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拒绝你上楼
    回去的路上,司夫人倏然握了下顾轻舟的手。

    顾轻舟指尖微凉。

    “你今天那番话,我现在回过味来,很是高兴。”司夫人道。

    顾轻舟说,她们做事不能像个老,鸨子子,司夫人气过之后,反而高看了顾轻舟一眼。

    顾轻舟有勇有谋,而且行事果断磊落。

    她有仇必报,可报仇的过程却要坚持底线。

    顾轻舟一直有自己的底线。

    这是她乳娘教给她的。

    乳娘说:名声很重要,底线很重要。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沦落成为不择手段的人,否则将来无法服众。

    一个人声名狼藉,就无法叫众人服从,也难以成大事。哪怕再厉害,也要掩耳盗铃,这是政客惯用的把戏。

    顾轻舟想起乳娘,心zhong的疼痛一阵阵席卷。

    乳娘似乎想让顾轻舟成为一个有声望、有手段的人。

    乳娘不像是养孩子,倒像是培养一位君王般。

    可顾轻舟又是女人。

    也许,只因乳娘是个心地高阔的人,她一直期盼顾轻舟有大成就。结果顾轻舟眷恋男人,害得他们全死在司行霈手里。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寒凉的空气慢慢沁入肺里,她的思维才清晰几分。

    “姆妈不怪我,我就很高兴了。”顾轻舟低声。

    司夫人拍了下她的手。

    到了今天,司夫人才用平视的眼光,看顾轻舟这个人。

    将一个人视为对手,往往是肯定对方与自己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司夫人从未重视过顾轻舟,直到方才顾轻舟那番话。

    那番话,让司夫人略感震撼。

    “今天的事,不要告诉慕儿。”司夫人又道。

    顾轻舟没言语。

    不用告诉,司慕肯定知道。别说司慕,就是司督军只怕也知道了。

    司夫人行事,有时候让顾轻舟无法明白。

    隐瞒到底有什么意义?

    顾轻舟没有去督军府,司夫人直接将她送到了新宅,也没有进门,让汽车转头走了。

    顾轻舟往正院而去。

    远远的,她瞧见了灯火。

    透过玻璃窗,顾轻舟看到客厅里的壁炉,融火跳跃。水晶灯的光,将庭院的枯树染得璀璨,似珠玉雕琢。

    司慕坐在沙发里抽烟。

    顾轻舟一进门,就闻到了雪茄的清冽气息,心zhong莫名发紧。

    曾有个人,也是这样坐在沙发里抽烟,平时残忍冷酷,看到她却会露出笑容。一转眼,他身上又染满了顾轻舟亲人的鲜血。

    可惜司慕没有笑容。

    “回来了?”司慕冷漠问。

    他的冷漠,让顾轻舟回神。

    顾轻舟点点头。

    她知道司慕等她,是想要问个结果。

    顾轻舟坐到了他对面的沙发上,抱过羊绒毯围住自己。

    “魏清嘉死了。”顾轻舟告诉他,“她死得很痛快,没受什么苦。姆妈把她带下了船,会找地方葬埋她。

    她是用了南洋化名走的,没人知道她在那条船上,魏家以后找不到她的踪迹,船上的人包括船长,也不知道姆妈上船是做什么,一切都很干净,不会落下口实。”

    司慕没有言语,又抽了一口烟。

    轻烟溢出,缭绕眼前。

    “她是不是向你求助了?”顾轻舟沉默一瞬,又问。司慕这才“嗯”了声。

    他没有去,说明他做了选择。他选择处罚魏清嘉。

    不是为了他自己,更不是为了魏清嘉,而是为了顾轻舟。

    顾轻舟忙碌一番,伸张了正义。所谓胜利,就是要有所收获、看到坏人得到报应。

    魏清嘉应该有报应。

    死亡是魏清嘉行为的报应,也是顾轻舟胜利的成果。

    司慕不想让顾轻舟的成果落空。

    况且,魏清嘉一直在戏耍司慕,司慕是知道的。

    “她还是用魏清筠的死?”顾轻舟问。

    司慕再次点头:“是的。”

    顾轻舟突然来了兴致般,问:“魏清筠是怎么死的?”

    司慕眼睛微微眯起,眸光冷冽。

    顾轻舟不想和他对视,挪开了眼睛。

    就在司夫人去收拾魏清嘉的时候,司督军也派人去追杀李wen柱。

    李wen柱的亲侍被杀死五十余名,他自己也被子弹打伤了一条腿,勉强逃生,逃回了他自己的地盘。

    司督军就是这么光明正大的报复。

    “我上楼了。”顾轻舟道。

    司慕却略微沉吟。

    他对着顾轻舟的背影道:“等有了时机,我会告诉你。”

    顾轻舟嗯了声。

    司慕又道:“晚上我要上楼睡。”

    顾轻舟蹙眉。

    “我不同意。”她道,“与其你上楼睡,还不如咱们把全家的佣人和副官都换一遍!”

    司督军连他们俩怎么住的都知道,说明司慕身边有眼线。

    司慕用的副官,都是司督军的人。

    “换是没用的,旧的探子去了,新的探子来了。”司慕道,“我会处理。”

    顾轻舟点点头。

    她上楼,走到了楼梯蜿蜒处,倏然又停了脚步。

    居高临下看着司慕,顾轻舟道:“你之前做了件事,我很不喜欢,我想要当面告诉你。”

    司慕不解看着她。

    “......你在法庭亲吻了我的额头,我很不适应。”顾轻舟道,“请你下次不要这样做。”

    司慕倏然眼芒微紧。

    他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

    “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我们原本就是协议关系,避免身体接触,是很正当的要求,对吧?”顾轻舟又问。

    司慕没有回答。

    他站在那里,高高大大的影子被水晶灯拉得斜长。

    是一段很孤单的影子。

    静默了片刻,顾轻舟立在楼梯上,目光深邃望着他,等待回答。

    “很正当,以后不会了。”司慕道。

    顾轻舟满意。

    上楼之后,她的心绪转移到了她乳娘身上。

    那是从小养大她的女人,比她的母亲更亲。

    眼前也闪过乳娘去世之后的模样,安详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想到这些,她就恨不能一刀剁了司行霈。

    翌日,督军府再次给司慕和顾轻舟打电话,让他们回去。

    是司督军的意思。

    “年还没有过完,一家人怎么也要热闹热闹。”司督军道。

    原来,是司督军的调令下来了。

    司督军正式上任南京政府海陆空三军总司令。他很少在家,也没跟家人亲近过,故而留了司慕两口子打牌。

    司慕诧异。在牌桌上,司督军以一副漫不经心的口吻,问起了魏清嘉:“那位魏小姐,现在如何了?”

    “哦,她......”司夫人哑口。

    司夫人和司督军夫妻二十多年,她有什么事总是不敢告诉司督军,而司督军也习惯了装聋作哑。

    可这不是顾轻舟的行事风格。

    顾轻舟昨天去了,她也知情,就如实道:“阿爸,她死了。”

    司督军抬眸看了眼顾轻舟,眼底闪过几缕不经意的寒芒。

    司夫人呼吸一窒,在桌子底下踢了顾轻舟一脚。

    顾轻舟却恍若不觉:“成王败寇。她既然和李wen柱勾结,迟早还是祸害。”

    司督军却露出笑容,锋利敛去,道:“这倒也是。”

    说罢,司督军又看了眼司慕。

    司慕不言语。

    司夫人也沉默。

    司督军扫视了一圈,只有顾轻舟大大方方告诉他。

    其实,司督军挺喜欢这样的。做了就是做了,哪怕是错的,不也无法回头吗?

    直接告诉他,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他夫人这方面,反而不及顾轻舟磊落。

    “魏清嘉是魏lin的女儿,她既然死了,此事就不要牵扯魏lin。”司督军这话,是对司慕说的,余光却瞥向顾轻舟。

    司慕点点头:“我知道了,阿爸。”

    司督军解释:“魏lin掌管经济很得心应手。我们军政府,没有适合的人才,现在我还要用魏lin。

    魏lin不知魏清嘉去世的消息,却知道魏清嘉与李wen柱勾结。他只当魏清嘉逃走,你们也要严守秘密。”

    “我不会动魏lin。”司慕道。

    魏清嘉死了,司慕对魏清筠去世的愧疚,就暂时弥补给魏市长吧。

    “阿爸,咱们不迁怒,对事对人而已。魏lin没有搀和,只要他以后不跟军政府作对,没人会故意为难他。”顾轻舟也表态。

    司督军即将要赴任,最怕司慕年轻气盛,将岳城弄得乌烟瘴气。

    这番话,当然也是告诫顾轻舟的。

    他们正在热闹打牌,却看到佣人急匆匆进来,递给司督军一封电报:“督军,二小姐回来了。”

    司家孩子的排行,男女分开。

    司琼枝被称为三小姐,并非她排在司行霈和司慕之后,而是她还有两个姐姐。

    司家的二小姐一直在英国留学,学的是政治和经济。顾轻舟刚来岳城就听人说过她,后来倒是没怎么提到过。

    司督军最爱司夫人,可对孩子们来说,儿子他最爱司行霈,女儿他最爱二小姐司芳菲。

    “芳菲回来了?”司督军立马笑起来,“到哪里了?”

    他满面笑容。

    司夫人神色微敛。

    司督军看了看电wen,最后高兴道:“这是前天从香港发出来的。”

    “那就快要到了。”司夫人笑道。

    在司督军面前,司夫人也要表现得对司芳菲很疼爱的模样。

    司督军忙道:“快派人去码头!芳菲快三年没回来了!”

    当天傍晚时分,司督军的爱女司芳菲就回到了督军府。

    最兴奋的不是司督军,更不是面慈心狠的司夫人,而是司琼枝。

    司琼枝几乎雀跃着,下午就跟着副官去了码头等待,听说脸冻得通红都不肯上车,非要在码头等着她二姐。

    终于就把司芳菲给盼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