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谢舜民的秘密
    颜洛水一把夺过来:这是她写给司慕的情书。

    她蹙眉惊愕:“我什么时候写过这封信?”

    她从来没喜欢过司慕,这点她很肯定啊,怎么会.......

    颜洛水诧异看着谢舜民。

    谢舜民拍了拍旁边的沙发,让她坐下。颜洛水一坐,他就将她搂在了怀里。

    他轻轻吻了吻她的头发。

    “你还记得孙青?”谢舜民问她。

    颜洛水笑起来:“怎么会不记得呢?”

    孙青是颜洛水三姐的同学,跟她三姐感情可好了,常在颜家玩。

    那时候很多人,大家玩得可疯了。

    “我想起了,孙青喜欢过司慕!”颜洛水恍然大悟。

    她又看了眼这封信,“这是孙青写的吗?”

    “是你写的。”谢舜民道,“你教孙青怎么写情书,孙青一直不会,你就说自己帮她写。

    我前不久遇到了孙青,她路过南京去广州的,说起了那件事。她还问起你的近况,说你帮她写过情书。”

    颜洛水糊里糊涂。

    她到现在,还是没办法把所有事串联起来。

    谢舜民则是下定了决心,想要把整件事告诉她。

    他很小就暗恋颜洛水。

    那时候在他们那个圈子里,颜洛水年纪不大,鬼主意最多了,谢舜民每次看到她,心中就很欢喜。

    只是,他这个人嘴笨。

    他心中爱慕她,却从来不表示什么,甚至有人说谢舜民少年老成,看上去太过于冷清。

    他只是嘴笨罢了,什么也不会说。

    有一天,谢舜民去找颜洛水,走到她窗户旁边时,听到颜洛水正在跟另一个说话:“你别哭啊!”

    哭的人是孙青。

    孙青哭得厉害。

    颜洛水道:“这不丢人!你喜欢他,他不喜欢你,这有什么!你就是太傻了。我要是你,我喜欢他就不会表露出来,而是去追求其他人,又暗示他,让他来吃醋!一来二去,他就是我的了,这叫迂回战术!”

    那时候的颜洛水才十二岁。

    谢舜民心中一惊,想:“洛水她喜欢谁啊?这是什么鬼主意?”

    后来,屋子里的哭声更大了。

    谢舜民不好撞破人家女孩子间的哭哭啼啼,只得又悄悄溜走了。

    他很留心此事,想看看洛水会跟谁好,又是想刺激谁。

    第二天,他们打网球的时候,洛水的外套放在旁边,里面有一封信。

    谢舜民实在好奇。

    少年对自己心爱的姑娘,总是很注意。当时也不知是什么心态作祟,谢舜民偷走了那封信。

    他看到了,那是颜洛水写给司慕的。

    谢舜民的脸色全变了。

    没过多久,司慕开始去追求魏清嘉,颜洛水却对谢舜民表示了好感。

    谢舜民只感觉五雷轰顶。

    自己心爱的女孩子喜欢旁人,这已经够惨的,她还把他当垫脚石!

    从那之后,谢舜民再也没给过颜洛水好脸色!

    他恨极了。

    他也想过忘记颜洛水,重新去找自己喜欢的姑娘。

    可是他没有找到。

    再后来,他长大了,知道自己此生就陷在这个女孩子身上了,哪怕是做垫脚石,他也愿意的。

    当颜家提出订婚的时候,他答应了,答应得满心欢喜。

    谢舜民把自己放在最卑微的境地。

    可颜洛水满眸的爱意,又那么真切,真切到让他迷乱,以为她真的爱他。

    就在去年过年的时候,谢舜民遇到了孙青,孙青说起颜洛水帮她写情书给司慕,又替她出主意。

    当时第一封情书丢了,颜洛水又重新写了一封,让孙青誊抄。

    “.......你知道吗,洛水一直很喜欢你!那时候她教我追别人气司慕,我说你怎么不做,洛水说她舍不得!”孙青说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

    谢舜民当时连夜赶到了岳城。

    颜洛水自然不知道他怎么来了,只是很高兴。

    谢舜民紧紧抱住她。

    他把这件事告诉了洛水,轻轻吻了她的头发:“我这么作死,上苍还是把你给我了,我真感激老天爷!洛水,我余生要做一百件好事来偿还!”

    颜洛水听到这里,也是目瞪口呆。

    她都不知道,原来这中间还有这么一段过往。

    “真........真的吗?”颜洛水不敢相信,“你喜欢我?”

    谢舜民轻轻吻她的唇:“一直喜欢!你不爱我的时候,我卑微的爱你;你爱我的时候,我光明正大的爱你!”

    颜洛水的眼泪却涌了上来。

    她趴在谢舜民怀里哭了很久。

    两个人说了一整夜的悄悄话,全是彼此的秘密。

    原来,他们竟是从小相互爱慕!

    “我发誓,我从来没喜欢过司慕,若是我喜欢过他,我一定会记得的!”颜洛水道。

    谢舜民笑,亲吻她的发。

    第二天,谢舜民去了五国饭店陪自己的父母亲戚,安排他们回程,颜洛水就打电话叫顾轻舟和霍拢静过来。

    此事,颜洛水也一点一滴告诉了顾轻舟。

    把信甩给顾轻舟,颜洛水避如蛇蝎:“我再也不做蠢事了!你想想,这多惊险啊!万一这中间他喜欢上了其他人,我岂不是亏死了?”

    顾轻舟和霍拢静的震惊,也没比颜洛水当时听到的少。

    “还有这么大的误会?”霍拢静有点回不过来神,“你们真够能作死的!”

    霍拢静想到这里,再想到颜一源一遍遍说他爱她,而她从未回应过,霍拢静有了点胆怯。

    “我先走了!”她要去找颜一源了。

    颜洛水这前车之鉴,让霍拢静觉得,再大的爱意都要说清楚。

    不说,有的人就会误会。

    命运随便开个玩笑,就南辕北辙了。

    霍拢静想去告诉颜一源,她很爱他,她愿意和他共度余生。

    从颜洛水的新宅到颜公馆,只有五分钟的路。

    霍拢静步行。

    突然,她感觉远处的树林后面,有双眼睛看着她。

    霍拢静敏感觉得不对劲,就不由加快了脚步,把藏在手袋里的枪拿了起来。

    倏然,有一支利箭猛然射出。

    霍拢静一惊,脚步停住,那支箭就钉在她旁边的梧桐树上。看到那只短箭微颤的羽尾,霍拢静的呼吸一下子就屏住了。

    她没有动。

    亦或者说,她不敢动。

    从树林的后面,走出来一个人,他穿着很大的风氅,一把小弩别在腰间。他高大粗壮,脸上冷峻毫无表情。

    他慢慢走了过来。

    “阿静。”他这样叫她。

    霍拢静没有回头,身子却情不自禁发抖。

    “阿静,告诉你哥哥,我来讨人情了!”他道。

    他站在她身后的不远处,他说话的时候,霍拢静几乎能闻到他的呼吸。

    他的声音冰凉,毫无感情,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霍拢静的牙齿紧紧咬住了唇。

    她手里的枪,已经上膛,等她急忙转身,想要射击的时候,身后的人已经步入了树林,只留下一道黑色的身影。

    霍拢静的额头布满了冷汗。

    她看着这短箭,用力才能拔下来,放到自己口袋里,几乎是飞奔着回到了颜洛水的新宅,让自己的司机回家去。

    “阿静,你干嘛?”顾轻舟从窗口看到了霍拢静的脸。

    霍拢静很少化妆,一张粉润的小脸,此刻全是惨白,白得像纸。

    她出门不过短短四五分钟,应该还没有到颜公馆,这是干嘛?

    顾轻舟还想问,霍拢静已经上了汽车,催促司机道:“快走!”

    颜洛水也走过来。

    她们俩站在大门口,看着霍拢静的汽车离开,而霍拢静一声招呼也没打。

    “她怎么了?”颜洛水问。

    顾轻舟摇摇头:“不知道,她脸色很差,可能是不舒服吧?”

    颜洛水有点担心。

    顾轻舟沉吟了片刻。

    一个小时之后,顾轻舟打电话给霍钺,没人接。

    顾轻舟再打给锡九,九爷说:“龙头和大小姐出去吃饭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您回头再打吧。”

    挂了电话,顾轻舟觉得有点复杂。

    晚夕,霍拢静给顾轻舟和颜洛水都回了电话,说:“我那个来了,当时不太舒服,就先回来了。”

    这解释很敷衍。

    “我真没事,轻舟。”霍拢静反复强调。

    “那你照顾好自己。”顾轻舟道,“要不要给你开个药方?”

    霍拢静说:“不用。”

    挂了电话,顾轻舟沉默坐了很久。

    她想起了颜洛水的幸福,又担心霍拢静的失态。

    “原来,谢舜民藏着这样的秘密,怪不得他说他从小喜欢洛水!”想到这里,顾轻舟不免微笑。

    还好,老天爷注定让他们是一对儿,这误会没有造成他们的分离。

    想到误会,顾轻舟就想起了司行霈。

    她心中发紧。

    独坐良久,顾轻舟的思绪,始终没办法从司行霈身上回神。

    结果第二天,顾轻舟想去看洛水的三朝回门时,司行霈来到了顾轻舟的新宅。

    他突然出现,让顾轻舟吃惊。

    “打电话给少帅,请少帅回来!”顾轻舟对副官道,先让副官去请司慕。

    然后又道:“请大少帅去会议厅坐下,我们一会儿就到。”

    司慕最近几天都在城里,还没有去驻地。

    接到电话,司慕火急火燎回来了。

    会议厅只有司行霈,顾轻舟并未出来,司慕松了口气。

    “我交还苏州的时候,督军承诺给我修建铁路的权力。”司行霈拿了文件,“印章在你这里吧,给我盖上。”

    他含笑,笑容倜傥。

    司慕却梗住。

    印章不在司慕身上,而是在顾轻舟身上。

    司行霈终于找了个理由见顾轻舟,还是司慕不能阻止的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