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我不杀生
    顾轻舟在上海住了十天。

    这十天里,她主要做了两件事:第一是去看贝霞路的房子,拜访戏子金晓阐;第二是让潘姨太逛遍大上海滩,而且很摆架子,上海地界上的人都知道司慕的宠妾到了上海,潘姨太为此还结识了几个人。

    当然,潘姨太实在太摆架子了,还得罪过一个人,被人打了一巴掌。

    顾轻舟去帮腔,也没讨回来公道。这件事,让潘姨太耿耿于怀,顾轻舟却不是很在意。

    这两件事,是顾轻舟计划铺垫的部分,也是最重要的部分。

    其他的,则是完全无关紧要。

    无关紧要的事也要做,这是为了避人耳目。

    于是,顾轻舟还真的带着潘姨太去了趟西医院,看了西医。

    这件事倒是跟她的计划无关,只是将来有人非要问她来上海做什么,她有个遮掩的借口:“还不许我到上海来看病么?”

    医生告诉顾轻舟说:“太太没什么问题,心里不要有太大的负担,迟早会有子嗣的。”

    当时潘姨太也在场,她当即露出的失望遮掩不住,导致旁边的护士看了她好几眼。

    顾轻舟眸光幽冷射过去,潘姨太脸色白了白,才把情绪敛住。

    自己看完了,顾轻舟又对医生道:“这是我家的姨太太,您也帮她看看吧。”

    女医生很温柔,也给潘韶做了检查。

    得到的结果是和顾轻舟差不多的,医生道:“也放松精神,不要太担心,都没有问题的。”

    潘姨太虽然知道自己很健康,生孩子是迟早的,听到这话还是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潘姨太更是放心的吃喝玩乐。

    潘姨太爱炫耀,爱显摆,顾轻舟就出钱给她显摆。

    终于到了第九天,王副官拿到了一张照片给顾轻舟。

    顾轻舟微笑了下:“还不错。”

    拿到了照片,顾轻舟去找张太太,请张太太帮她一个忙。

    她把事情全部告诉了张太太。

    张太太神色变了又变。

    “.......这件事,我就拜托给您了。”顾轻舟道。

    到了四月底,顾轻舟准备回程。

    她临行前,张太太交给她一张照片,和一个很小的长命锁。长命锁上,带着长长一排四个小璎珞。

    照片上是一个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男人是背影,孩子是正面照。

    张太太叹气:“我做这件事,若是龙头知道,只怕要杀了我!”

    话虽然这么说,做起来则是丝毫没有迟疑,说明张太太有恃无恐。

    的确是这样,张太太的儿子可是张庚唯一正常健康的儿子,这点底气张太太还是有的。

    顾轻舟越发欣赏张太太。

    “谢谢阿姐,你的恩情我不会忘记的,以后我结草衔环来报答你!”顾轻舟笑道。

    张太太失笑:“别油嘴滑舌的。”

    顾轻舟来的时候下了雨,回去的时候又下了雨。

    细雨如愁丝,缠绵温柔。

    顾轻舟穿了件天水碧素面旗袍,围了一条天蓝色的长流苏披肩。她的旗袍是zhong袖的,一段纤细雪白的小臂就从披肩下露出来,似玉藕般。

    张辛眉闹了起来:“不许走,你不许走!我的房子给你住!”

    顾轻舟则蹲下身子,轻轻拥抱了他:“辛眉乖。”

    张辛眉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他委屈嘟嘴:“你不要走,你跟我过日子!我让你摸头!”

    顾轻舟只是轻轻抚摸他的后背。

    他就像一只很温顺的小兽,把头搁在顾轻舟的肩膀上,还是不高兴,却没有再闹腾。

    张太太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他们以前对张辛眉的疼爱或者严厉,都走错了方向。不管是张太太还是张龙头,从来没有在孩子生气发脾气的时候,温柔拥抱他。

    不知是感动还是愧疚,张太太眼眶微红。

    “.......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张辛眉最终同意顾轻舟走了,只是很关切问。

    顾轻舟想了想:“这个说不定。但是,你可以给我打电话,也可以给我写信啊。”

    张辛眉轻轻点头。

    老太太在后面笑道:“少夫人真会哄孩子!”

    张太太颔首。

    顾轻舟上了火车,张辛眉还站在窗口,冲顾轻舟挥手。

    等车子离开了之后,张辛眉小跑着跟了一段路,直到火车越来越快,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才停止。

    顾轻舟以为,回到岳城之后会时常收到张辛眉的电话,结果那小子一个也没打,转身就去玩了,把顾轻舟忘了个精光。

    这是后话了。

    顾轻舟回到新宅时,一切表现得都很平静。

    司慕在自己书房。

    潘姨太很想见司慕,就亲自去敲门,结果司慕一出来,直接对她道:“你先回去吧。”

    态度疏离。

    潘姨太一腔热情被浇灭,悻悻离开了

    司慕则走到了客厅沙发坐下。

    顾轻舟上楼,换了件家常月白色斜襟衫,葱绿色澜裙,一双小巧精致的布鞋,这才缓步下楼。

    司慕看到她莲步轻移时,裙摆间露出一双葱绿色的鞋袜,格外的动人心魄。

    他慢慢才收回了目光。

    顾轻舟向他解释:“在上海每天都要穿旗袍,我连睡觉的时候都要提着一口气,累死我了!”

    穿旗袍就要昂首挺胸,一口气提住,就不会露半分小腹,这样才有仪态。

    顾轻舟不喜欢穿旗袍,大概也是这个原因了。所以一回家,她赶紧换了衣裳,身躯在宽大的斜襟衫里,自由自在。

    “不喜欢就别穿了,没必要在乎其他人的目光。”司慕无所谓道。

    顾轻舟笑笑,没有辩驳。

    司慕又问她:“事情办得如何?”

    提到这个,顾轻舟就不得不感叹:“真是顺利得不能再顺利了!”

    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还真是不假。

    顾轻舟把握了时机,其他的事顺利到了她不敢想象的地步。

    司慕颔首。

    顾轻舟就把正事,仔细跟他说了一遍。

    司慕认真听着。

    听完了,司慕就道:“那行,慢慢等待吧,蔡长亭哪怕不想插手也不得不插手了!”

    顾轻舟点点头。

    正经事说完了,顾轻舟想起他们之前的争吵,话题一转,问司慕:“此事落幕之后,我们就把离婚给办了。离婚之后,要如何相处,怎么跟家里人交代,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司慕眼神一凝。

    他没想过要离婚。

    当初怒气冲冲说那句话,是在试探顾轻舟。

    顾轻舟孤立无援,一旦离婚了之后,司行霈肯定会把她抢到平城去,司慕赌她还有三分孝心,还知道师父和乳娘的仇没有报,不会愿意跟司行霈,故而不敢离婚。

    不成想,顾轻舟一口就答应了,没有半分迟疑。

    也许她真的想跟司行霈走了。

    离婚了,对顾轻舟不利,对司慕更不利。

    “你之前说的,不管能否除掉蔡长亭,此事结束之后,我们都要离婚的。这话,还算数吗?”顾轻舟道。

    司慕抬眸。

    顾轻舟眸子很浓郁漆黑,似一块墨色的宝石。她看着司慕,似乎能把司慕看穿。

    司慕知道,顾轻舟是不会给他台阶下的,除非他主动认错。

    他抽出了雪茄,捏在手zhong转了转,半晌才道:“我说了很不适合的话,你的狼也把我砸晕了,我还以为我们算两清了。”

    顾轻舟沉吟一瞬,问:“你又不同意离婚了?”

    她想起了很久之前。

    当初威胁顾轻舟退亲的是司慕,一转眼死也不肯退的也是司慕;如今提出离婚的是他,转脸又反悔的也是他。

    司慕的出尔反尔,简直比翻书还要快。

    顾轻舟定定望着他,似乎想要把他看透。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性格的男人?

    在顾轻舟和司行霈的事还没有暴露之前,顾轻舟觉得司慕很高冷、绅士,如今又觉得,他性格多疑、犹豫不决。

    “你难道想离婚?”司慕瞥了眼她。

    顾轻舟当然不想。

    一旦离婚了,她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司行霈侵略她的脚步。

    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司行霈还没有解释,顾轻舟是不会跟他的。她虽然有某个瞬间的动摇,立场却是很坚定的。

    顾轻舟一直都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们协议的是三年。”顾轻舟认真看着司慕,幽静的眸光落在他脸上,“现在离婚,你我都是措手不及。我只是在迎合你.......”

    “那我先不想离。”司慕最终把问题堵死。

    顾轻舟道:“那好,你下次如果再说这种话,就多给我十根大黄鱼!”

    司慕忍俊不禁。

    他觉得不应该笑的,笑容还是溢了出来。到底是好笑,还是开心?

    司慕不敢确定。

    这些日子,司慕想明白了很多。他和顾轻舟一样,不愿意走下高台,需要人捧着求着。

    司行霈则不同,他愿意死皮赖脸缠着顾轻舟,供着顾轻舟,故而他能得到顾轻舟的心,司慕却做不到。

    司慕想要的,是另一个女人供着他、缠着他。

    显然,顾轻舟永远做不到那样。

    两个人沉默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副官提了个笼子进来。这笼子里装了只通体漆黑的猫儿,很温顺的样子。

    “给,你让我准备的。”司慕将猫儿抓出来,递给顾轻舟。

    顾轻舟惊喜接了:“真漂亮!”

    “有什么漂亮的,不就是一只黑猫吗?”司慕腹诽。

    然后,他又问顾轻舟,“你确定这猫不会真的死吧?”

    “不会,相信我,我不杀生。”顾轻舟道。回神般,似乎觉得这话不对劲,顾轻舟笑着补充一句,“我不亲手杀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