爸,我觉得姆妈会不高兴的........”

    司督军看了眼司芳菲。

    芳菲觉得.......

    难道芳菲觉得,顾轻舟的名声超过了司夫人,不是应得的吗?

    司督军想到这里,就觉得有必要把顾轻舟的所作所为,告诉女儿。

    他还指望明年派司芳菲去辅佐顾轻舟呢。

    司芳菲向来最懂事,大概只有她能跟顾轻舟和睦相处。

    司琼枝不行,她跟顾轻舟交恶很久了。

    “你姆妈不会生气的。”司督军端起茶,轻轻撩拨着浮叶,“轻舟的名声再大,那都是她应得的。她是我司家的儿媳妇,这样有本事,你姆妈会骄傲的。”

    这就是说,司督军需要她们为顾轻舟感到骄傲。

    谁不满顾轻舟,都要自己憋住。

    司芳菲的心,再次收紧。

    阿爸真的给顾轻舟太高的评价了!

    咬了咬唇,司芳菲想起司督军说二哥有了顾轻舟,就跟大哥旗鼓相当,隐约是把顾轻舟放到了司行霈相等的地位,司芳菲后面的话,就不得不说了。

    她可以容忍顾轻舟盖过她、盖过司夫人,却无法容忍她和司行霈相比较。

    她大哥,任何女人都没资格和他并肩。

    大概只有她和他一样的血脉,才有一样的智慧和才能吧?

    除了自己,任何人都不配和司行霈相提。

    司芳菲轻轻咬了下唇:“阿爸,有件事.......”

    就在这时,司夫人来了。

    司夫人明明是让司芳菲来说的,后来想了想,她必须亲自出面。

    她不能任由顾轻舟踩着她!

    一个儿媳妇,这样敢为自己造势,她眼中根本没有婆婆,没有尊卑。

    “总司令,岳城的报纸,成天写了些什么东西,您看看!”司夫人将报纸,放到了司督军面前。

    她指了说顾轻舟是“岳城之母”的头条给司督军看。

    这暗示,实在太明显了。

    司芳菲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她的计划被打断,只得悻悻将话题收住。

    “.......总司令,她敢自称是岳城之母,她要翻天啊!”司夫人端庄优雅,哪怕是生气时,说话也慢条斯理。

    司督军的脸,却沉了下去。

    “这不是她的自称,是百姓对她的爱戴。”司督军态度冷峻。

    他就把顾轻舟缉拿魏林的事,再次说了一遍。

    “......若不是她,岳城即将大崩败,我们连家园都保不住。她给了岳城百姓第二次生命,拯救了他们的家园,他们敬她为母,这是她的能耐。你们谁有这样的本事,就做一件这样的大事给我看看!

    否则,就应该高兴!高兴我们司家出了这样的风云人物,高兴慕儿有这样的贤内助!”司督军一字字一句句,如刀般锋利,既像是说给司夫人听,也像是说给司芳菲听。

    司夫人彻底傻眼。

    司芳菲亦然。

    她们还没说什么,司督军就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他甚至察觉到了司芳菲要说顾轻舟的坏话,直接堵死了司芳菲的话头。

    司芳菲的背后,冷汗沁了出来。

    “原来,阿爸真的很看重顾轻舟,甚至超过了我!”司芳菲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一直都是督军最疼爱的女儿。

    在西方的语言中,儿媳妇就是法律上的女儿,故而也是女儿。

    突然间,司督军最疼爱的女儿,从司芳菲变成了顾轻舟........

    司芳菲的眼波流转,眼芒盈盈欲碎。

    顾轻舟和司慕离婚的事,今天不能说,时机太不恰当了。

    她说了,就可能给阿爸留下“落井下石”的印象,对她太不利了。

    司芳菲出了书房,却含混不清走了很多的路。

    她把园子逛了一遍,才回到了自己的寝卧。

    她打了个电话给司行霈。

    副官接了电话:“二小姐,师座正在忙。”

    “我阿哥在忙什么?”司芳菲问。

    副官言简意赅:“军务。”

    司芳菲道:“就不能接个电话吗?”

    副官为难道:“二小姐,属下不敢打扰师座.......”

    这时候,司芳菲听到了一声“轻舟”,她愣了愣。

    那是司行霈的声音。

    她再仔细听,似乎听到了司行霈的笑声,然而副官利落挂了电话:“二小姐再见。”

    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司芳菲拿着话筒,半晌没有动。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她会出现这种奇怪的幻觉?

    为什么她在打给她哥哥的电话里,听到了她哥哥叫轻舟?

    “我怎么了?”她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我是不是疯了?”

    她此刻,很想立马去平城看司行霈。

    司芳菲想着,突然脑海中有个想法:“假如我阿哥正在跟顾轻舟打电话,那么我现在打到岳城,应该是占线,亦或者她不能接听吧?”

    鬼使神差的,司芳菲给岳城的顾轻舟打了个电话。

    而司芳菲并没有误会,司行霈正在旁边用专线,打电话给顾轻舟。

    司芳菲打给司行霈的时候,副官给司行霈递了眼色,司行霈看也没看,一直和顾轻舟说话。

    顾轻舟这次功不可没,就连司行霈这边的亲信,也纷纷跟他说:“顾小姐真是厉害!”

    能不厉害吗,也不看看是谁的女人!

    司行霈对顾轻舟道:“轻舟,机会是非常难得的,时机往往只有一次。这次你抓住了,而且你成名了,真了不起。”

    顾轻舟反应比较平淡。

    上次司行霈任由那两个细作自杀,顾轻舟心中再添一槛。

    司芳菲的槛还没跨过去,又添故意欺瞒她这一槛,顾轻舟都快要被自己逼疯了。

    她面对司行霈的电话时,有点笑不出来。

    她准备说点什么,旁边的另一台电话响起了。

    顾轻舟放下司行霈的话筒,去接了。

    “喂,哪位?”她问。

    电话那头却传来司芳菲含笑的声音:“二嫂,听说你这次立了大功,恭喜你。”

    她非常开心。

    她哥哥不是在跟顾轻舟通电话。

    “谢谢。”顾轻舟的心,却似浸在冰水里。

    “二嫂,改日到南京来玩啊。”司芳菲又道。

    顾轻舟沉吟,问:“芳菲,都这么晚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的。”司芳菲笑道,“就是我才听闻这个好消息,没打扰你休息吧?”

    “我的确是要去睡了。”顾轻舟道。

    她态度的冷淡,司芳菲也听出来了,只当是她乏了,就挂了电话。虽然理解顾轻舟的疲倦,司芳菲受到了冷遇,到底不开心。

    顾轻舟也不开心。

    再次接起司行霈电话时,顾轻舟更加没力气说什么。

    “芳菲打的?”司行霈问。

    顾轻舟嗯了声。

    “她蛮懂事的。”司行霈笑道,“我家芳菲总是会体贴别人。”

    顾轻舟道:“我要睡了,晚安。”

    态度更冷漠了。

    司行霈忙道:“我有个消息,你一定有兴趣。”

    然而,顾轻舟没有,她什么兴趣也没了。

    她现在不想说话。

    她挂了电话。

    准备起身上楼,电话重新响了。顾轻舟接起来,司行霈的声音传过来:“轻舟,这个消息跟你有关,也跟岳城有关,你真不想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