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崇尚暴力的司行霈
    第485章 崇尚暴力的司行霈

    司行霈一直在计算着时间。

    他在等待。

    等顾轻舟完全属于他。

    说不着急是假的。

    从前等她长大,现在等她和司慕理清楚这段协议的假婚姻,司行霈一直看着鲜嫩无比的人儿在眼前晃,却无法下口,着急焦虑是有的。

    只是想到还有一个半月的期限,他心情就好转。

    他最近是掰着手指算日子的,比谁都清楚!

    车子到军政府监牢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顾轻舟下车,看了眼巍峨高耸的院墙,心中莫名发紧。

    “又来这里了。”她想。

    第一次是司行霈带着她过来的。

    那次,他叫人活剥了一个人给她看,从此给顾轻舟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再次站在这门口,顾轻舟耳边还能清晰听到那人惨烈的叫声。

    她打了个寒战。

    “别怕。”司行霈下车,站在顾轻舟身后,“这里已经没那么暴力了。”

    只有司行霈清楚顾轻舟。她现在脚步发僵,说明她心里的惊涛骇浪。

    往事那一幕,顾轻舟肯定记得。

    司行霈后悔的事不多,带她来看那么残酷的刑罚,是他最后悔的事情之一。

    人都没有天眼,不可能想到以后的事?

    那时候的司行霈,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前途,更没想过和某个女人相爱。

    他也不知道,那时候乖巧稚嫩的女孩子,会成为他心尖上的宝贝。

    若是知道........

    那时候为什么带她来看?大概是她偷了自己枪的顽皮,让他想要捉弄她吧?

    “没什么可怕的,走吧!”司慕回身,握住了顾轻舟的手,带着顾轻舟往里走。

    司慕印象中的顾轻舟,永远都是镇定从容、胆量非凡的,他都没想到顾轻舟会惧怕小小监牢,心中诧异。

    他甚至听不懂顾轻舟和司行霈之间的话,好似他们有什么秘密瞒住了他。

    肯定有。

    他们在一起两年,经历过很多事,司慕全不知道。

    “他们曾经经历过那么多。”司慕想,“多到她能为他去死。”

    气不平,又有些嫉妒,司慕用力攥住了顾轻舟的手。

    顾轻舟却抽回。

    司慕微愣,继而恼怒。

    三个人各怀心思,进了监牢。

    司慕拿了手谕,递给了看守监牢的人,让他去提出李胜来。

    顾轻舟坐在刑讯室旁边的椅子上,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手,好像稍微松懈,她就能把惧意全部释放出来。

    司行霈一直在留心顾轻舟。

    看着她唇色微微发白,司行霈很想过去抱住她。

    “还这么怕。”司行霈心疼。

    那段经历,对顾轻舟来说是噩梦,司行霈却一直不以为然。

    众目睽睽之下,司行霈若真敢去抱她,她回头一定要气上很久,忐忑很久。

    司行霈压抑着情绪,一副随意的态度,余光却始终在顾轻舟身上。

    李胜很快被提了出来。

    关了很多年的囚犯,又是受过重伤的,李胜瘦得皮包骨头,皮肤上全是伤疤,甚至断了一条胳膊。

    军政府的监牢,可没有善待犯人的规矩。

    “司少帅,好久不见啊。”李胜看到司行霈,就裂开嘴笑,笑得全是不怀好意。

    那笑容狰狞,有恨,有恶毒。

    他紧紧盯着,似乎那恨意能把司行霈生吞活剥了。

    司行霈笑,笑容倜傥风流,是难得一见的俊美。

    他很英俊,笑容就看上去人畜无害:“原来你想着我呢?还不错,算你有良心。”

    李胜的笑容就维持不了。

    他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啐司行霈一口。司行霈却抓过了狱卒手中的长鞭,狠狠抽了李胜一鞭子。

    李胜脸上,立马鲜血纵横。

    司慕愕然:“你做什么?”

    好好的,没说话就动手,让司慕看不惯。司行霈如此不尊重人,行为野蛮,司慕一阵阵的憎恶。

    “打招呼啊。”司行霈不以为意,还想要再把这个刁钻的李胜处理一番,不成想却看到了顾轻舟。

    顾轻舟紧抿着唇。

    若是司行霈再打下去,顾轻舟眼前就会有血肉横飞的景象。

    顾轻舟胆子已经很大了,只是这座监牢给了她压迫感。

    想到这里,司行霈就丢下了鞭子,收敛了自己的行径。

    那边,李胜破口大骂,说一定要杀了司行霈泄愤等。

    狱卒堵住了他的口,只剩下含混不清的呜呜声。

    “好了,人我带走了。”司行霈道。

    司慕愤然。

    司行霈实在太过于暴戾,司慕对他的行事一万个看不顺眼。

    “我告诉你,这是军政府的犯人,你怎么带走的,就要怎么给我还回来!”司慕厉声。

    这是警告司行霈,不许他再次动用私刑。

    司行霈无所谓耸耸肩:“放心,一根毛都不会少。”

    既然司慕说了,司行霈就会把李胜完完整整送回来给他。至于到时候李胜的肢体还在不在一个身体上,司行霈就不管了。

    敢绑架司行霈的堂弟,千刀万剐了他们都是轻的!

    司慕是绅士,他不崇尚酷刑和暴戾,而司行霈年轻不能服众,他就是靠血腥立威的。

    两种不同的世界观,让司慕和司行霈相互看不起。

    司行霈没有再讽刺司慕,不想平添口舌之争。

    出了监牢,李胜交给了司行霈的副官。

    副官给李胜打了一针,李胜立马陷入昏迷。

    司行霈道:“走吧。”

    看他的样子,居然不是亲自护送李胜回去,而是要跟顾轻舟他们回城。

    “.......你不去找阿骏了吗?”顾轻舟出了监牢,终于能说话了,只是舌头稍微有点发涩。

    “我手下的人会去找。”司行霈笑道,“我这次亲自回来,不就是想见见你们吗?”

    是想见见顾轻舟。

    司慕愤怒,往前站了一步。

    “你赶紧滚,否则李胜我重新关回去。”司慕道。

    司行霈道:“我既然回来了,就要去看望祖母,明天下午再离开。”

    他说得理所当然。

    已经是深夜了,顾轻舟深感疲倦,对司慕道:“随便他吧,别浪费口舌了,你说不过的。”

    跟司行霈讲道理?

    顾轻舟都看得出司慕在白费力气,司行霈故意气他的。

    不等司慕再说什么,顾轻舟自己钻进了汽车里。

    司慕也上了车。

    司行霈和他的随从们分开,自己只带着司机和另一名副官,开车跟顾轻舟和司慕回城。

    司行霈很无赖把车子开到了新宅门口。

    “做什么?”司慕道,“你不可能住在这里。”

    “没事,我就是护送你们俩回来,免得你们俩再出事。”司行霈笑道。

    笑得那么随意,那么嚣张!

    司慕攥紧了拳头。

    “晚安。”司行霈笑,然后从他们身边路过时,握了下顾轻舟的手,塞了个纸条给他。

    他跟过来,是有话跟顾轻舟说,而不是故意气司慕的。

    纸条塞给了顾轻舟,司行霈的任务完成,转身上了自己的汽车,离开了新宅。

    他直接去了司公馆见老太太。

    顾轻舟捏住纸条,有淡微的温热。她不用看,都知道司行霈写了什么在上面。

    肯定是约她明天见面。

    如果不答应,就威胁她把离婚书直接甩给司慕,亦或者直接甩给报纸。

    这种套路,顾轻舟实在太清楚了,因为她也这么干过。

    他们是如此的相似,相似到了了解彼此的灵魂和思想。

    顾轻舟有点伤感。

    她回房之后,果然见司行霈在纸条上用大白话写着:“轻舟,明早九点,司公馆见。你要来,否则.......”

    意味深长的“否则”。

    顾轻舟深深吸了口气。

    早起时,她问司慕:“可要去看看祖母?堂弟失踪了,司行霈来找咱们,二叔只怕已经知道了。咱们不露面,二叔会不会说咱们漠不关心?”

    不提这话倒也罢了,一提司慕就大怒。

    堂弟失踪,二叔可没找过司慕,而是舍近求远去找了司行霈。

    “不去!”司慕冷冷道,“怎么,你想去见他?”

    “.......我是想去的。咱们事情做了,人情没到,反而落下埋怨。”顾轻舟道,“凭什么好处都让司行霈领了去?祖母现在不知道,等阿骏找回来,自然会晓得的。那时候,祖母想起我们俩闭门不出,还以为我们毫无作为。”

    司慕沉吟。

    这席话,若是其他人说,司慕根本不想理。

    可顾轻舟的话,总是很有说服力,至少总能说中司慕的心坎。

    没有司慕的允许,司行霈也带不走犯人,明明他们也愿意帮忙的,凭什么落下个不顾手足的名声?

    这些话,一旦传开,就可能传到军中去,对司慕的威望有损。

    “走吧。”司慕将其他的儿女私情都压下,对顾轻舟道。

    于是,他们俩吃了早饭,就去了司公馆。

    果然,二婶是在老太太身边的,等着听消息。

    若顾轻舟和司慕不出面,二婶就会知道,司行霈找了他们,他们俩却装作不知。

    这些罅隙,以后会留下不满和口实。

    司慕瞥了眼顾轻舟:“没想到,她人情世故方面也比我通透。”

    如此想着,司慕心中情绪微动。

    这时候,司慕也发现,司行霈其实早已离开了司公馆。

    他松了口气。

    顾轻舟则低头看了眼手表。

    “八点四十二了。”顾轻舟思忖。

    还没有到九点呢。

    大概是知道她一定会带着司慕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