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真假新娘
    ..,。

    新娘子不见了!

    在举办婚宴的大堂里,这句话应该是最能激起千层浪的吧?

    所有宾客都站了起来。

    “洛水不见了吗?”谢老爷和谢太太的脸色齐齐变了,掩饰不住的白了起来。

    谢家为了表示对这门婚姻的器重,表示对颜新侬的尊重,谢老爷邀请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同僚下属,费钱费事把人弄到岳城,若这时候颜洛水跑了,谢家肯定会颜面扫地!

    丢这么大的人,谢老爷包括谢氏族人都要声誉受损的。

    顾轻舟可以预见接下来的笑话:“人家办婚礼,都是在男方家里,谢家跑到女方去办,够谄媚的吧?结果新娘子丢下新郎官自己跑了。”

    这种笑话,可以持续很多年。

    颜新侬和颜太太一瞬间也想到了这个结果,夫妻俩同时变了脸。

    “怎么回事?”刚刚落座不久的颜新侬,也急匆匆去了大堂门口。

    颜太太跟着起身,可能是站起来太过于急促,她头晕。

    顾轻舟在旁边,急忙扶住了颜太太。

    颜太太捏住顾轻舟的手,身不由己收紧了手劲,捏得顾轻舟的手生疼。颜太太声音发紧:“轻舟,洛水呢?”

    “姆妈,没事的。”顾轻舟神色平淡如常,安慰颜太太道,“那么多人去接新娘子,洛水怎么会不见了呢?”

    这种安慰,颜太太哪里听得进去?

    顾轻舟说了实话,在颜太太听来却是敷衍无比。

    “......到底怎么了?”颜太太心急如焚,因为缺氧导致的脚步虚浮,她还是走得飞快。

    顾轻舟使劲拉住她:“姆妈,真没事,洛水好好的!您瞧,现在离婚礼还有一个小时,洛水都没出发!”

    颜太太哪里听得进去?

    “姆妈!”最后,顾轻舟用力掐了下她的手背。

    她指尖圆润,有一截粉润的指甲,掐到肌肤上,差点能划破肌肤。

    颜太太吃痛。

    她回眸,看到顾轻舟眨了眨眼睛,然后顾轻舟伏在颜太太耳边,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她。

    颜太太听完,将信将疑:“真的?”

    “当然是真的。假如不是真的,能提前一个小时暴露出来吗?”顾轻舟笑道,“您放心吧,此事全部都办妥了,洛水会准时出现的。”

    颜太太想到顾轻舟的聪明智慧,再想到洛水的心思通透,再加上顾轻舟这席话,她算是明白了。

    “你们这些孩子!”颜太太拍了拍胸口。

    她一颗乱糟糟的心,此刻才放了回去,叹了口气道:“我们快过去。”

    顾轻舟道是。

    这下子,颜太太的脚步明显沉稳了很多,也慢了几分。

    他们到了大门口,就听到颜家的司机、副官以及谢家派人去接亲的人,全部回到了五国饭店。

    他们被人簇拥在门口,根本进不来。

    一开始就大喊“新娘子不见了”的人,是谢家派过去接亲的一位太太。

    岳城大婚的典礼上,新郎官无需亲自去接,男方却需要派一位品德高洁的女性长辈去坐镇。

    谢家派过去的,是谢太太的胞妹——也就是谢舜民的姨母,已经嫁到卫家的卫太太。

    卫太太这人,性格有点咋呼,藏不住事儿:“我们才走到半路上啊,就有学生发传单,说他们要资助一家孤儿院,满大街的乞讨。”

    “那不是乞讨,那叫募捐。”有个年轻人插嘴。

    “反正就是很多的学生,吃饱了撑的,把路全部堵住了!”卫太太愤愤,“我们的车队,最前面就是新娘子的新车。等那些学生过去,新娘子的车不走了,司机按喇叭也不动。

    我让司机下车去瞧,结果新娘子汽车的车门被打开了,司机被人砸晕了,一脸的血,捂住脑袋说不知怎么了.......”

    说到这里,卫太太急了起来:“这可怎么办啊?新娘子不来,舜民如何是好?这不吉利啊!”

    原来,这位姨母心急如焚,不是担心颜洛水的安危,而是担心自己外甥婚礼赶不上吉时。

    可整个大堂里,绝大多数都是谢家的亲朋,闻言只是心中觉得卫太太失言,却没人出声提醒。

    “司机呢?”谢老爷神色焦虑。

    姨母道:“还在外头。他一脸的血,这是见凶光了的,不好!我没让他进来!”

    谢老爷也不管了,亲自冲了出去,去找司机。

    不少亲戚连忙跟着。

    颜新侬紧随其后。

    婚车的司机把车子停在酒店旁边的甬道上,正在用手捂住额头,阖眼打盹。

    血还是染红了他手中的帕子。

    “老爷。”司机是颜家的,听到脚步声睁开眼,就看到一群人过来,其中还有他家主人颜新侬。

    司机立马下车。

    “新娘子呢?”谢老爷疾言厉色,气势汹汹质问司机。

    司机流了很多的血,脑袋还在嗡嗡作响,被谢老爷这么一吼,差点站不稳。

    “别急,你慢慢说。”颜新侬见司机脸上要抽筋,似乎是想说话却又不知该捡哪一句说,很痛苦害怕的模样,颜新侬出声。

    和谢老爷的心急如焚相比,颜新侬反而很镇定。

    不是颜新侬不着急,而是他素来稳重。事情越大,他越是冷静。

    “.......突然冒出来募捐的学生,足有上百人,把整条街都堵住了。他们敲我的车窗,大概是看到我们做喜事,知道我们会散财。

    我想着散财对四小姐来说是积福,就打开车窗,想给学生们捐点钱。反正是做善事,回去告诉老爷太太,老爷太太会让管事双倍结算给我。

    我打开了车窗,弯腰去找钱包时,就有人砸了下我的脑袋。我当时就昏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四小姐就不见了。”司机道。

    颜新侬眼眸锋利:“当时那么多学生在场,歹徒打伤你,没人反应吗?”

    “就是那些学生打的。”司机道。

    这是歹徒混在学生里,冒充了学生。

    颜新侬心中明了。

    “洛水是不是被绑架了?”谢老爷这会儿心情稍微平复几分,可仍是很糟糕。

    只要颜洛水不出现,谢家这次就挣不回来面子!

    “我立马派人去查!”颜新侬道。

    看到宾客们全部出来,颜新侬又道:“老谢,先把客人安顿好吧,现在离婚礼还有一个小时,不会出事的!”

    谢先生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

    不能乱!

    一旦乱了,今天真的要丢脸!

    “走吧,大家都进去吧,没事的。”谢老爷对众位宾客道。

    大家还在议论纷纷。

    谢舜民的叔伯和舅舅姑父姨父们,纷纷上前问:“新娘子是被绑架了吗?”

    “还不知道!”谢老爷大声道,“什么事都没有,离婚礼还有一个小时呢,大家都回去喝茶吧!”

    “万一真的被绑架了,咱们干坐着,反而错过了拯救的时机啊。”谢舜民的大姑父,也就是表妹安澜的父亲问。

    看他这样,多少有点幸灾乐祸。

    谢老爷瞪了他一眼:“说了没事!”

    众人知道谢老爷要面子,只得坐回去,默默等待着。

    然而,每个人的心情都无法安静。

    顾轻舟上前,跟颜新侬低语。

    颜新侬闻言,不免吃惊。

    “真的?”颜新侬也反问。

    顾轻舟颔首。

    颜新侬看了几眼顾轻舟,顾轻舟睿智的眉眼全是平静。

    他相信了。

    颜新侬甚至觉得,此事就是顾轻舟和颜洛水策划的。

    于是,颜新侬走到了谢老爷跟前,道:“老谢啊,洛水没事!我现在才知道,洛水安排了真假新娘的把戏来考验舜民,坐在那辆车子里的是她安排的人,并非洛水自己。”

    谢老爷这一桌,坐满了人。

    这席话,大家都听到了。

    颜新侬也是故意大声说,用来宽慰众人的心。

    “真是的,这些孩子搞什么新派的把戏!”颜新侬哭笑不得,“闹了这么个大事。我现在还是要派人去找,被歹徒带走的,也是我们家的佣人。”

    众人面面相觑。

    桌子上倏然安静。

    颜新侬很清晰看到了满桌人包括谢氏夫妻脸上的不相信。

    他微愣,继而明白过来:“他们还以为我在撒谎,是在替女儿遮掩,替谢家争面子。”

    颜新侬苦笑。

    现在,颜新侬解释得越急切,看上去就越像虚假的。

    “是这样啊!”谢老爷最先回神,一副完全相信的喜悦,“那太好了!继续准备吧,赶紧派人去接洛水!要不,我们亲自去!”

    说罢,他就站了起来。

    颜新侬笑道:“我带人去接。按照风俗,父亲可以送女儿过来,却不敢劳驾公爹。”

    说罢,他按了下谢老爷的肩头,示意他留下来,坐镇整个局面。

    谢老爷也明白了,只得重新坐稳。到底是官场老油条了,那点震惊之后,谢老爷开始表现得一切如常,好像颜洛水真的只是没出发而已。

    颜新侬一走,谢太太就坐不住了,差点摔下椅子,是谢老爷紧紧扶住了她。

    “出大事了,颜家开始遮掩,说明事情更严重了。”

    “什么真假新娘的把戏,这是骗鬼吧?”

    “颜总参谋位高权重,肯定树敌了。有人想要借机闹事,才绑架了她女儿。”

    “可怜的颜小姐,这会儿还不知要怎么办呢。”

    “谢家这是要丢人现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