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你才是废物
    vp章节内容,

    司行霈彻底失去了理智。

    他知道参谋和副官说得都对,顾轻舟一步步算计他,逼迫他自寻死路。他之前还以为,她出卖他只是为了泄愤,现在才知道,她只是在铺路。

    她仍是要杀他!

    司行霈甚至更清楚,只要他不回去,顾轻舟还是会有其他的方法。

    她聪明睿智,足智多谋,哪怕是司行霈,真的和她对上了,也未必就有胜算。

    顾轻舟成功了,司行霈回来了,把自己的命交给她了!

    “少帅,回去之后,先跟顾小姐解释清楚吧。”参谋建议司行霈。

    这些参谋见识过顾轻舟收拾尚涛——堂堂政治部副部长,根基深厚,结果被顾轻舟小小的计策弄得连根拔起。

    司行霈的参谋都没有把握稳赢顾轻舟。

    他们觉得会输,最根本的原因是司行霈仍将顾轻舟视为至宝,而顾轻舟是卯足了劲要杀司行霈。

    “只是意外,有什么可解释的?”司行霈亲自开车,几乎要将汽车开得飞起来,不停往岳城赶。

    他一定要赶在结婚之前,把顾轻舟抢走!

    “团座!”

    “不必再说了!”司行霈狠戾道,“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的话就是军令,谁敢不从,军法从事,听懂了吗?”

    “是,团座!”参谋恭敬而响亮回答。

    司行霈的脑袋里,现在全然没了理智,他的头颅嗡嗡作响。

    他生怕自己回去晚了,顾轻舟骑虎难下,和司慕假戏真做了。

    就在司行霈匆忙赶回来的时候,顾轻舟正在筹备婚礼。

    五天的准备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外人并不知如此仓促,他们还以为军政府准备多时了,只是快到了正日子通知他们。

    婚纱送了过来,顾轻舟始终不肯试穿。

    “轻舟,你是不是不喜欢婚纱?要不要给你换成喜服?”颜太太问。

    既然要结婚了,颜太太也就不再多问,过来帮顾轻舟忙进忙去,做些基本礼数上的准备。

    这些年岳城流行西式的婚礼,不管有钱没钱的,都要弄个排场。非要老式的吹锣打鼓,会引来嘲笑。

    普通人家况且如此,何况是军政府?

    只是,顾轻舟从来不肯碰婚纱和婚戒,她看到这些的时候,眼神是阴冷的,似看到了什么深仇大恨的东西。

    “不用了,婚纱还是喜服,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东西。”顾轻舟道。她都不喜欢。

    这原本也不算结婚。

    按照他们的计划,这场婚礼会有很大的变数。顾轻舟看到婚纱,仍是止不住的难受。

    她想起了曾经的规划。

    那般绮丽的憧憬,宛如海市蜃楼,转瞬就消失了,再也回不去。

    她记得司行霈为她准备的戒指,尺寸刚刚好,落在她的无名指上,牵动着她的心。如今,她要将这一切都从生命里摘去。

    终于到了冬月初七,顾轻舟和司慕结婚的大喜之日。

    岳城的政要名流,全部汇集五国大饭店。

    饭店楼上有个贵宾房,宽敞奢华,临时成了顾轻舟休息的地方。

    她早上八点就到了这里,仍是没有换婚纱。

    她出去透口气,回来时听到屋子里的颜洛水和霍拢静正在跟颜太太说话。

    “司家的老祖母很是高兴,已经到了楼下的休息室,她老人家就盼着这一天。”

    “司夫人脸色还好,我有点意外。”颜洛水道。

    颜太太说:“司夫人最害怕的是二少帅娶魏清嘉,如今娶了轻舟,她算是如愿了,当然高兴。二少帅疼爱魏清嘉,娶回去了司夫人无法逞婆婆的威风,轻舟就不同了......”

    说到这里,她们全部沉默着。

    她们很担心顾轻舟。

    顾轻舟的这趟婚姻,无疑是跳入火坑。司慕不爱她,全岳城都知道,她作为新娘子像个笑话;司夫人更是牟足了劲对付她。

    而司行霈岂能善罢甘休?

    顾轻舟轻咳了下,推开了房门。

    “轻舟,要不把衣裳换了吧。”颜太太再三道。

    顾轻舟仍是拒绝。

    司慕的喜服是西装,他穿着可以到处跑,与平常无异。顾轻舟这套婚纱就不同了,穿上去极其累赘。

    到了下午六点,顾轻舟才肯换上婚纱。

    婚纱的尺寸正好,合她的腰身。雪白的婚纱,裙摆曳地,在她身后逶迤而行。

    顾轻舟原本就爱穿月白色的,此刻更是衬托得长发乌黑,肌肤莹白。

    “坐好,我来替你绾发。”颜太太按住了她。

    顾轻舟的眉眼,没有半分新娘子的喜悦。

    颜太太想夸她真漂亮,都有点说不出口。

    她任由颜太太将她的头发,一缕缕梳起来,绾成漂亮的发髻,再别上头纱。

    顾轻舟不时往窗外瞧。

    “轻舟,你紧张吗?”颜洛水和霍拢静试图跟她说话。

    “还好。”顾轻舟回答。

    颜太太见顾轻舟实在没心情,就对颜洛水和霍拢静道:“你们俩先下去吧,下面都是宾客。”

    她们俩都是伴娘,早已换了礼服,可以下去跟司夫人一起招待贵宾。

    颜太太悄声问顾轻舟:“你真的想好了?”

    顾轻舟嗯了声。

    颜太太笑道:“轻舟,你的婚姻会美满幸福的。你这般聪明漂亮,会知道如何做好太太的。”

    顾轻舟垂眸微笑。

    颜太太替她梳妆完毕,又给她画了淡妆,一直陪伴着她。

    快到了七点,颜洛水和霍拢静重新上楼。

    顾轻舟拿着怀表,不时看了看时间,有点紧张。

    “姆妈,少帅人不见了。”颜洛水凑在颜太太耳边,悄声道。

    颜太太面上不敢露出端倪,也跟颜洛水耳语:“我和阿静在这里,你下去看看,有什么情况再告诉我们。”

    颜洛水道是。

    她寻了个借口,重新下楼了。

    而顾轻舟攥紧了怀表。

    怎么还没有开始?

    就在她面上露出迟疑神色时,终于听到了枪声。

    顾轻舟慢慢松了口气。

    司慕也走了进来。

    他看到了顾轻舟。

    顾轻舟青稠般的长发已经束起,浑身雪绸,越发衬托得她眉青如黛,目若琉璃。她脸上抹着胭脂,双颊灿若云霞,眼眸却阴沉,没有半分新娘子的喜悦。

    因她素来爱穿月白色的旗袍,司慕甚至不觉得她这身婚纱跟平常衣着有什么不同。

    “走吧。”司慕道。

    他是特意过来接她的。

    顾轻舟点点头,批了件外衣,将长长的纱裙提在手里,露出一截纤细滚圆的小腿,跟着司慕就要往外走。

    耳边听着枪声的颜太太和霍拢静,都露出几分震惊,倏然又见顾轻舟二话不说就毫无仪态要走,两个人同时出声:“轻舟!”

    楼下满堂宾客,新郎官不应该见新娘子的,可他们俩这是在干嘛?

    颜太太明知这婚宴会出事,却也没猜到是这样。

    两名主角要跑?

    颜太太一直陪着顾轻舟,她走了的话,司夫人非要撕碎了颜太太不可,颜太太可不想跟她闹。

    “我很快回来!”顾轻舟道。

    她头上的婚纱有点大,挡住了她戴风氅的兜帽,顾轻舟随手摘下了,扔给了霍拢静,满头的黑发就披肩洒落。

    司慕亲自开车送她。

    等他们到了城郊的时候,司慕的副官却急匆匆赶过来,道:“少帅,他们突围了,已经派人再追。”

    顾轻舟和司慕闻言,一齐变了脸。

    “突围了?”

    突围了,就说明计划失败了,司慕的人再也追不上司行霈。追得越远,越可能遇到司行霈的支援军。

    司慕以为,今晚捉住司行霈是板上钉钉,一切都安排得那么好,而且派了一千人围在这里。

    因为顾轻舟之前的毒计,司行霈的人全部撤离岳城,他现在再集结人马回来,就会引起司督军的怀疑,司督军怒气还没有消,岳城附近的岗哨也没有撤,司行霈只得偷偷摸摸回来。

    他身边不过二三十人,如此悬殊,前后不过十来分钟,居然让司行霈跑了。

    司慕大怒,指着副官骂道:“你个废物!”

    “少帅息怒,他们击中了他,他至少中了两枪,还有一枪在胸口。哪怕是跑了,只怕也活不成。”副官道。

    司慕并没有因此而高兴。

    司行霈跑了,什么话都无法安慰到司慕!

    “没用的,你不确定打中了他的心脏或者重要的器官,他中再多的枪都没用,我们失败了!”顾轻舟冷漠道。

    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荒凉。

    司行霈的伤口愈合能力惊人,只要没看到尸体,顾轻舟就不敢保证他死了。

    当然,他肯定伤得很重,要不然依照他的个性,枪林弹雨他也要跑到婚礼现场去。

    功亏一篑!

    安排好了一切,借助司督军的明势力和司慕的暗势力,都没能拿下司行霈!

    乳娘和师父白白死在司行霈手里。

    “你们这群废物!”司慕厉喝,也是气急了。他知道司行霈的强悍,更清楚这次的机会多么难得,简直是把司行霈势单力薄逼到了陷阱里。

    司慕动用了一切势力,还是让司行霈从陷阱里跑了。

    顾轻舟看了司慕,再看了眼茫茫的黑夜:“你才是废物!这么好的机会,你错失了,你永远都没有资格和司行霈抗衡!”

    司慕的手指攥的紧紧的,才克制自己没有扇顾轻舟一耳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