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又一个傻白甜
    顾轻舟把蝶飞绑上了汽车。

    她告诉蝶飞:“车子往前开五十米。我叫人数十下,你不开车的话,我就开枪了。”

    往前开五十米,就会压死魏清寒;停止不前超过一定时间,顾轻舟的人就会开枪,打爆这辆车,蝶飞就会被炸得血肉横飞。

    她死,亦或者魏清寒死,顾轻舟要她做个选择。

    “少夫人,这是你的汽车。”蝶飞哭道,“用它压死了寒少爷,魏家饶不了您的。”

    她在哭泣中,努力挤出几分理性来。

    她希望顾轻舟可以考虑大局。

    “无妨,这车上全是炸药,我正好要送给魏市长瞧瞧,他儿子到底做了什么好事!”顾轻舟轻描淡写。

    留下这辆汽车,顾轻舟还留下了证据。

    蝶飞的眼泪流得更甚,几乎模糊了她的视线。

    顾轻舟没有开玩笑,她是真的。

    “炸药没有名字。”蝶飞哭道。

    “可魏少爷买炸药的来源,我已经查到了啊。”顾轻舟道,“到时候,我自然有人证物证。”

    蝶飞就绝望了。

    顾轻舟早已把所有的后路都算计到了。

    蝶飞现在后悔。

    她不该在一开始的时候帮魏清寒,出谋划策买通舞厅的人,制造混乱让魏清寒带走顾轻舟。

    魏清寒的主意虽然恶毒,一旦顾轻舟中招,的确是此生尽毁。

    那时候的魏清寒和蝶飞,也是想让顾轻舟死得惨烈的。

    如今说顾轻舟恶毒,好像太过头了——毕竟和他们做的相比,顾轻舟还给了蝶飞选择的机会啊。

    蝶飞更明白,在魏清寒被抓之后,假如自己真心实意投靠顾轻舟,亦或者想救顾轻舟一命,说出汽车上藏了炸药的话,顾轻舟也许不会给出她这样的难题。

    现在,在顾轻舟心中,蝶飞和制定计划的魏清寒同罪。

    在魏清寒失败之后,是蝶飞坚持贯彻,想要把顾轻舟置于死地。

    “我不行, 我做不到!”蝶飞大哭起来,“少夫人,您饶了我吧!”

    顾轻舟则站得很远。

    她身边的副官,全部用一种很厚的钢板,挡在胸前。

    顾轻舟和诸位副官,都躲在钢板后面。

    蝶飞见状,就知道这汽车是一定会炸的。她稍微抬眸,看到不远处的屋顶上,有几管枪口对准了自己这车。

    蝶飞眼泪簌簌,她死死咬住了唇。

    “开始数数吧。”顾轻舟对副官道。

    副官就高声:“十”

    “九”

    “八”

    一声声,洪亮,尾音却拖得老长,几乎要在蝶飞的耳边炸开。

    蝶飞倏然冷静下来。

    她知道,一旦她撞死了魏清寒,魏市长是不会饶过她的,她会死,她和魏清寒都活不下去;而她不撞魏清寒,她现在就得死,至少魏清寒没事。

    在这种情况下,她觉得自己应该选择后者——逃离,然后被炸死。

    可是她做的,居然是踩动了油门,用力朝魏清寒冲了过去。

    她不能退,哪怕是死,她也要争取半分活命的机会。

    “寒少爷,您做了鬼就把怨气发泄在少夫人身上吧,我是被逼的!”蝶飞心中道,眼泪早已模糊了视线。

    她的车子,猛然冲了过去。

    “不要,蝶飞!”魏清寒在副官们数数的时候,已经清醒了过来,他的四肢全部打了麻药,瘫软无力,想要爬起来,却无法动弹。

    他眼睁睁看着蝶飞开车了。

    “不,我不能就这样死了。”魏清寒的脑子,无比的恐惧和清晰。

    这种痛苦,让他睁大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脚步声。

    有人从街尾急匆匆跑过来。

    “快停车,停车!”那人声音极其尖锐,带着惊恐大呼,“二嫂,快叫人停车啊!”

    蝶飞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将车子停稳了。

    她死死用力踩住了刹车。

    轮胎在地上打滑,落下鲜明的痕迹。

    “二嫂!”司宇冲了过来,跪倒在顾轻舟面前,“二嫂,你饶了阿寒吧,他还不懂事!”

    顾轻舟安静看了眼司宇。

    在幽黯的灯火下,顾轻舟的眼睛格外分明,黑黢黢的似鬼魅,带着吞噬魂魄的光芒。

    司宇重新低下头,不敢再抬起,只是不停给顾轻舟磕头:“二嫂!”

    顾轻舟这才开口:“不懂事?他跟我一样大吧?”

    顿了下,顾轻舟又道,“你为了一个外人,冲我下跪?”

    司宇的后背冒出来冷汗,道:“二嫂,他好歹算杀人未遂,不应该丧命啊!”

    “你是说,非得我死了,我才能杀了他?”顾轻舟问。

    司宇觉得,应该是这个道理吧?

    魏清寒谋害顾轻舟,并没有成功,他哪怕有罪,也不至死啊!

    “二嫂,不管是法律还是人情,都是这个道理啊!”司宇急道,“你这样草菅人命,岂不是害得大伯和二哥也背负骂名?”

    顾轻舟的眸光微沉。

    司宇就莫名害怕她。

    可他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顾轻舟杀了魏清寒,更加用力求她:“二嫂,你就饶了他这次吧,他知道错了。”

    “他不会知道的。”顾轻舟道,“我饶了他这次,只会遭到他和魏家更疯狂的报复!”

    “不会的,不会的!”司宇依旧苦求,不肯起身,“二嫂!”

    顾轻舟见失了先机,也就不再说什么。

    “你带他走吧。”顾轻舟道。

    同时,顾轻舟看了眼司宇,“三弟,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

    司宇道是。

    就这样,司宇把全身瘫软的魏清寒背了回去。

    而蝶飞和汽车,顾轻舟就扣了下来。

    她往回走。

    街尾处,顾轻舟看到了颜一源、颜洛水和谢舜民。

    顾轻舟的眸光轻柔,问:“谁带司宇过来的?”

    颜洛水愣是低了头。

    谢舜民沉默。

    颜一源嗫嚅道:“轻舟,是我带司宇过来的。”

    “你也觉得我行事狠辣?”顾轻舟问。

    颜一源立马摇头:“不、不是的。”

    可他眼睛里的意思,分明就是。

    顾轻舟想起,曾经司督军他们提到司行霈,都说他手段恶毒,失了宽容之心。

    现在的顾轻舟,和他如出一辙。

    “我没有很恶毒,只是想一次性解决。”顾轻舟跟颜一源解释,“我曾经给过别人很多次机会,可结果是他们一次次更猛烈的反扑。纵虎归山,终成大祸。”

    “我”颜一源羞愧难当。

    顾轻舟却笑了笑:“好了,正如司宇所言,我也没吃什么亏,还抓到了魏家的把柄,就这样算了吧。”

    说罢,她转身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顾轻舟一直在揉按眉心,她的情绪前所未有的糟糕。

    副官早已把一切,人证物证,都准备妥当,会送往警备厅。

    顾轻舟回到了新宅,洗澡的时候,一个人在浴室里呆了很久,肌肤都泡得有些起皱。

    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

    她洗好澡,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她接了电话。

    司行霈问她:“今晚过得很惊险?”

    哪怕他知道,她能处理得很漂亮,他仍是心惊胆战,怕她一个不小心,就要受罪遭殃。

    “惊险谈不上,情绪很复杂。”顾轻舟低声。

    司行霈问她怎么了。

    顾轻舟沉默。

    她把电话夹在肩头,听着话筒,手却在擦湿漉漉的头发。

    “告诉我,轻舟。”司行霈追问。

    顾轻舟这才慢腾腾道:“我的朋友们都觉得我行事刻薄。”

    当时,颜洛水和谢舜民在场,还有霍拢静。

    他们若是真的赞同顾轻舟让魏清寒和蝶飞自相残杀,司宇就不会出现。

    可见,顾轻舟的所作所为,在他们看来也太过于苛刻。

    可成王败寇,假如顾轻舟是失败者,魏清寒是不会手软半分的,到时候她的朋友们,真的能拯救她吗?

    “轻舟。”司行霈的声音,倏然就柔软了。

    顾轻舟嗯了声。

    “我爱你。”司行霈道,“和我相比,你所做的都是很自然而正常的。要相信自己。”

    顾轻舟笑了笑:“隔靴挠痒!”

    “我的话虽然是隔靴挠痒,可我说我爱你,不够震撼心灵吗?”司行霈反问。

    顾轻舟道:“你都说了八百回,我耳朵听得都要出茧了,哪里还能震撼心灵?”

    说罢,他们俩都微愣。

    司行霈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多,他自己都能数的清次数,而顾轻舟却仿佛听得了他说无数次,是因为她知道他做的每件事,都包含了他的爱意。

    记忆一层层的堆砌,让顾轻舟误以为,他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我要睡了,晚安。”顾轻舟低声。

    司行霈道:“我过几天抽空回去看你。”

    顾轻舟说:“不用了,你忙你的吧,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说罢,她挂了电话。

    上床睡觉之前,顾轻舟还是把思路理清楚一遍。

    自己和魏家,好像没什么缘分。

    当初治好了魏市长的小病,如今他大概不会放在心上了。

    “魏市长是不是也觉得,是我害死了魏清嘉?”顾轻舟想,“魏家是否已经将我视为仇敌了?”

    魏清嘉的死,是她自己咎由自取,以及司夫人的报复,顾轻舟完全不沾边,可魏家绝不会这么想的。

    “没想到,藏在暗处的敌人这么多。”顾轻舟又感叹。

    司慕一走了之,顾轻舟却在为这桩协议的婚姻善后。

    她沉沉睡去,暂时把一切放在一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