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内鬼落网
    第392章 内鬼落网

    汽灯照着每个人的脸。

    大家把手放进去。

    浸泡一两秒之后,用毛巾擦干,他们看了看自己的掌心,又偷偷瞄别人的,想看看到底谁才是窃贼。

    就在这个时候,电突然通了。

    前后不过一分多钟,电闸就修好了。

    “好了,大家都放过了吧?”司慕道,“来人,把水碗端走,别碍手碍脚的。”

    副官道是。

    众人面前的药汁水,被副官们依次拿走。

    毛巾仍留给他们。

    他们全部将左右手浸泡过了,用毛巾轮流擦干净。

    “少帅,您这碗要端走吗?”副官问。

    司慕却摇摇头:“放在这里,等会儿还有用。”

    众人看了眼司慕。

    已经浸泡过了,少帅还单独留下一碗药汁水,是做什么?

    大家觉得有趣。

    反正他们没沾过,所有人心中都有底,每个人都带着看好戏的心情。

    他们甚至希望司慕找不到窃贼,这样他们就可以拿到司慕承诺的一年军饷,那可是一大笔钱!

    这时候,坐在颜新侬对面的陈团长突然惊呼:“总参谋,你.......”

    颜新侬低头。

    他的左右手,正在跟司慕的左手一样,泛出了满手的红色。

    颜新侬的脸色骤变。

    不仅颜新侬,其他人也变了脸,全部看着颜新侬。

    颜新侬就是窃贼?

    “陈团长,你怎么......”这时候,另一个人指了陈团长。

    颜新侬唇色发白,不知司慕和顾轻舟为何要陷害他,却见对面的陈团长,也是双手赤红。

    陈团长一愣。

    继而,陈团长大怒:“这是诬陷,难道我和总参谋合谋吗?少帅你......”

    “啊!”陈团长还没有骂完,又有人惊呼,急促得双手发颤。

    原来,这人的双手也赤红了。

    司慕表情肃然。

    他的亲卫,扛枪把所有人都围了起来。

    众人愕然。

    司慕现在的行为,好似是要把这十三个人一网打尽!

    这是什么阴谋诡计?

    众人齐齐变了脸。

    “阿慕,你在胡闹什么?”颜新侬也怒了,此刻的情形很诡异。

    在场不止一个人的手变成了赤红。

    司慕到底想要诬陷谁?

    颜新侬对司家忠心耿耿,对顾轻舟疼爱有加,突然之间遭遇这般诬陷,他的心顿时就彻底凉了。

    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

    “义父,请您坐下。”顾轻舟声音不高不低。

    亲卫们的枪上膛,把所有人困在其中。

    司慕这时候才开口了。

    “你们每个人,把双手都伸出来!”司慕道。

    众人又愤怒又震惊。

    他们不想伸,因为他们的手都变了颜色,司慕可以堂而皇之说他们是小偷,是窃贼,甚至要军法从事,要了他们的命!

    “伸出来!”司慕再次厉声。

    然后,以颜新侬为首,每个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手平举到胸前,伸给别人看。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双手,粗糙宽大,晒得有点黑,在众多红手中格外醒目。

    他的手是正常的,没有任何变色。

    众人全在四下里张望,看到了这双手,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

    司慕却微愣。

    是周成钰——副将周成钰,他算是司慕的支持者之一。他跟司慕不算多亲厚,司慕不讨厌此人,甚至想过以后提拔他。

    司慕错愕看着他。

    其他人也是震惊:为什么他们都有罪,只有周成钰是干净的。

    周成钰脸色煞白。

    他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

    “荒唐!”周成钰勃然大怒,“我清清白白的,你们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有碰过粉末。”

    顾轻舟这时候,就站了起来。

    “周副将,谁说文件上有粉末?”顾轻舟微笑,笑容似桃蕊般娇艳。

    众人全部愣住。

    颜新侬差不多就明白了。对司慕和顾轻舟的那点怨气,顿时化为乌有,颜新侬只是摇头笑了。

    这肯定是轻舟的主意!

    真是个极好的主意!

    众人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曼声替司慕解释:“其实文件上没有任何粉末,真正能让你们的手变色的,是那碗药水。”

    众人再次一愣。

    周成钰心中有鬼,他的脸更加难看,他知道自己落网了!

    太大意了!

    “我明白了,少帅端过来的药水,其实可以让手变色。我们没有偷过东西,都知道自己的清白,就堂堂正正把手放到水碗里。

    只有周成钰,他是偷了的。他心虚害怕,反而不敢把手放进去。如此一来,他反而中招!”李明安突然解释。

    顾轻舟微笑。

    正是如此。

    端给他们的水,才是司慕从德国带回来的药水,氧化之后会变色。

    “今天下雨,少帅之前叮嘱副官,故意弄坏保险盒,再派人去修,让人看到我们家的电箱在哪里。

    少帅知道,一旦有人心虚,他就会派人弄鬼,到时候给自己的随从副官使个眼色,把电弄坏,黑暗中谁都看不见他到底有没有把手放到碗里去。

    少帅又当场演示,给你们看了这药水的威力,让窃贼知道,只要沾了水就无法辩解,他就吓到了,绝不敢碰这水。

    所以,药水才端上来,电就没了。黑暗中,周成钰做贼心虚,不敢把手往药水里放,而是沾染了茶水抹在手上冒充。

    等电来了,大家都在擦手,周成钰的手也是湿漉漉的,谁也没看到他到底有没有放下去手!”顾轻舟笑道。

    周成钰自负聪明。

    他肯定觉得,自己这招高明极了。

    司慕当场示范,周成钰就清晰的看到,只要放进药水里,他手上的粉末就无法遮掩,他是死也不敢放的。

    他却没想到,真正让手上色的,就在那水里。

    “来人,把周成钰给我绑起来!”司慕大怒。

    众人这下子没了疑问。

    周成钰等于不打自招。

    “我没有!”周成钰大怒,“少帅,你为何要冤枉我?”

    其他十几位将领,全部冷笑看着周成钰。

    这个时候还不老实!

    没有?没有为什么不敢把手放到药汁碗里?

    “那为何就你的手没有沾染药汁?”司慕道,“你还狡辩?”

    “我的手粗糙,不服你这药汁,根本就没效果!”周成钰大声辩驳。

    其实,这种辩驳毫无意义。

    果然,司慕面前的那碗水,就特意等着周成钰说这话。

    司慕连这点都算好了。

    李明安冲司慕看了一眼,眼中没了傲气,反而多了份敬重。

    司慕顿时就知道自己这步棋走对了。

    司慕端了药水,将周成钰的右手狠狠按了进去。

    拿出来擦干,不过六七秒,顿时显色。

    “周副将,军政府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偷少帅的东西?”有人问。

    周成钰看着自己染色的手,半句辩驳的话都没有了。

    他今天大错特错!

    司慕这一手,的确让他防不胜防,他就上了司慕的当!

    他还以为自己做得很精密!

    当司慕端上水来,周成钰还在心里笑话司慕幼稚。他随意用过计谋,手不往碗里放,司慕能耐他何?

    不成想,就是他这不往碗里放,暴露了他自己!

    每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周成钰自己招认的,司慕没有诬陷他、没有逼迫他。

    “司慕,你跟德国人做生意买军火,用铁矿去换,此事不用交代的吗?”周成钰做鱼死网破,大声拉司慕下水,“军政府交给你,迟早要被你败光!那份文件就在我太太披肩的夹层,我去找出来给大家看,我都是为了军政府!”

    众人又看着司慕。

    司慕微笑:“来人, 去周太太的披肩里把文件找过来,给众人看一眼!”

    副官道是,立马下楼去了。

    很快,合同从周太太的披肩里拿了出来。

    果然藏得隐秘。

    今天宾客几十人,假如没有抓到证据,难道还要一个个去搜女眷吗?

    到时候,哪怕抓到了文件,也要引得抱怨阵阵,司慕和顾轻舟无能领导的话传遍岳城。

    现在嘛......

    “总参谋,请您看一眼。”司慕笑着将文件递给了颜新侬。

    颜新侬回神,觉得司慕和顾轻舟今天是打了漂亮的一仗,心情极好,打开了文件。

    “总参谋,您看看最后的签名。”司慕道。

    颜新侬果然翻到了最后一页。

    他笑了。

    在签名处,司慕用草书写了个“同墓”,章又是草书的“同墓”两个字。

    司慕分明就是在戏弄对方。

    对方是个德国人,司慕与同墓自行上相似,他能看懂就不错了,让他认出这种别扭的字体,很难;而当时周成钰拿到,慌里慌张翻看了一眼,觉得自行有点相似,何曾细看过?

    文件被众人传阅。

    大家都笑了起来。

    司慕的用意,他们顿时就全明白了。

    周成钰则唇色更白。

    他知道自己被司慕耍了!

    “我从未想过卖国!”司慕收敛了神色,“的确有人找我,却是周成钰给我设套罢了。我一早就知道,才将计就计,把这个内奸抓出来!”

    诸位将领看司慕的眼神,没了之前的疏离或者冷漠,全部用一种略含敬意的欣喜,望着这位年轻人。

    这步步为营的心机,果然了不得!

    最孤傲的李明安师长,用一种很慵懒的口吻说了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少帅乃将门虎子,有督军之风!”

    他肯定了司慕的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