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震惊的药效
    顾轻舟问何微的伤情。

    霍钺指了指何微那条腿,道:“用了你的药膏之后,她的高烧褪了一度,现在是三十九度。”

    三十九度,也是高烧了。

    “我弄好了药,我来喂她。”顾轻舟道。

    何梦德和慕三娘过来帮忙。

    霍钺退到了旁边。

    何微半睡半醒间,痴痴说着梦话,不知道说些什么。

    顾轻舟给她喂下了半颗安宫牛黄丸,又喂了半碗药。

    “等三个小时之后,再看看情况。”顾轻舟道。

    霍钺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身上湿漉漉的,不知是汗还是雨水,人很狼狈。何梦德和慕三娘两口子看到顾轻舟,情不自禁露出了几分轻松。

    他们知道,顾轻舟出手了,何微就有救。

    霍钺心想:“能像轻舟这样给人希望,真的很好。”

    他想着顾轻舟,可心思像流沙,根本困不住,片刻的功夫又飘到了何微身上去。

    “能不能退烧?”霍钺一直想,“别烧坏了脑子才好。”

    正在这个时候,叫王起的医生来查房了。

    闻到了zhong药的味道,王起立马大怒:“谁让你们乱给病人用药的?”

    然后又对护士道,“赶紧把病人送出去,若是死在我们医院,我们医院还要担恶名。”

    听到他说死不死的,慕三娘和何梦德的脸色很难看。

    顾轻舟站了起来,眉宇狠戾道:“你给我闭嘴,再嚣张我一枪毙了你!”

    说罢,她果真掏出了枪。

    王起吓得腿发软。

    这是什么女人?

    虽然说是军政府的少夫人,难道就不应该顾及端庄雍容的影响吗?

    王起身不由己后退数步。

    顾轻舟这才收了枪,对他道:“不要再来了,这个病人我负责。等明早你的老师来查房,让他过来,你没资格。”

    这医生动不动就说病人要死了,顾轻舟担心何微,不免情绪暴躁。

    王起气哼哼转身就走了。

    霍钺看着顾轻舟,不禁微笑了起来。

    “怎么了?”顾轻舟见他神色奇怪,不免问道。

    “你真像司行霈.......”霍钺的话,脱口而出。

    说罢,他们俩都愣了下,气氛一瞬间僵住。

    霍钺很少说错话。

    只是顾轻舟那个时候的神态,真跟司行霈如出一辙。

    她很像他,她身上有司行霈的痕迹。

    霍钺顿时心灰意冷,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

    情绪太多,都堵在心口,反而没什么表情。

    顾轻舟的感触,并不比霍钺少。

    “你脸上有字。”顾轻舟时常会想起司行霈这句话。

    那时候的玩笑话,如今想起句句刺心。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把情绪敛住,才对霍钺微笑:“我也觉得太凶了点。只是,那王医生说话泄气,我怕姑姑和姑父听了更难过。等何微好了,我去给他们赔罪就是了。”

    霍钺也笑了笑。

    半夜三点的时候,何微醒过来了。

    顾轻舟请护士给她量了体温。

    护士很高兴,对顾轻舟道:“降了半度,真是好事!”

    何微的体温,从三十九度降到了三十八度半。

    这半度的下降,预告着何微自身的免疫系统开始工作了,她的病情稳定就很有希望。

    顾轻舟也高兴。

    可是何微好疼。

    “姐。”何微拉着顾轻舟的手,说每句话都很费力气。

    顾轻舟紧握了她的:“没事,我在这里呢。”

    何微道:“我好疼。”

    “我知道,我知道!”顾轻舟心疼不已。

    “我不应该说的,我知道你们也没办法,说了你们更难受。可是我好疼。”何微哭道。

    只要醒过来,那火烧火燎的疼,就会一寸寸吞噬她的耐性。

    这次,她没有再好运的睡过去,而是活生生疼了四个小时,才有了点睡意。

    凌晨五点的时候,顾轻舟再次给她喂了药和安宫牛黄丸。

    何微七点半才睡。

    早上八点,休息得很充分的艾医生,终于到了医院。

    不是艾医生想偷懒,而是他年纪大了,一旦他睡眠不足,一整天都可能精神不济。他精神不济,才是对病人的不负责。

    故而,艾医生张弛有度。

    他一进医院,就听说了两件事。

    第一,因为缺药,楼下有个脾裂的患者没办法手术,凌晨两点已经吐血身亡。这种外伤,zhong医能做的不多,大半需要手术。

    第二,何微的家属给何微的患处涂抹了药膏。

    这次告状的是王起。

    王起痛心疾首:“他们用猪油,涂抹在患者的伤面上。我说了,伤口要卫生、要透气,他们非不听!”

    艾医生也蹙眉。

    “......我去看了一次,那位少夫人拿枪对着我,真是好心没好报,我就再也没去了。这会儿,病患肯定高烧不止,救不了了老师,您得想办法让他们出去!”

    外头的风雨已经停了,到处有被暴风挂断的树枝。

    虽然满地狼藉,人还是可以出院的。

    王起现在只想立刻赶走他们。他知道,昨晚何微就高烧到四十度了,这样的高烧快要把她脑子烧坏。

    “伤口被覆盖感染,又没有盘尼西lin,现在的高烧肯定突破到四十一度了,不可能降低的,那女孩子没得救了。”王起心zhong下了判断。

    他是医生,他非常清楚zhong医的愚昧。

    “去看看吧。”艾医生也叹气。

    那位少夫人,让她去找西药。看来,她西药没有弄到,反而是弄了一大堆zhong药过来,还用在了伤者的伤患处。

    这很危险。

    叹了口气,艾医生上了二楼。

    王起紧跟着。

    一上楼,艾医生先去了护士那边,要昨晚何微的病情记录。

    “艾医生,病人很稳定。”护士将记录给了艾医生。

    艾医生接过来看。

    王起也伸了脑袋,凑在旁边看。

    突然,王起一把夺过了记录本:“这是什么?”

    他这样极其不礼貌。

    艾医生蹙眉,因为他还没有看完。

    护士伸头,看了眼王起指着的记录,道:“这是今早六点查房记录的体温,已经三十八度了。”

    王起不敢置信,满腹震惊。

    退烧了?

    明明烧到了四十度,又进行了zhong药的药膏覆盖,不可能不感染的。没有盘尼西lin,不可能有好转的,怎么会降?

    怎么会!

    王起的心,被震得回不过来神。

    艾医生同样吃惊:“没有药,这种程度的烫伤,是不可能降温的。”

    说罢,他又把何微的病情记录看了一遍。

    的确是降温了。

    何微昨晚渡过了最危险的情况,体温下降到了可以救治和等待的程度,从鬼门关回来了。

    “不,这不可能!”王起声音尖锐,“老师,这根本不可能!他们一定是偷偷用了西药!”

    “没有,他们昨晚没有喊我注射。”护士摇摇头。

    王起再次道:“这不可能!他们对患处进行覆盖了,这不可能!”

    艾医生拍了拍学生的肩膀:“我早就说过了,zhong医是很神奇的,你为何这么不相信你们老祖宗的东西?”

    王起的唇色发白。

    他们一起进了病房。

    何微疼了四个多小时之后睡去,现在还没有醒。

    其他家属也没有离开。

    顾轻舟的面容是有点苍白的,她无力坐在旁边。

    彻夜未眠,她也提不起精神来。

    “再量个体温。”艾医生拿着体温计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点点头。

    艾医生就上前,给何微量体温。

    王起站在身后,不停的盯着何微,甚至伸手摸何微的脑袋,想要把何微看个仔细。

    医生的手感是很敏锐的,何微真的不像四十度的人。

    她真的降温了。

    “不可能!”王起还在震惊。

    “什么不可能?”顾轻舟听到了他的低喃,问道,“退烧了,你觉得不可能?”

    王起的脸发红。

    他想起昨天阻止他们用药膏,又说他们要害死何微等。

    现在何微退烧了。

    “.......你偷偷用了西药!”王起道。虽然,他也觉得不太像。

    “没有。”顾轻舟道。

    艾医生已经量好了体温,三十八度,没有再升高。

    而患者受伤的皮肤处,出现了收敛,没有浮肿腐烂,更没有渗出黄水。

    艾医生瞠目结舌。

    知道zhong医厉害,却是头一回知道zhong医这么厉害!

    这位洋老头,突然就很想学zhong医。只是,他知道zhong医都是家传,不可能传给外人,念头又打消了。

    艾医生在zhong国多年,对华夏的wen化很了解。

    “少夫人,您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艾医生问。

    顾轻舟解释道:“我给何微用了猪油煮柳树皮膏,这是zhong药从后晋传下来的药方,一直没有失传,说明它简单有效;第二,我用了安宫牛黄丸!”

    艾医生震惊看着她:“你找到了安宫牛黄丸?”

    “是。”顾轻舟道。

    艾医生见过多次安宫牛黄丸,知道它的效用,这时候才明白何微降温的原因。

    zhong医里的降温药,一共有三种,安宫牛黄丸是最好用、最昂贵的那一种。

    “好好,病情很稳定,伤口也很稳定。今天风浪停了,最迟晚上八点,船就能到码头。”艾医生道。

    何微有救了。

    艾医生也很慎重对何微的父母道:“不用担心,何小姐目前很好。”

    何梦德和慕三娘几乎喜极而泣。

    太好了。

    五成活命的机会,愣是被顾轻舟挽救成了六成。

    惊心动魄的第一夜,终于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