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私会
    顾轻舟上了二楼的雅间。

    雅间的席位,正对着一楼的戏台,视线最好。

    桌上有几碟子凉菜,一坛最上等的陈年花雕。

    花雕酒最好的口感,是隔水添入姜片加热,能泛出馥郁幽香,整个屋子都是甘醇的酒香。

    司行霈背对着门而坐,目光看着一层薄纱之外的戏台。薄纱挡住了外头的视线,却不影响雅间的人观看戏台上的水袖佳人。

    听到脚步声,司行霈回眸,看到了顾轻舟:“进来啊。”

    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他好像是约会顾轻舟的男人,久等自己的心上人赴约。那么自然的招呼着,请她坐下。

    顾轻舟走进来,坐到了旁边的次座上。

    司行霈随手,给她斟了一杯花雕。清亮微黄的酒液,在白玉盏中荡起潋滟的涟漪,似一块琥珀。

    顾轻舟没有喝,她酒力不佳。

    “有意思吗?”顾轻舟问司行霈,“让别人担心,你这么悠闲就是想把我骗过来,是否太无良心?”

    司行霈笑,侧眸斜睨她。

    “良心是什么?”司行霈问。

    顾轻舟噎住。

    认识司行霈这么多年,他何曾有过良心这种东西?

    司行霈的世界里,只有掠夺和进攻。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他可以不择手段,真正的乱世枭雄。

    他唯一善待过的人,是她顾轻舟而已。当然,假如他没有杀了她的师父和乳娘的话.......

    顾轻舟想着这些,又觉得如今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心情一时间灰败。

    “轻舟,你想要我的良心,我可以掏给你。”司行霈笑,几乎要凑到顾轻舟身边,“我的任何东西,都可以给你!”

    顾轻舟眉宇凌厉:“我不要,全是黑的脏的!阿骏呢,他在哪里?”

    “急什么?”司行霈道,“好好吃顿饭,听场戏,喝坛酒,阿骏自然就回家了。”

    对方是搞情报的,消息灵通,手段不错,司行霈并没有掉以轻心。

    他看似吊儿郎当坐在这里喝酒吃饭,实则早已安排妥当。

    司行霈虚虚实实的,才能击中对方的要害。

    昨晚去牢中提出李胜,是司行霈为了更重要的事,同时麻痹对方,以为他真的上当。

    等对方中计,司行霈就直击要害,来找阿骏了。

    宝怡饭店是个妙地方。整个饭店的二楼做成雅间,三楼空出来不住人,四楼才是客房。

    这样的话,房钱比五国饭店还要贵一倍。

    只是,四楼远离了一楼戏台的喧嚣,倒也不吵闹。有点声音,若不是太挑剔的客人,都不会介意,毕竟早上九点才开锣,十一点就歇了,下午三点开锣,唱到晚上八点。

    整个唱戏的时间段,都避开了休息的时候,当然哪怕楼下戏台开场,也吵不到四楼睡觉。

    “这地方多好,有戏班,有饭堂,有客房。”司行霈笑道,“随便藏个人,还不是跟玩闹一样?”

    顾轻舟沉吟。

    “的确是藏人的好地方。”顾轻舟道,“有人来搜查的时候,把人涂上油墨,往戏子里一推,也许就糊弄过去了。”

    “那是糊弄一般人,轻舟这里就过不去。”司行霈笑道。

    他说罢,打了个响指。

    副官进来。

    “叫小伙计过来,点菜吧。”司行霈道。

    桌上还没有吃的,他在等顾轻舟。

    机会难得,上次请顾轻舟和司慕吃饭,出现了刺客,司行霈遗憾至今。他每次看到顾轻舟坐在他身边乖乖吃饭,他的心情就会很好,有种难得的安静。

    副官道是。

    很快,小伙计就到了门口,并没有进入雅间,而是把菜单交给了副官。

    副官拿给司行霈。

    司行霈伸过头来,问顾轻舟:“吃什么?”

    顾轻舟想要往旁边挪。

    司行霈就揽住了她的脖子:“躲什么?躲得了吗?”

    顾轻舟气急。

    司行霈叹气:“轻舟,我就是想你了。”

    顾轻舟的心,就倏然被什么填满。简单的话,听起来像是油嘴滑舌的调侃,可顾轻舟知道它的分量。

    它不管是从司行霈的口中说出,还是落入顾轻舟的耳朵里,都是千斤重。

    顾轻舟很想跟从前一样,扑过来抱住他,汲取他身上的温暖。

    曾几何时,他翻墙跳入她的房间,得意洋洋看着她:“轻舟,我回来了。”

    每每想起,心就拧成一团。

    往事像一张很宽大的网,先罩住她,再慢慢收紧,把她打捞上岸,挣脱不了。

    顾轻舟把心沉了又沉,才能稳住情绪,声音有点暗:“想吃红烧圈子和鲈鱼。”

    “真乖。”司行霈这才满意,自己又哗啦啦点了一大堆菜。

    半个小时后,副官帮着上菜,很快就堆满了桌子。

    司行霈夹菜给她:“尝尝清蒸鲈鱼。”

    顾轻舟低头,吃司行霈拣给她的那块鱼肉,长长的青丝低垂,差点掉到碗里,她用手撩到耳后。

    司行霈就看到她冰雪般洁白的皓腕微抬,衬托着青丝,越发觉得青丝有淡淡清辉,落在耳后,露出小巧的耳。

    他起身,坐到了她身边。

    顾轻舟没有动。

    司行霈俯身,吻了下她的耳垂。

    “真想今天就带你走。”司行霈将头搁在她的肩膀上,沉沉叹气,双手环住了她的腰,“轻舟.......”

    “别这样!”顾轻舟推他。

    司行霈笑:“为什么不能这样?我未婚,你未嫁!”

    那离婚书是伪造的。

    而且,顾轻舟已经找到了最重要的破绽。

    岳城的法律没有承认,顾轻舟就不承认。

    她站起身。

    司行霈叹气,只得坐回了自己位置上。

    “你好好吃饭,我不捣乱。”他无奈道。

    顾轻舟这才坐下。

    司行霈看着她吃鱼,仍觉得她像是他的猫,矜贵,骄傲,有脾气!

    他爱这样的她。

    情绪是很奇怪的东西,一点点的酝酿,一点点发酵。顾轻舟吃鱼的时候,情绪就不对劲了。

    她快要哭出来。

    她停下筷子,猛然灌了一大口酒。

    微暖微辣的酒入喉,似把一切都咽了下去。

    “......快去救阿骏吧。”顾轻舟道。

    司行霈却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耳边有戏台依依呀呀的软语,她落在他温暖结实的怀抱,浮浮沉沉的心,好似找到了依靠的港湾。

    顾轻舟不记得司行霈拥抱了她多久。

    他抱着她,再也舍不得松开。

    直到门口传来副官的声音。

    “.......师座,找到阿骏少爷了。”副官道。

    司行霈已经不再是小小的团长了,他手下的兵力,顶得上一个军政府。

    可他为了一方百姓的安危,不愿意大兴干戈。他委曲求全跟他父亲和谈,任小小少将,部下接受岳城军政府的编织。

    听到副官叫他“师座”,而不是“督军”,顾轻舟就能想到他的理想与抱负,想到他对天下的大爱。

    “好!”司行霈道,“把他送过来。”

    副官道是。

    很快,副官就把一个满脸墨彩的少年郎,推到了雅间里。

    司骏浑身无力,双目努力睁开才能看清楚模糊的人影,好像是他的大哥和二嫂。

    他被人灌了药,中间经历了颠簸,后来就不知发生了何时。

    “盈盈呢?”他这样想,陷入昏迷。

    顾轻舟上前,摸了摸司骏的脉,又查看了舌苔,才转动自己红宝石戒指的戒面,取出银针。

    她扬起脸对司行霈道:“是**汤。”

    几针下去,司骏慢腾腾有了意识。

    他想要开口,舌尖却千斤重,怎么也动不了,半晌才涩涩道:“二.......嫂.......”

    “是我,阿骏。”顾轻舟握住他的手,“我在这里。”

    司骏还想说什么,重新陷入昏迷。

    等司骏再次醒过来,入目的是自家雪白的天花顶。

    他猛然坐起。

    他先看到了祖母。

    莫名其妙的,司骏很心虚。

    祖母身后,则是站了一大圈的人,包括他的父母兄弟姊妹,还有大伯家的兄长和嫂子。

    顾轻舟立在人群的后面。

    “.......跟祖母和二叔说说,为什么要留书私奔?”司行霈坐在老太太身边,仪态威严,把二老爷的气势全压下去。

    司骏和家里其他孩子一样,最怕大伯和大哥。

    大哥比大伯更可怕。

    司行霈开口,司骏哪里还敢玩花哨,当即一五一十告诉了众人。

    “我是学二胡的时候认识盈盈的。”司骏道。

    盈盈,就是王卿的化名。

    “.......她对我很好,然后.......然后我只是喝了点酒.......她说她怀孕了........我害怕,怕阿爸打我,怕祖母和姆妈骂她.......”

    司骏断断续续的,把头埋得更低了。

    众人却听得明白,一下子全部愕然。

    所有人都震惊,包括顾轻舟。

    他们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档子事。

    “好了,你们先出去吧!”老太太觉得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详情,后面的问题要单独问了。

    顾轻舟跟着众人,出了屋子。

    司慕眼睛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没言语,静静站着。

    司行霈则没有出来。

    众人站在屋檐下,都默不作声,想听听里面的动静,然后就听到了司行霈的厉喝:“蠢货!”

    大家的心,莫名其妙提了起来。

    “被人算计了,你还维护她?”司行霈骂道,“再敢乱跑,老子打断你的腿!”

    二叔和二婶也在屋子里,却愣是不敢吭声。

    司慕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摇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