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想做你的秘书
    司行霈的霸占欲太强,故而很爱吃醋。

    不管是什么醋,例行要吃的,别说陌生男孩子,就是顾轻舟的兄长,司行霈都要恼怒。

    而顾轻舟,这次是算准了整他的。

    “她是想逼迫我说出她师父的事。”司行霈想,“这次,她不达目的不罢休。”

    思及此,司行霈深深叹气,只感觉这小妮子太难对付了。

    难道真要把实情告诉她?

    司行霈不是不想说,而是还有个人,司行霈一直没解决掉。

    他不放心。

    “轻舟,你这样固执!”司行霈想起她,恨不能将她搓揉一番。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起。

    他下意识接了,问:“谁?”

    他希望是顾轻舟。

    结果,电话里沉默了下,传来芳菲的声音:“阿哥,你在等谁的电话啊?”

    司行霈大失所望。

    “一个探子的电话。”司行霈随口道。

    司芳菲问:“可打扰你?”

    “不。”司行霈道,“可有事么?”

    司芳菲略微沉默,才道:“阿哥,我想去你身边,给你做秘书。”

    不等司行霈拒绝,司芳菲继续道:“你现在一个人管理平城军政府,你身边的文件那么多,总需要一个文员的。

    况且,经济方面,你也需要一个可靠的人,帮你管理着。我在国外学得就是这个,而且在阿爸身边做了三四个月,差不多都学会了。”

    司行霈等她说完,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他把原因告诉她:“芳菲,阿哥希望你有自己的事业和生活,平城将来不会属于你,你操持了起来,只是替别人做嫁衣,我怕你将来舍不得,我们兄妹生怨怼。”

    为什么不能属于我?

    司芳菲的这句话,在舌尖打转,最终咽了下去。

    她没有说。

    而司行霈,等着顾轻舟的电话,听了司芳菲这个不靠谱的主意,他实在没耐心,也没兴趣:“芳菲,你早点睡。”

    一旦陷入爱河,人大概是一根筋了。

    司行霈和顾轻舟感情稳定的时候,可以分心做其他事,可他此刻一颗心都在顾轻舟身上,哪有闲心去考虑芳菲的前途?

    不是他没责任心,而是芳菲是他妹妹,他父亲最疼爱的女儿,父亲会替芳菲安排好一切,无需司行霈插手。

    “阿哥!”

    司行霈听到了她的声音,还是挂断了电话。

    他心中只想听顾轻舟的声音。

    人就是这样。

    当一个人特别渴的时候,眼巴巴等着有人送水。结果,人来了,却是送了一把鲜花,他大概是失望透顶,甚至对这鲜花没有半分欣赏,甚至生出恨意。

    他急需水。

    此刻,顾轻舟就是司行霈的水。

    他等着解渴,芳菲的电话,只是让司行霈心烦气躁。

    重新拨了电话,经过一次次的转,终于接通了。

    “喂。”顾轻舟的声音,轻柔婉转,在电话里格外好听。

    司行霈似久旱逢甘霖,喜极:“轻舟.......”

    “我最近比较忙,你也忙,别打电话了。”顾轻舟道。

    说罢,她将电话挂了。

    司行霈握住话筒,沉默良久。

    他的心,也慢慢蜷缩了起来。

    这个小东西,她到底怎么了?

    “轻舟,你又想出什么主意对付我?”司行霈沉吟,“是不是我这次不说实话,就打发不了你?”

    顾轻舟挂了司行霈的电话,心情并未不好,反而是松了口气的感觉。

    她很讨厌自己故作无所谓的样子。

    张辛眉在旁边打量她。

    顾轻舟揉了揉他的头:“你明天可要跟我去梅家?”

    张辛眉很傲娇,一扬脸道:“你求爷啊。”

    顾轻舟的笑深达眼底:“求爷了。”

    “爷从来不拂了女人的面子,你既然低声下气求了,爷自然要赏你一个薄面。”张辛眉一板一眼道。

    顾轻舟听着他的话,总感觉像念戏文的,不免笑得前仰后合。

    司行霈那边,被挂了电话之后,心情郁结,等着探子发电报告诉他,顾轻舟是不是也心情低落。

    结果,探子告诉他:顾小姐正在客厅,和张家少爷说笑,笑得很开怀。

    司行霈攥紧了电报。

    “看来,小兔崽子也要防。”他的掌心,捏出了一大片的白,电报的纸,啪的一声被捏破了。

    ——*——*——

    梅清请到了顾轻舟,兴匆匆回到了梅公馆。

    梅家是做生意的,在整个岳城既不是权贵,也不算名流,顶多是殷实富足门庭了。

    值得夸耀的是,梅家人丁兴旺。

    他们住在这条街上,大半条街都是梅家的族人。

    梅清的祖父娶了四房姨太太,一共生了九个儿子,梅清的父亲就是姨太太所出,故而一直不受器重。

    “我来看祖父的。”梅清往祖父那边去。

    结果,佣人拦住了他:“你谁啊?”

    梅清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年大伯开始苛刻他们,连书也不给他妹妹念了。

    “我是七房的梅清,麻烦您去说一声,我要见祖父。”梅清陪着笑脸,给佣人悄悄塞了个纸团。

    那是一把钱。

    可能是这点钱起了作用,佣人从凶神恶煞,变成了不咸不淡:“等着吧,大家都想见老太爷,他还病着呢,哪有空见你们?”

    梅清道是。

    他是半下午回来了,等着见祖父,这么一等就等到了掌灯时间,饭也没吃。

    他想:“从前还好,上次还轻易见到了祖父,现在没人把我放在眼里了。”

    终于,有好几位堂兄弟来探视祖父,梅清就跟着一块儿进去了。

    祖父精神矍铄健朗。

    就是儿孙太多了,他看着有点烦,甚至分不清他们到底谁是谁。

    “祖父,您这几天感觉好点了吗?我认识了一位牧师,他说他会点心理治疗。”

    “阿爸,听说有一味偏方,可以治好虫病。”

    “阿爸这病,得请巫医。早些年,那个巫医你们还记得吗?”

    众人七嘴八舌时,梅清也上前,低声道:“祖父,我为您请了军政府的少夫人顾氏。她一听说您这病,很有兴趣,同意来给您问诊。”

    屋子里猛然一静。

    梅清说什么?

    司少夫人?

    军政府的那位名医,司家的少夫人,要来梅家给老爷子看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