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谁才是中计的人?
    vp章节内容,

    顾轻舟在司行霈的眼皮底下,上了司慕的汽车。

    她再也没看司行霈一眼。

    司行霈的汽车,一直跟在他们身后。

    后来到了一个四岔路口,有群女孩子叽叽咋咋的。不知谁买了一袋桔子,撒了满地,七八个女孩子纷纷去捡。

    司行霈的汽车,被挡在女学生们的后面,司慕的汽车已经走远了。

    他看到司慕的汽车,往旁边拐了下。

    司行霈心中有点不安,他右眼皮莫名其妙跳个不停,使劲按了喇叭。结果捡起了半袋桔子的女孩,被喇叭声惊扰,桔子重新撒了满地。

    司行霈懒得管了,驱车闯了过来。

    女学生们吓得纷纷后退,没见过这么鲁莽过分的人,却也害怕被汽车撞了。

    “哎哎哎,我的桔子......”女学生们都躲开,还有人舍命不舍财,想着去捡,已经被同学拉到了旁边。

    司行霈的汽车走过,他随手丢下一把钱。

    桔子被碾烂了几个。

    等司行霈的汽车离开,女孩子们继续去捡桔子,同时捡起了钱。

    是很多的钱!

    女孩子们倒也没骂司行霈,欢欢喜喜讨论这个人好大方,甚至还有女孩子说方才瞧见了他的面容,他好帅。

    小小的插曲,前后没有一分钟。

    司行霈也重新跟上了司慕的汽车。

    等司慕的汽车在颜公馆停下时,司行霈跟了上来。

    车子里只有司慕,没了顾轻舟。

    司行霈脑袋里顿时嗡了下:“轻舟呢?”

    司慕高高大大,站在司行霈面前,气质并不逊色多少。只是所有人都觉得他不如司行霈罢了,包括他父亲和军政府的高层。

    “进去了。”司慕道。

    “混账!你刚停车,她怎么进去的?”司行霈问。

    司行霈想起,他们在拐弯的时候,车子速度慢了很多,正巧是个斜角,遮住了视线,旁边有门面。

    顾轻舟很可能就是在那里下车的。

    司行霈攥紧了手指,一把拉住司慕的衣领:“我们俩的事,你少搀和!否则老子一枪毙了你!”

    司慕重重甩开他的手,冷笑道:“你们俩的事?可笑,她是我的未婚妻!非要说两个人,也是我和她,你还想打架吗?”

    司行霈没心思打架。

    他把顾轻舟弄丢了。

    他就知道那些女学生的出现不是偶然。

    那短短一分钟里,顾轻舟就下了汽车,藏在外面了。

    司行霈快步进了颜公馆。

    司慕瞥了眼他的背影,见自己素来毫无办法的司行霈,这样败在顾轻舟的阴谋诡计之下,司慕忍不住唇角微动。

    不管顾轻舟是否肮脏,她能让司行霈不痛快,司慕就觉得她很有价值,心情不由大好!

    毒蛇有毒蛇的好处,她咬了自己的仇人一口,她的毒牙在司慕看来就是赏心悦目的。

    司行霈阔步进了颜公馆,顾轻舟根本没有回来,他毫不客气去了颜新侬的书房,立马打了个电话。

    把自己的人手安排出去,司行霈重新回到了那个街角。

    街角临近的店铺,早已关门歇业,根本没有营生。若顾轻舟藏在这里,是司慕的人接应了她。

    现在她藏到哪里去了?

    司行霈站在街头,冷风迎面吹拂,有点刺骨。

    他回到了自己的别馆。

    身为指挥官,司行霈不需要亲自去找,他在指挥的位置上,就能派人寻到顾轻舟。

    结果,直到天黑了,司行霈的人还是没有觅到顾轻舟的踪迹。

    “团座,司慕去了驻地找督军。”有人禀告道。

    司行霈向来将司慕视为仇敌,他的下属对司慕也是直呼其名,不会客气叫少帅或者少爷。

    “要开始了。”司行霈想。

    顾轻舟能卖给司慕的消息,实在太多了:比如司行霈已经在筹划另一个军政府,要跟司督军平分江山;比如司行霈有个偌大的军事基地,远胜过岳城军政府的基地百倍。

    这些,都会造成司行霈和司督军父子反目。

    司督军知道实情后,会驱逐司行霈。

    古代的皇帝,哪怕再疼爱太子,等他知道太子要谋逆,也是要赐死他。

    司督军不至于杀了司行霈,但这个儿子要分夺他老子的家业,司督军清理门户,将他赶走是毋庸置疑的。

    “都准备好了吗?”司行霈问。

    参谋道:“一切都准备妥当。”

    司行霈点点头:“那就行!继续派人去找轻舟!”

    他就不信,岳城还有他寻不到的人!

    “通知霍钺,帮我找到顾轻舟,否则我就要踏平他的青帮。”司行霈又吩咐道。

    有人走过的地方,必定会有痕迹。有痕迹的话,哪怕司行霈疏忽了,霍钺也肯定能找到。

    “是。”

    司行霈点燃了一根雪茄,将这件事前前后后思考了一遍。

    顾轻舟到底是在哪里下车的?

    亦或者,她从来就没有下车?

    若是他们提前串通,司慕的车子经过改造,可以在座椅下面腾出空间。顾轻舟纤瘦,她藏匿在座椅之下......

    司行霈猛然站起来。

    现在呢?

    司慕去了驻地,那么他是不是偷偷将顾轻舟带出了城?

    司行霈立马给驻地打了电话。

    他的亲信去检查了司慕的汽车,同时督军府的人也去检查其他汽车。

    “团座,汽车没有改造过。”

    司行霈微愣。

    他这边到处找顾轻舟,那边驻地就出事了。

    司慕将司行霈军事基地的事,告诉了司督军。

    司督军打电话去苏州,那边有司督军的驻军,立马去查看,果然有这么个地方,司行霈生了异心。

    司行霈自己的一个团,已经被司督军缴了器械。

    同时,司督军带了重兵和炮弹回城了,要捉拿司行霈。

    捉到之后,是放逐还是关押,甚至杀死,都要靠司督军的意思。

    这个儿子在他眼皮底下阳奉阴违,司督军是气坏了的。

    司行霈也生气。

    “顾轻舟啊,你到底藏到哪里去了!”司行霈焦虑。

    那边,参谋告诉司行霈:“团座,督军派人去了苏州。”

    司行霈的军事基地在苏州,司督军派了岳城的人去接手。

    “很好。”

    又有参谋进来:“团座,准备妥当了。”

    司行霈却沉吟。

    一位上了点年纪的参谋,上前拍了下司行霈的肩膀:“团座,顾小姐跟您闹脾气呢,您这次大败逃亡,顾小姐的气差不多就消了。等您再回来的时候,甜言蜜语几句,她会回到您身边的。”

    司行霈仍在犹豫。

    这位参谋又道:“难道您想带着顾小姐走?您即将要做的事,带顾小姐在身边,她的怒意会更添一层,您以后还想不想娶她?”

    司行霈素来大胆果断,阴险狠辣,唯独对顾轻舟,他犹豫不决,完全失去了他的镇定。

    顾轻舟能在他的势力范围,躲开他的搜查,这份能耐,已经非常人所及。

    “我怕轻舟没那么容易消气。”司行霈沉吟,“我要是走了,她转身嫁给司慕的话.......”

    “不会的,团座!”

    司行霈还是没把握。

    顾轻舟是下了杀念的。

    司行霈害得她乳娘和师父惨死,而且糊弄她,她现在满腹愤怒。

    “她将我出卖给司慕,借助督军的手杀我,应该能出气吧?”司行霈猜测,“她的计划,应该仅限于此吧?”

    可她是顾轻舟啊!

    她的心思诡谲,司行霈都没把握。

    “团座,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可以走了。”副官进来催促。

    “朱嫂安排好了吗?”司行霈加问了一句。

    “安排妥当了。”

    司行霈略微沉吟,最终下定了决心。他在赌,赌出卖他是顾轻舟最狠的手段。

    他离开了这座别馆,回到了一处司慕和司督军都知道的别馆。

    半夜的时候,岳城响起了枪声。

    司督军要缉拿背叛他的司行霈,和司行霈交火。

    司行霈早有准备,做了防御。

    这场混战,打了两个多小时,整个岳城都被这枪声震得瑟瑟发抖。

    抵抗之后,司行霈沿着早已准备好的小路,逃离了岳城。

    他逃离的时候,分了三队人马,只有十来个人跟着他,其他人纷纷沿着另一条路,去了他自己的营地。

    他看似逃难,实则气定神闲。

    回头看了眼岳城,司行霈想:“轻舟,可别犯糊涂啊!”

    司行霈的汽车,头也不回离开了岳城,直接往西南去了。

    司督军追了五天之后,就懒得再追了。说到底,司督军就没打算真杀他。看着他狼狈跑了,司督军一时心软,撤回了追兵。

    顾轻舟坐在顾公馆里,慢腾腾喝茶。

    司慕告诉她:“基地是有的,但是里面空无一物,他早已清空了基地,他知道你会出卖他。”

    “他往昆明去了。”顾轻舟声音轻柔。

    司慕蹙眉。

    “你说得不错,他一开始就知道,我会出卖他,将他的事告诉督军,这样可以借督军剿杀他。所以,他将计就计,做一个落魄的模样,逃难去了昆明。

    他曾经设计刺杀过昆明督军程稚鸿的儿子,自己又去做个救命恩人,救了程稚鸿女儿的命,程督军和程夫人都非常感激他。

    他不止一次念叨想要昆明的飞机,然而无从下手。他利用我们的出卖,利用司督军的驱逐,做一个落魄的模样,好像一无所有去投靠程督军,程家一定会接纳他,更会相信他。

    他在程家不用多时,最多一个月,他就能偷到程督军的飞机,再杀回岳城。他一切都计划好了。”顾轻舟道。

    司慕神色微变。

    “我们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子弹,反而为他做了嫁衣?你是不是为了他的大业,早已与他合谋,联手坑我?”司慕脸色微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