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手段
    一秒记住,为您精彩阅读。135%7924?*6/0vp章节内容,

    正月初九的岳城,夜空不晴朗。弯月隐藏在浮云的缝隙,晦暗不明。

    夜幕笼罩着,寒风无孔不入,顾轻舟下了汽车,手片刻就冻僵了。

    入了夜,远处的码头却是人声鼎沸,最后一班开往南洋的邮轮,鸣了第二声的汽笛。

    三声汽笛过后,就要开船了。

    汽笛声震耳欲聋,催促着旅客们的匆匆行迹。邮轮烟囱里的浓雾,滚滚向上,宛如潮水汹涌。

    众人拥挤着榻上旋梯,却被督军府的副官拦住。

    “怎么回事啊?不用排队的吗?”

    “凭什么你们先上啊?”

    “快来不及了,挤什么挤?别人也着急上!”

    人群里的抱怨声不止,转头却瞧见高大威武的军士,扛着荷实弹,顿时全部噤声,默默往旁边站。

    世人欺软怕硬,更怕扛的。

    司夫人在亲侍的开路之下,缓步踏上了邮轮。她带着宽檐帽子,帽子上的纱网半垂,外人看不清她的脸,只能隐约瞧见她纤柔的下颌;貂皮大衣能荡出墨圈般,映衬着司夫人的尊贵。

    顾轻舟在她身后,衣着普通,也带着宽檐帽子,纱网上缀着两颗细的红宝石。

    上了邮轮,司夫人径直往头等舱去。

    大副着急,急忙对船长道:“这位是谁啊,别冲撞了头等舱的贵客。得罪了贵客,我们可吃罪不起!”

    船长暗暗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骂道:“你瞎啊,那是司夫人!”

    大副立马不敢话。

    船是停靠岳城的,谁敢得罪司夫人?

    “让不要拉第三声汽笛,等司夫人忙好了再开船。”船长悄声吩咐。

    大副道是,下去吩咐了。

    司夫人带着顾轻舟,走到了第十三号客舱的门口,给副官使了个眼色。

    副官敲门。

    没有应声。

    副官预备再敲,却见司夫人一把夺过了亲侍手里的,带着门锁的地方,砰的就是一。

    一声巨响,惊动了头等舱的所有人。有人伸出脑袋,瞧见了这么一大堆人,知晓事情不好,又缩回了脑袋。

    事不关己,没人愿意招惹麻烦。

    司夫人把门锁打烂之后,轻巧推开了门。

    屋子里一盏橘黄色的孤灯,暖光铺满了的船舱,温暖而紧凑,还有名贵香水淡淡的气息。

    顾轻舟也跟着进了船舱。

    她看到一个女子坐在**榻上,齐耳的短发,橘光落在她的脸上,她姿容时髦又美艳,眼中有茫茫水色。

    是魏清嘉。

    她为了逃命,改变了装扮,剪掉了满头长发。

    短头发的魏清嘉,更显得年轻,像个女学生,越发漂亮精致。

    “司夫人,司少夫人。”魏清嘉知晓在劫难逃,安静坐着,保持着她的高贵仪态。她柔软婀娜的腰身此刻坐得笔挺,这朵娇花开出了几分灼烈。

    “魏姐,这么急匆匆的,是准备去哪里?”司夫人微笑着问。笑容温婉,像一位慈祥的母亲。

    魏姐眸光清湛,似琼华般冰凉而澄澈:“我要去哪里,轮不到司夫人来过问吧?请问您是我什么人?”

    “我自然不是魏姐的什么人。”司夫人的笑容丝毫不减,显然魏清嘉这不痛不痒的话,根本没有激怒她,“只是,魏姐给了我们司家那么一大份重礼,就这么走了,我不送送你怎么行?”

    魏清嘉神色不变,袖底的手却微僵。

    如何能不害怕?

    司夫人狠辣,这份狠劲是年轻一辈的顾轻舟和魏清嘉都无法匹及的。

    “夫人,您想要杀了我?”魏清嘉问,眸光微闪,带着几分戏谑。

    魏清嘉这时候,反而安静下来,多了份笃定。

    她派了码头上的一个人去通知了司慕,给了那人一大笔钱。

    司慕害死了魏清嘉的妹妹,他对魏清嘉始终有份内疚,他会来帮忙的。

    只要拖延时间,就能等到司慕。

    “杀了你?”司夫人冷嘲。

    司夫人唇角有个淡淡的讥诮,眸光慢慢凝聚,狠戾中透出恣意妄为:“我不会杀了你。”

    魏清嘉的手指收拢得更加紧了。

    司夫人继续道:“我会把你到南洋最低贱的堂子,让你受万人疼爱。”

    魏清嘉瞳仁收敛,暖暖橘黄色灯火之下,她的脸色透出惨白。

    司夫人没有开玩笑。

    “......姆妈,如今世道不同了,魏姐聪明漂亮,她落得再低贱的地方,都有可能翻身。”顾轻舟倏然开口。

    从进门到现在,顾轻舟沉默着。

    她像司夫人的影子,存在却又无法引起其他人的注视。

    她静静站在旁边,不着痕迹。

    魏清嘉看了眼她。

    司夫人则笑了:“傻孩子,你当你姆妈没想到吗?所以,我打算划花她的脸,让她丑陋不堪,只能接最下等的贩夫走卒。”

    魏清嘉的身子,在这个瞬间不由自主颤抖了起来。

    寒意一丝丝从骨子里浸入。

    司慕怎么还不来?

    魏清嘉是偷偷逃走,连她父亲和家里人也不知她的下落。况且她今天用的化名,司夫人折腾死了她,都没人为她伸冤。

    魏清嘉的确有很多“知己”,其中就有报社的主笔拜倒在她裙下。

    那主笔告诉她,他们报社采访了聂芸。

    聂芸称,是一位很年轻漂亮的姐收买了她,让她去督军府陷害司慕的。

    魏清嘉明明是吩咐其他人去办的。

    听聂芸的口吻,是赖定了魏清嘉,魏清嘉顿时就明白大事不好。

    魏清嘉知道督军府不会跟她讲道理,也不会任由她狡辩,嫁给司慕的希望更是彻底破灭,她要逃走。

    她打算先逃到新加坡,再从新加坡的英国港口,乘坐英国人的邮轮去伦敦。她是不敢相信岳城的邮轮,怕司夫人在路上派人害她。

    她逃得快速且干脆利落,仍是被司夫人找到了。

    “来人......”司夫人声音温柔,听在耳朵里却带着蚀骨寒意。

    “不!”魏清嘉这时候,不复从容镇定,站起来就想往后躲。可惜船舱太,她无处藏身。

    她浑身颤栗。

    割破她的脸,将她到最下等的娼寮,一辈子受尽折磨!

    不,她不能过这样的日子,她一直力争上游,努力做第一名媛、第一夫人,她是尊贵万分的。

    副官走了进来。

    两名副官已经压住了魏清嘉。

    魏清嘉大叫。

    副官很利索扯过**上的被单,堵住了魏清嘉的口。

    魏清嘉剧烈挣扎,花容失色,她宁愿死了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屈辱。

    “姆妈。”顾轻舟又开口了。

    司夫人瞪她:“你要是怕,就出去。”

    顾轻舟的眉眼凛冽:“姆妈,我请您不要这样做。”

    司夫人一阵好气:“这个女人想要害慕儿,还想要取代你的位置,你居然心慈手软?你如此无能,将来难成大器。”

    顾轻舟则道:“我不介意您杀了她。可是弄坏她的脸、将她到堂子去,这是不能见人的腌臜手段。您非要降低格调,把自己归于她同类吗?”

    司夫人微怒。

    顾轻舟继续道:“姆妈,您的手段决定您的高度。您是岳城第一夫人,即将是南方海陆空三军总司令夫人,您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可是,您用的手段,恰好是堂子里的老,鸨,**姑娘的手段.......”

    司夫人大怒。

    她回手想要扇顾轻舟一巴掌。

    顾轻舟稳稳接住了她。

    “你敢骂我?”司夫人呵斥,“混账东西,你这般无能!”

    “我的是心里话。您怎么对待别人,就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地位。”顾轻舟寸步不让。

    顾轻舟从骨子里讨厌这些手段。

    女人的手段,决定了她们的地位。

    明明可以高高在上,为何非要自甘**?

    顾轻舟那时候捉住顾维,她也只是让人将顾维扔到海里,从来没想过折磨她的身体。

    不是不能折磨。

    可以刑讯,可以像对付其他犯人那样折磨,为何非要用最下等肮脏的?

    这世上叫人生不如死的手段很多,顾轻舟最不喜欢的是把女人当做玩物。物伤其类,顾轻舟和司夫人也是女人。

    她们这样对其他女人,何尝不是瞧不起自己?

    下作的事,顾轻舟不会做,她也不会让司夫人当着她的面做。

    除非她不知道。

    “混账。”司夫人骂她,可仔细一想,心里很不是滋味。

    顾轻舟蔑视的话,司夫人不仅听进去了,还想着要争口气。

    “您若是不能解气,将她送到军政府的监牢去,他们有办法折磨她。”顾轻舟道。

    司夫人沉吟。

    魏清嘉还在挣扎。

    她口中被副官塞了被单,什么话也不能。

    司夫人沉默打量她,眸中泛出精光。

    沉默之后,司夫人接过了副官手中的。

    寒光一闪,稳稳刺入了魏清嘉的胸膛。

    刀鞘还在司夫人莹白如玉的掌心。

    她缓缓拔出来,再插入一刀。

    一共捅了三刀,魏清嘉眼睛睁得巨大,难以置信和不甘心全在她的瞳仁里。

    顾轻舟没有动,表情也没有变化。

    这一幕落在顾轻舟眼里,丝毫无法在她心头引起波澜。

    司夫人经过了顾轻舟的劝解,用了最仁慈的方法处理掉了魏清嘉。

    死是最好的解脱,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魏清嘉临终前,想:“司慕没有来。他知道他母亲和妻子要杀我,但是他没有来,他也想我死。”

    不甘心的,魏清嘉闭上了眼睛,吐出最后一口气,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