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9章亲吻表诚心
    司行霈是个敏锐的人。

    他猜测的思路没有错:假如顾轻舟和司慕还是朋友的话,他们也许会合伙演戏,司慕给顾轻舟传递情报。

    可司慕的的确确打了顾轻舟一枪。

    顾轻舟不会伤害自己去布局,她没那么大的狠心。

    “不用你管!”顾轻舟抢过了电报,放在自己身上。

    她和司慕有秘密协议的方式,这个方式仅仅是让顾轻舟知道司慕的平安,她也没打任何主意。

    若司行霈知道顾轻舟费尽心思,知道了她要确保司慕在日本没事,是否又要再发脾气?

    “轻舟,你越来越不乖了。”司行霈斜睨着她,“别怪我没提醒你,司慕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和他合谋,别把自己填进去。”

    失败了,顾轻舟要受到司慕的牵连,司行霈会心疼。

    “不与你相关。”顾轻舟依旧道。

    司行霈今天还要在岳城住一晚,主要是为了陪顾轻舟。

    他已经订好了邮轮,打算跟顾轻舟出海,明天凌晨的时候再回来。

    这样,既可以玩,又不耽误司行霈的正事。

    “我要先回趟新宅,安排下木兰和暮山。”顾轻舟道,“还有其他事.......”

    其他事?

    偷偷给司慕回电报吧?

    司行霈冷哼了声,倒也没真的阻拦她。既然她有自己的事要做,司行霈愿意她善始善终。

    “早点过来。”司行霈道。

    顾轻舟颔首。

    她回到了新宅,喂了木兰和暮山,果然叫人去给司慕发电报,确定自己收到了电报,让司慕放心。

    就在顾轻舟准备去找司行霈的时候,电话响了。

    她拿起来接听。

    “少夫人.......”又是这个声音,“能否约您见面?”

    这个声音,已经是第五次打电话给顾轻舟了。

    每次,声音都不是那么清晰,呲呲啦啦的很难听清楚年纪。

    后来,顾轻舟跟颜洛水等人说过此事,说声音不清晰,一向爱吃喝玩乐的颜一源突然问:怎么个呲呲啦啦的,像留声机的唱片那样吗?

    顾轻舟愣住。

    现在,她明白了,电话那头根本不是打电话的人再说,而是他在放视线录好的声音。

    这般不肯暴露身份,若不是熟人,就是身份很敏感。

    “可以啊,什么地方?”顾轻舟语气轻柔。

    “谢少夫人赏脸,悦大菜社如何?”对方问。

    “好。你知道悦大菜社的第七号雅间吗,我觉得不错。”顾轻舟抢先道。

    对方很慷慨:“可以,就七号雅间。少夫人,您可有方便的时间?”

    “晚上七点半。”顾轻舟道。

    对方道好。

    只不过,顾轻舟每次说完话,对方都要停顿很久,才会继续接话。

    他可能是不停的换唱片。

    当然,更有可能是有帮手的。

    地点是对方定的,时间和包厢是顾轻舟定的,看上去还算公平。

    挂了电话之后,顾轻舟先给司行霈打了个电话。

    “.......我一直没有冒头,不接这种搞鬼的招数。”顾轻舟道,“不过,你现在在城里,我多个帮手,倒也可以会会他。”

    司行霈在,她很有安全感。

    “离七点半还早呢,大半天的时间,别浪费了,快过来。”司行霈在电话那头笑。

    她需要他,这叫司行霈心中格外的踏实和满足。

    “嗯。”

    她到了司行霈的别馆时,刚刚十一点半。

    司行霈道:“我给你做顿饭,别再瘦了。”

    顾轻舟的心,猛然一缩。

    她突然有点害怕。

    她暂时不想吃他做的鲜虾馄饨。她知道自己再吃干醋,她也知道不应该,可她暂时的确还没有把心情收拾好。

    她也知道,司行霈对司芳菲很好,并不能否定他对她的爱情,甚至没有任何一点矛盾。

    是她可怕的占有欲再作祟。

    “中午吃馄饨啊?”顾轻舟故意问。

    司行霈捏了捏她的脸:“大中午的,吃什么馄饨?馄饨都是早餐或者宵夜。我今晚给你煮。”

    “不用了,太麻烦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也觉得。

    所以,他中午炒了三个菜一个汤。

    一道红烧肉,浓油赤酱,地道的岳城名菜。

    司行霈收拾好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先夹了一筷子肉给顾轻舟。

    “好好吃饭。”司行霈道。

    顾轻舟嗯了声。

    这顿饭还是很好吃。

    司行霈其实给很多人做过饭,顾轻舟前些日子钻牛角尖,如今是想通了很多。司行霈对顾轻舟是独一无二的,这是谁也取代不了,不是一顿饭就可以衡量。

    她心中安定。

    “这是你喜欢吃的干煸豆角。”司行霈又给顾轻舟夹菜,“尝尝味道。”

    顾轻舟觉得很好吃。

    她很利落吃了一碗饭。

    司行霈则喝了两盏酒。

    “你每次和我吃饭都喝酒,平时也是这样吗?”顾轻舟问他。

    司行霈笑道:“平时哪有空喝酒啊?军务那么繁忙,需得保持头脑时刻清醒。只有来看你,才会放松些。”

    顾轻舟就想伸手,摸一下他的鬓角。

    他真的很疲倦。

    事情来了,说半夜起就得半夜起,说连续几天不能睡就得撑着。

    他明明可以做个无所事事的衙内啊,他父亲又不是养不起他,他继母应该更高兴看到他没出息。

    他却这样好胜。

    他要自己打出一片天下来。

    顾轻舟吃完了,放下筷子对司行霈道:“多谢你煮的菜,很好吃。”

    司行霈道:“过来,吻我一下,就当你是真心道谢。”

    顾轻舟蹙眉。

    这个人啊,真是得寸进尺。

    “虚伪了吧?”司行霈笑道,“就知道你虚伪!”

    顾轻舟站起身。

    她走到了他椅子旁边,想要轻吻下他的额头。

    司行霈却猛然抬头。

    他的唇凑了上来。

    吃到了她的唇,司行霈的心情极好,似小孩子偷到了糖。

    “好了,算是真有诚意。”司行霈得意笑道。

    顾轻舟咬了下唇,心想:“真是个得寸进尺的人啊。”

    就在这个时候,司行霈的副官进来了。

    副官先给顾轻舟敬礼,才走到了司行霈身边:“师座,人抓到了。”

    司行霈微笑:“很好,抓到后院去。”

    然后,他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诧异:“你抓到了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