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司行霈的疯狂
    第547章 司行霈的疯狂

    梅家老太爷的病愈之后,他亲自领着梅清,上门给顾轻舟道谢。

    “.......您连上古的毒虫都能治,可以称为天下第一的神医了。”梅老太爷道。

    顾轻舟笑,也把实话告诉了他。

    他的病已经好了,如今说出来,他就没了抵触。

    听罢,梅老太爷有点吃惊,却也不是特别的惊讶。

    他笑道:“到了吃药的后期,我自己也琢磨了很久,似乎不是虫病。”

    “您老睿智,生病的时候钻了牛角尖,后来稍微好转,自然就能想通。”顾轻舟笑道。

    梅老太爷感叹:“少夫人,您医术好。医者,不仅医病,也医心,您当之无愧的第一神医!”

    顾轻舟明知他是恭维,还是心中发暖。

    她想到了自己的师父。

    她师父自称慕宗河,却不是慕宗河。他一生好医术,却名不见经传,算得上不得志吧?

    如今,他的徒弟被人恭维成第一神医。假如是真的,师父应该会很高兴吧?

    顾轻舟收敛心绪,才没有失控。

    这天下午,她去祭拜了师父。

    “.......虽然是一点小事,我真的很高兴。”顾轻舟给师父敬酒,“您如果还在,听到别人这样夸我,会不会也高兴?”

    说着,她眼眶微红。

    师父的音容笑貌,一点点在她的眼前回放。

    不知何时变了天。

    等雨落下来时,顾轻舟才惊醒。

    雨滴很大,劈头盖脸的,往顾轻舟身上浇。

    她疾步要走。

    有人撑伞,朝她走过来。

    隔着雨幕,她看清楚了来人的身姿:挺拔、矫健。

    她微愣间,伞就落在她的头顶,遮住了漫天泼洒的大雨。

    伞下光线微淡,顾轻舟看到了司行霈的脸。下颌曲线更加坚毅,薄唇微抿,英俊得邪魅。

    他的眼睛深邃,那眼波中倒映着顾轻舟。

    司行霈伸手,为她擦拭脸上的水:“又傻了,发呆就是好几个钟头。”

    凑近她耳边,暧昧道:“我不来看你,是不是想我想得精神恍惚?”

    他已经一个月没见顾轻舟了。

    上次顾轻舟发火,非要他告诉她师父的死因,从那之后,他们闹翻了。

    顾轻舟不接他的电话。

    副官每天禀告她的行踪,她似乎过得还不错。

    张辛眉在岳城住了四天之后,张太太急匆匆把孩子接走了。

    听说张辛眉走的时候,顾轻舟悄悄抹眼泪,很舍不得。

    随后的几天,她每天都去药铺。

    她邀请了不少的中医名家,打算开个重要的药会,时间定在金秋十月。

    而她对司行霈,始终冷漠。

    司行霈那边,平城的辖区广大两个省,其中最靠近湖北的地方,出现一次很恶劣的抢掠。

    那次抢掠,一百多名无辜百姓丧生,司行霈雷霆盛怒,连着不眠不休去剿匪。

    这次的土匪藏得更深,司行霈哪怕有山林作战的经验,却是花费了十来天,才把土匪给挖出来。

    挖出来之后,司行霈发现,事情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其中还牵扯了其他势力的挑拨。

    盛怒之下的司行霈,去了趟湖北武汉。在他威胁“不道歉补偿就用飞机炸了你们的军火库”之后,武汉军政府给予了丰厚的赔偿。

    这件事落幕,一个月也就过去了。

    他也整整半个月没顾上给顾轻舟打电话。

    是不是恼怒了?

    司行霈觉得,丈夫应该事业和家庭兼顾,否则像司督军那样,也不能算合格的丈夫。

    用忙来疏忽妻子,都是借口。

    “......轻舟,我补偿你好不好?”他声音更低,几乎和连绵的雨幕一样轻微,“我给你摸。”

    顾轻舟扬起脸,才能和他平视。她纤柔的下巴抬起,道:“这是墓地,大庭广众之下.......”

    她想让他别靠得这样近。

    她也不需要他来接,副官已经撑伞过来了。

    不成想,她话音未落,司行霈已经低了头,吻上了她的唇。

    他很用力,似乎把这一整个月的思念,都灌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则是又惊又怒,雨幕虽然遮蔽了视线,可到底是在墓地。既容易被人发现,又不尊重仙去的人。

    她下意识挣扎,推他、踩他的脚,忍无可忍时咬他的唇。

    司行霈却笑了。

    顾轻舟松开了口。

    司行霈的下唇,有很清晰的牙印,差点就要出血了。

    他把她搂在怀里,低声道:“别着急啊轻舟,想吃了我,我给你吃就是了。你知道我很乐意的.......”

    顾轻舟又踩了他的脚。

    这个无耻的无赖!

    他佯装很吃痛,而顾轻舟白了脸。

    司行霈拥抱着,把顾轻舟弄到了汽车上。

    顾轻舟神色不善。

    准确的说,她是气歪了脸,沉默不看司行霈。

    司行霈哪里肯饶过她?

    他早已将她压住。

    “想我没有?”司行霈问。

    顾轻舟想起他和司芳菲的亲密,这会儿气已经只剩下一两成了,虽然当时都气病了,后来想想,司行霈虽然混账无原则,却不会跟自己妹妹有什么首尾。

    “......没有。”顾轻舟转过脸去。

    司行霈就吻她。

    他的胳膊有力,将她按压住,顾轻舟推搡他。

    倏然,她推的时候,感觉他身不由己的一声闷哼。

    这闷哼,他很快敛去,顾轻舟还是察觉到了异样。

    他左侧腰下,好像不太对劲。

    顾轻舟伸手去摸,司行霈急忙捉住了她的手。

    顾轻舟的猜测,全部被证实了。

    “受伤了?”她问。

    司行霈吻她,想把她的话全部堵住,顾轻舟则没动。

    唇齿缠绵,顾轻舟态度和软了很多。

    副官开车,司行霈也不敢太得寸进尺,亲吻之后,就抱着她。

    “.......怎么受的伤?”顾轻舟并不放心,追问道。

    司行霈不想提。

    “一点小事。”他道。

    “我看看。”顾轻舟又道。

    司行霈就笑了,压低了声音问:“真要看啊?这可是在汽车上。”

    顾轻舟看了眼前面开车的副官,神色微微尴尬,收回了手。

    到了别馆之后,司行霈把她抱上楼,她则直接去解他的衣扣。

    “别心急啊小东西!”司行霈调侃她。

    顾轻舟白了他一眼。

    司行霈心中,有了丝丝的暖流沁入:顾轻舟终于恢复了她的脾气。上次那么阴阳怪气的她,已经过去了。

    司行霈很欣慰。

    “.......我给你看。”司行霈的声音更低了,直接先将她按到在床上,然后开始宽她的衣。

    顾轻舟气急,挣扎着爬起来:“混账,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司行霈就是要磨着她,低声问:“想不想我?”

    他又道,“我空下来的这两天,想你想得发疯一样!”

    顾轻舟低垂了羽睫,不想听他这些话,却伸手却解他的纽扣。

    司行霈再次按住了她的手。

    “轻舟,别害怕。”司行霈道,“你别怕,我给你看。”

    顾轻舟点点头。

    司行霈这才脱了上衣。他深色肌肤纹理分明,肌肉虬结,上面既有刀伤也有枪伤,顾轻舟看过无数次,如今却又有一处新伤。

    伤口看上去不深,却像是炸开了花,四周的肌肤都被破坏,伤口往里凹,像少了点什么,十分狰狞。

    “.......剿匪的时候,那个土匪用钩子。他号称山寨第一高手,钩子一下子勾住了我的腰。我自己用力,把这块肉揪下来给他。真没用,他竟然吐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的唇色微变。

    一时间,她手脚冰凉了起来。

    司行霈是个极其残忍的人,不仅是对他的敌人,甚至包括对他自己。

    “你疯了。”顾轻舟的声音,一下子就哑了。

    自己把肉扯下来.......

    她不能想有多疼!

    司行霈,你为什么不能像个正常人那样?

    顾轻舟不敢碰那伤疤,她光看到了,都隐约作痛。

    想起自己枪伤就有心里创伤,真是太矫情了。

    和司行霈受过的伤相比,那枪伤根本不算什么。

    “别心疼,已经好了。”司行霈轻轻搂住了她,他肌肤的温热落在她身上,透过她单薄的旗袍,传到她的身上,“我以前就告诉过你,我的伤口总是比别愈合得要快,还记得吗?”

    顾轻舟点点头。

    她阖上了双眸,不想让司行霈看到她眼中的泪。

    司行霈就吻了下她的眼睛:“轻舟,这样你就投降了?你这般心软,偏偏又碰到我这样心狠的,你一辈子也逃不开的!”

    这是实情。

    他有这样的自信。

    司行霈打算,就用这辈子和她纠缠,不信拴不住她。

    “.......我为什么要逃?”顾轻舟良久之后才睁开了眼眸,“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