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顾轻舟的独特
    顾轻舟一个人在墓地坐了很久。

    “洛水和五哥的感情也很好。”顾轻舟想。

    她常在颜家,颜洛水和颜一源也有很亲昵的时候。

    当然,他们俩绝大多数都是彼此嫌弃。

    而她和顾绍,也很要好。

    事实是一回事,能否接受是另一回事。

    就像顾轻舟和顾绍交情好,司行霈还不是见一次阻止一次?

    独坐良久,顾轻舟站起身,给师父和乳娘磕头上香。

    就在她磕头的时候,旁边有个男孩子,领着妹妹,也在给亲人上坟。

    “阿哥,给。”小姑娘约莫七八岁,把手里的香和纸钱递给了男孩子。

    她声音脆脆的,轻柔悦耳。

    顾轻舟莫名其妙的,没有动。

    她坐在旁边,看着这对兄妹。

    男孩子约莫十四五岁,穿着一件长衫,衣裳虽然是绸缎的,却看得出有了点年月,袖口处有点磨损了。

    而少女穿着乳白色的洋装和裤袜,脚上是一双鹿皮小靴,十分的摩登漂亮。

    他们俩的容貌,有七八分的相似,一看就是一母同胞。

    “阿爸,姆妈,我和桥桥看你们来了。我会照顾好桥桥的,你们放心。”男孩子摆上了祭品,点燃了香烛,开始磕头。

    他口中念念有词。

    顾轻舟不免诧异,往这边看了眼。

    墓是合葬,一对年轻夫妻的照片贴在上面。

    “原来无父无母.......”顾轻舟心中叹气。

    “阿爸,姆妈,我会照顾阿哥的,你们放心。”女孩子也给父母磕头。

    兄妹俩恭恭敬敬祭拜着父母。

    顾轻舟站在旁边,望着两个相互依靠的孩子,突然想起了司行霈和司芳菲。

    他们曾经也这么大。

    “阿哥,那位姐姐一直看着我们。”小姑娘低声凑近她兄长。

    男孩子轻轻摸了摸她的头,看了眼顾轻舟。

    他略微含笑点头,举止从容有度,看上去有种超脱年纪的成熟。

    “太太,您认识我们?”男孩子礼貌问。

    顾轻舟收回了视线,摇摇头:“不。”

    男孩子哦了声。

    顾轻舟站起身,回到了新宅。

    张太太和张辛眉还没走。

    顾轻舟打电话去了饭店。

    “轻舟,我把辛眉放到你那边,我要去见一位朋友,出去几天。”张太太道。

    顾轻舟诧异:“那位朋友,不是在岳城?”

    张太太笑了笑:“不在。”

    顾轻舟道:“好,你把辛眉送过来吧。”

    她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张太太昨天急匆匆到了岳城,电话也不打一个,原来是有其他事。

    “去见谁啊?”顾轻舟暗中揣测。

    张太太不说,顾轻舟亦不好问。

    她接过了张辛眉。

    有张辛眉在,顾轻舟不至于一个人孤单,她此刻很需要有人陪伴她。

    正好颜洛水打电话给她,让她去颜公馆凑一桌打麻将。

    顾轻舟问张辛眉:“你会不会打麻将啊?”

    “爷什么都会。”张辛眉一扬脸,用鼻孔呼气。

    去了之后,发现只有颜洛水和霍拢静、颜太太,其他人都出去了,包括五哥。

    “昨日你二叔的寿宴,你忙累了吧?”颜太太看顾轻舟脸色不佳,“你看上去不太舒服的样子。”

    顾轻舟笑道:“没事,就是昨天回来之后,有点发烧........”

    众人吃惊看着她。

    颜太太急忙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已经退烧了。”

    顾轻舟道:“昨晚就退烧了。”

    见众人一脸担心,顾轻舟道,“打牌吧!”

    牌桌支起,张辛眉和顾轻舟坐了一席。

    她也介绍了这孩子,顺便把他的一些忌讳告诉了众人。

    张辛眉抢了顾轻舟的牌,他很熟练摆了起来。

    顾轻舟就在旁边问颜洛水:“你有大哥和二哥,他们都很疼你吗?”

    颜洛水笑道:“当然疼了。”

    颜太太和霍拢静也觉得顾轻舟这话问得蹊跷,却没有表露出来,继续摸牌。

    “那他们结婚了,你可伤心?”顾轻舟又问。

    颜洛水瞄了她一眼:“你哥哥要结婚了?”

    顾轻舟不答。

    颜洛水笑道:“怎么会伤心呢?他要成家立业了,这是大喜事啊,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顾轻舟沉吟。

    张辛眉出了一张三条。

    顾轻舟的思绪,还是没办法集中在牌桌上。

    霍拢静插嘴道:“我知道我阿哥有了喜欢的人,我有点忐忑,怕将来家里没我的地位。不过,他喜欢的人,我也会去喜欢她的。”

    顾轻舟就想起,颜一源不管买什么好玩的,遇到什么好吃的,给霍拢静送一份,也会给颜洛水和顾轻舟送一份。

    颜洛水就罢了,顾轻舟可只是义妹。

    “.......阿静,你会生气吗?”顾轻舟问霍拢静。

    霍拢静认真道:“我是先认识你们的啊。我很喜欢你们,所以一源对你们很好,我不介意。”

    颜洛水则道:“我跟大姑子不算特别熟。舜民的姐姐让他从岳城寄一套钻石头面去,说她要参加宴会,我还没买呢,当时我不太高兴。”

    顾轻舟听了她们的分析,只觉感情是很复杂的东西。

    她从颜洛水和霍拢静的只言片语里也听出来,她们绝不会像顾轻舟那样,气到那般程度。

    谢舜民跟他姐姐关系非常好,而颜一源鲜少单独送霍拢静什么,每样都要顾及到颜洛水和顾轻舟。

    而她们,并不是那么在意。

    “独独我很小气吗?”顾轻舟内心更加郁结。

    她实在太矫情了吧?

    “况且,我还没有正式跟司行霈,就这样吃醋,算什么呢?那是他妹妹啊。”顾轻舟告诉自己。

    饶是千般安慰,顾轻舟的心,还是很刺痛。

    “我一无所有,所以也要求司行霈一无所有?我真是个自私的人,况且都没处理好自己的婚姻状况。”顾轻舟又想。

    她想着,觉得自己不占理。

    越是不占理,越是觉得难受。好些痛苦的醋意,因为没有道理,更加浓了。

    她沉默。

    “自摸!”那边,张辛眉很快就胡了。

    颜太太等人都吃惊:“这么快?”

    纷纷过来看张辛眉的牌。

    气氛活络了起来。

    副官走进来,低声道:“少夫人.......”

    顾轻舟就站起身,跟着副官到屋檐下说话。

    “少夫人,师座请您到大门口,否则他就要进来了。”副官道。

    顾轻舟颔首:“我这就来。”

    她步履缓慢,一路上都在咀嚼颜洛水和霍拢静的话,总感觉自己现在的生活,是很极端的。

    故而,她的感情也极端。

    她吃司行霈和司芳菲的醋,不知所谓。

    然而,人若是能掌控自己的感情,就不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顾轻舟顺从自己的心意。

    吃醋就吃醋吧,极端就极端吧,不讲道理也就懒得去讲,反正她现在只剩下自己了。

    她走了过来。

    司行霈坐在汽车里。

    车厢里幽淡,他的面容笼罩其中。

    拍了拍身边副驾驶座的位置,他道:“上车。”

    顾轻舟未动。

    她微微弯腰,看着车厢里,问:“是不是要走了?”

    “嗯。”

    “那再见,你回头再打电话给我。”顾轻舟道,“我就不送你了,送来送去也就是这样了。”

    司行霈的心,遽然收紧。

    这小妮子,又起异心!

    “进来!”司行霈的声音更低了,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层云,阴沉叫人透不过来气。

    顾轻舟却没动。

    她转身往回走。

    没走几步,身子就腾空了,司行霈重重将她扔回了汽车里。

    她还没有坐稳,司行霈就上了驾驶座,车子急速开了出去。

    顾轻舟爬起来,整了整衣襟坐好。

    “顾轻舟,你在生我的气?”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道:“我不是天天都在气你吗?”

    司行霈薄唇微抿。

    前天在军政府,他那么胡闹,她都没生气。

    司行霈明明有种抱得美人归的成功,怎么一夜之间,全被推翻了?

    他真气恼。

    怎么勾了这丫头三年了,还是没把她勾上来!

    他不气她反复。

    不管她怎么生变,她都是司行霈的,司行霈有自信能拿下她。

    只是,他想知道她生气的原因。

    他会离开半个月左右,若是她生闷气把自己气坏了,司行霈会舍不得。

    他可以承受所有的磨难,却不忍心看着他的轻舟受苦。

    “轻舟,到底是谁说了什么?”司行霈蹙眉,“还是我做错了什么?”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

    通过颜洛水和霍拢静的话,通过她自己的分析,顾轻舟心知一切都是她的霸占欲和孤单再作祟。

    司行霈做错了什么?

    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那是他的亲情,和他的爱情完全不冲突。

    顾轻舟若要用这个比较,就像司行霈非要拿自己和她的师父和乳娘比较一样,注定会弄得满身狼藉。

    司行霈这么做了,顾轻舟吃了很多苦,所以她不想这么做,让他也吃那么多苦。

    若是爱他,就应该让他过得轻松些;若是不爱他,也没必要给他的生活添堵。

    “我只是看到你们一家人,就想起了自己。顾公馆是我毁了的,我的师父和乳娘是你毁了的,我形单影只。看到你们全家团聚,我很难过。”顾轻舟低声。

    司行霈猛然一踩油门。

    他直接去了跑马场。

    到了跑马场,他把顾轻舟抱了下来。

    “轻舟,我们去平城结婚!”司行霈道。说罢,将她抱上了飞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