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明目张胆
    ..,。

    这场戏很精彩,大家也看明白了。

    众宾客都知道,为什么颜洛水没有选择息事宁人,而是闹出来,她这种永绝后患。手段虽然狠了点,效果却不错。

    谢家老爷和太太,以为今天要丢尽颜面,哪怕是安澜顶上去也免不了流言蜚语,结果颜洛水出现了,他们别提多高兴,哪里还会怪颜洛水?

    “你出的主意,是不是?”司慕突然低声对顾轻舟道,忍不住有点笑意。

    这出戏很精彩,从一开始到现在,司慕都看呆了。

    颜洛水准时出现,震惊了所有人,每个人都记住了她。

    司慕觉得,此事顾轻舟绝对参与其中了,否则不会这般顺利。

    相识这么久,司慕只看到过顾轻舟算计别人,就没见过她被人算计。

    司慕低声跟顾轻舟耳语。

    顾轻舟微笑了下:“回头再说。”

    坐在斜对面桌子上的司行霈,似笑非笑看着顾轻舟,眸光深邃,情绪莫辩。

    司慕也看到了司行霈,笑容立马收敛了。

    这场宴会,接下来非常的热闹。

    中途,有个副官进来对颜新侬道:“已经找到了,没有事,也没有受伤。”

    这就是说,已经找到了石嫂,代替颜洛水被绑架的人。

    颜太太在旁边道:“找到就好,好好安抚她!”

    谢老爷和谢太太也听到了,甚至旁边其他人也听到了。

    果然有个假新娘子被绑架了。

    “安家太缺德了!”

    “是啊,毁了人家大喜的日子,真是要遭天谴的!”

    众人议论纷纷。

    颜洛水和谢舜民也出席,陪着喝酒、跳舞,直到晚上十点多,宴席才结束,大家各自上楼休息。

    颜家和谢家的人却没有走,他们去了趟颜公馆。

    颜新侬已经叫人把安家的所有人都控制起来。

    谢老爷、谢太太和谢舜民进来,安池先哭了:“舅舅,我们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放了我们吧舅舅!”

    颜新侬的副官带着枪,把他们关到了颜家的地下室。

    安家父子不是军界的,还没见识过扛枪的,都吓死了。

    安澜也吓得瑟瑟发抖。

    她那身婚纱,在地下室沾了满身的灰,让她看上去狼狈不看。

    “舅舅,我和澜澜都是您的外甥啊!”安池哭道,“我们错了舅舅,澜澜只是太舜民了,喜欢一个人不犯法啊舅舅!”

    这是转移重点。

    顾轻舟也跟在身后,她出声道:“可绑架犯法啊!安少,您还不知道吧,我们岳城除了军官,都要接受岳城的法律。在我们岳城,绑架军政府军官家的小姐,是判枪决的。”

    安池脸色全变了。

    各地的军政府虽然名义上服从南京的领导,可他们各自为政,法律都是用自家的,根本不会管南京的。

    安池相信了顾轻舟的话,大急,上前就要抱住谢老爷的腿:“舅舅,求您了舅舅!”

    又想去抱谢舜民的,“表弟,我们错了表弟,我们只是想开个玩笑。”

    谢舜民神色冷峻:“开玩笑?洛水若是被绑架,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你这个玩笑,我不能认同!”

    “三哥哥!”安澜也哭,想要求谢舜民原谅,“我只是鬼迷心窍了,我实在太.......”

    “住口吧,你只是失心疯了而已,跟我毫无关系!”谢舜民冷漠道。

    顾轻舟站在旁边,忍不住笑出声。

    谢舜民很毒舌,当初他对付宛敏的时候,顾轻舟就看出来了。

    如今还是这样。

    只是,顾轻舟还记得他曾经说过,他从小慕洛水,也不知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肯定不适合问。

    “亲家,都交给你们吧,照岳城的法律办!”谢老爷叹了口气。

    谢太太则比较心软。

    她想要求情,却听到谢舜民道:“妈,很晚了.......”

    谢太太一惊,回过神来。

    安澜全家合谋,几乎要置颜洛水于死地,毁掉颜洛水的婚姻,毁掉谢家的声誉,自己现在求情的话,只怕会冷了颜家的心,也会冷了儿媳妇的心。

    谢氏族人,那些叔伯兄弟都看在眼里,他们未必就能饶恕安家。

    “是啊,很晚了。”谢太太遮掩着,打住了话题。

    谢家没说半个字,将人全部交给了颜新侬。

    颜新侬道:“先关起来吧,过几天再说。大喜的日子,别沾惹晦气。”

    于是,众人各自离开。

    顾轻舟和司慕也回了新宅。

    下车的时候,顾轻舟看到了自家缠枝大铁门,不由想起司行霈带着她去看的别馆。心念浮动,涩意就涌上了心头。

    司慕开了门。

    已经是深夜了,四月处的碧穹繁星点点,高远而澄澈;路灯的光线旖旎,从茂密树林中编织,似纱幔萦绕。

    他们俩往主楼走去。

    司慕好些日子没有回来了,顾轻舟还以为他要去姨太太那边,就指了指旁边的角门:“从这边到后花园更近。”

    司慕脚步微顿。

    他没有言语,跟着顾轻舟继续往里走,去了主楼。

    路上,司慕才问顾轻舟:“今天是怎么回事?”

    顾轻舟就把事情,一点一滴告诉了他。

    安澜一开始的哭哭啼啼,顾轻舟没有放在心上,直到有人翻墙进了颜洛水的新宅。

    找到了东西之后,顾轻舟现在也不明白那封情到底是谁写的,却知道有人要使诈。

    她和霍拢静去五国饭店混了一圈,听到有亲戚说,安澜的哥哥安池好赌。

    嗜赌如命的安池,想要把妹妹嫁给谢家,从而能从妹婿那边骗到更多的钱;更有甚至,好赌的人容易被收买。

    背后若是有个人出头,安池就会推波助澜。

    正好谢家的人说,安池认识蔡长亭。

    “蔡长亭现在是明目张胆跟我们作对了。”顾轻舟道,“他很精明,肯定不会用自己洪门的人,说不定会收买青帮的人,去绑架洛水。

    安池和安澜以为,绑架而已,等婚礼结束了就会放了洛水,只是让颜家损失一点面子。可蔡长亭不会的,他肯定会杀了洛水,从而挑起谢家和颜家的大矛盾,又激化军政府和青帮的矛盾!”

    顾轻舟当时想到这些。当初司行霈是跟霍钺合谋,杀死了蔡长亭的父亲,害得蔡家家破人亡。

    故而她让颜洛水摆个疑阵。

    当时在车子上的,的确就不是颜洛水,而是盖着大头纱的石嫂。

    头纱很厚,只能看到一个妆容浓郁的女人,根本看不清具体的五官,谢家去接亲的卫太太又跟洛水不太熟,更没有想到新娘子不对劲,也就没有仔细瞧。

    “我们没有惊动姆妈和义父,怕他们担心,更怕秘密被太多人知道,就泄露了。洛水的车队被劫持,我就派了咱们家的人开车顶上去,去接洛水。”顾轻舟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下手、怎么下手,所以只是派了人沿路设岗,还是没有抓到动手的人。”

    有了顾轻舟的提前准备,颜洛水在军政府的副官们护送之下,顺利到了饭店的贵宾室。

    为了让谢舜民安心,顾轻舟让颜洛水打了电话到谢舜民的客房。

    谢舜民挂了电话之后,没有去见新娘子,却偷偷从后窗去看到了颜洛水的剪影,这才彻底放心。

    “利用学生募捐来挡路,真是个不错的主意。现在学生是很敏感的群体,一旦军政府的人动手了,立马就引发运动。”顾轻舟道。

    司慕越听,越觉得顾轻舟无形中又化解了一场灾难。

    “.......轻舟,你真的很警惕!”司慕道。

    顾轻舟则叹气:“可惜了。我想要洛水的婚礼圆满,错过了反将一军的机会。这次,我们还是抓不到蔡长亭的把柄。”

    司慕也觉得蔡长亭实在讨厌!

    “杀了他!”司慕道,“他一次次用心险恶!”

    这也不是司慕第一次提这个话了。

    顾轻舟沉吟了片刻。

    她也觉得,是时候反击了。

    “......倒是有个机会!”顾轻舟道,“你看,蔡长亭也是一次次在尝试,我们为何不能也试一试?”

    说罢,她眼睛微动,盈盈眸光中添了冷冽。

    她也想这样尝试一下。

    就像蔡长亭,估算出蔡长亭的反应,尽量不留下把柄。能击中他更好,击不中下次再试。

    顾轻舟一直没这么做,主要是蔡长亭不是她的仇人,她还有日子要过,还要药铺要弄,没想整天勾心斗角。

    现在看来,不出手是不行的。

    “要怎么做?”司慕问,“需要我吗?”

    “我今天晚上来设计一下。”顾轻舟笑道,“也许,我们俩都不需要出面。”

    说着话,就进了主楼。

    顾轻舟又想起谢舜民和颜洛水。

    “今天晚上,谢舜民会不会告诉洛水他的秘密?”顾轻舟想。

    她很有兴趣。

    顾轻舟关心洛水,想知道谢舜民到底怎么回事。

    同时,她又觉得自己太过于操心。

    就在顾轻舟沉吟之际,立在门口的副官,慢吞吞想禀告什么:“少夫人.......”

    他欲言又止。

    顾轻舟问他怎么了。

    “是潘姨太。”副官道,“姨太太她.......”

    “她怎么了?”顾轻舟眼神一凝。

    司慕也身不由己停下了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