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师父的过往
    第319章 师父的过往

    顾轻舟最近的警惕性很高。135792460

    她在司慕手里栽过一次。

    那些书信是双刃剑,既是护身符,也是夺命器。知道的人越多,司夫人知道藏不住了,索性就同归于尽,最终吃亏是顾轻舟。

    她没打算全部拿出来的。

    可她轻视了司慕,害得她把对付司夫人的法宝,再次拿出来对付司慕。

    有了这样的教训,现在陌生人稍微露出点不合常理的要求,顾轻舟心中立马就起了警觉。

    她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了。

    “既然您坚持想要针灸,我们开门行医,没有将病家拒之门外的道理。”顾轻舟略微沉吟,对长亭道。

    长亭松了口气般,轻微笑了笑。

    顾轻舟道:“那你明天早上来吧,以后每天早上九点过来,一连三天。”

    长亭道:“好,多谢和掌柜、多谢顾小姐。”

    他走出去的时候,皮鞋声音清脆。

    何梦德老实巴交的,也略有感叹:“这个人生得体面排场,将来只怕有碗饭吃。”

    连何梦德都觉得长亭漂亮,说明他这个人是漂亮到了极致,反而盖过了他其他的优点。

    “是啊,漂亮的人活得更容易些。”顾轻舟道。

    同时,她心中仍有几分警觉:长亭是到何氏药铺看病不假,却正好次次碰到了顾轻舟。

    然而,顾轻舟来何家也是没计划,临时起意的,说长亭故意等她,倒也牵强。

    有了司行霈的副官暗中保护,长亭想跟踪顾轻舟是不可能的。

    这么说来,他跟顾轻舟,只能算是很有医缘。

    这些念头,顾轻舟很快就丢开了。

    从何氏药铺离开,顾轻舟回到了顾公馆。

    五姨太带着顾圭璋出去了。

    这些日子,顾圭璋每天下班就跟五姨太出去,有时候深夜才回来。

    顾轻舟让五姨太带着顾圭璋去赌。

    他们去的**,是青帮暗中的股份,锡九在后面操控。

    五姨太是出千的老手,她想赢就赢,想输就输。

    顾圭璋这几天又是上班、又是**,每天的睡眠都不足,一脸疲倦,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好。

    他赢钱了,赢了很多的钱。

    吃早膳的时候,顾轻舟冲五姨太眨眨眼,五姨太心领神会,旋即也眨眼,彼此心中明白。

    司慕那边毫无消息。

    出事之后,司慕就躲了起来,躲了七天伤势也没有完全痊愈。

    他保持沉默,估计背后会有大动作。他既没有泄露周烟的身份,也没有提出退亲。

    顾轻舟给他的那封信,暂时稳住了他,也让他有了忌惮。

    颜洛水对此很八卦,又将她打听到的,告诉了顾轻舟。

    “没想到,大少帅身手不凡,二哥浑身是伤,大少帅却是毫发无损。督军问了二哥,是跟谁打架,二哥不肯说,此事暂时搁置了,司夫人挺生气的。”颜洛水在电话那头道。

    顾轻舟哦了声,挂断了电话。

    她沉吟了片刻,猜测司慕的下一步。

    第二天,顾轻舟去了何氏药铺,何微也在家里等她。

    两个人说了片刻的话,慕三娘催促何微:“还不快走,学校要迟到了。”

    “姐,你晚上别走,等我回来一起吃饭啊。”何微和顾轻舟聊得正起劲,意犹未尽。

    顾轻舟笑:“好。”

    何微离开不久,长亭就到了。

    顾轻舟让他脱了上衣,趴在药铺的小榻上,从后背针灸,何梦德在旁边看着。

    她用的是平补平泄的手法。

    “停针三十分钟。”顾轻舟针灸完毕,对长亭道。

    长亭颔首。

    顾轻舟等着起针,就坐在旁边喝茶。何梦德见长亭趴着甚是无聊,就有一搭没一搭和他说话。

    “......长先生是哪里人?听您这口音,有点京腔。”何梦德道。

    长亭笑道:“是北平人,不过我在日本多年了。”

    “在日本留学啊?南京的总统,也是日本留学的,长先生留在南方发展,也许更有前途。”何梦德道。

    长亭微笑:“我是没有打算回北平,家里人走光了,姐姐嫁到了岳城,不过前些年跟着姐夫全家去了英国。”

    何梦德心想,这人生得漂亮,却是孤立无援,也甚是可怜。

    顾轻舟静静听着,没有言语。

    她想起了前些日子到岳城来参加儿子婚礼的胡夫人,她差点将顾轻舟认错,还去祭拜过顾轻舟的外祖父。

    而顾轻舟的师父们,也是北平人。

    如今这个长亭......

    顾轻舟低垂了羽睫,浓郁的眸子隐藏在纤浓的睫毛之下,用茶盖撩拨着浮叶,慢慢喝茶。

    那边,长亭继续和何梦德闲聊,问起何梦德关于岳城的形势。

    “......我们岳城是绝不会打仗的,这任军政府兵力强盛,南京都依靠着我们呢。”何梦德与有荣焉。

    顾轻舟唇角微扬,忍不住有了淡淡笑意。

    她想起了司行霈。

    虽说是司督军英明神武,可司行霈也为这片繁华的土地出过力气。

    旁人赞叹岳城的安全时,顾轻舟心中就甜滋滋的,就好像在称赞司行霈一样。

    半个小时之后,顾轻舟给长亭拔针。

    长亭穿衣,给了十块钱的诊金,顾轻舟放在柜台上。

    何梦德有点事跟顾轻舟谈。

    等长亭走后,何梦德慎重坐在了顾轻舟面前,态度端正。

    顾轻舟被他吓了一跳,笑道:“姑父,您这是有什么大事求我?”

    她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何梦德认真道:“轻舟,你是不是背过慕家的药方?”

    顾轻舟微愣。

    从前的中医中药世家,都有祖上传下来的秘方,制成独家的中成药。若是药效果极佳,就誉满天下,药铺一家家的开,分号无数。

    慕家从北朝末年就行医,中间经历了朝代的更迭,家业的兴衰,一代代的积累,足足有上千张珍贵药方。

    这些药方,除了慕家长房长子长孙,其他人都没有资格看。

    顾轻舟看过,她全部背过,也会制慕家的药。

    她出来之前,师父叮嘱过她:慕家的药不能泄露,否则外人就会知道我没死。

    若不是司行霈受伤,顾轻舟也不会用的。

    “是的。”顾轻舟低声。

    “轻舟,你知道当年慕家是发生了什么事吧?”何梦德道,“你师父他,在太后的药里下毒,害得太后身体元气大伤,没过半年就死了,慕家被抄家灭族。”

    顾轻舟当然知道。

    要不然,她师父也不会躲到深山去。

    慕三娘是托了朋友,改名换姓,彻底和慕家断开关系,才辗转到了岳城,保留了一条命。

    如今皇帝没了,朝廷也散了十几年,何梦德才敢说这话。

    “朝廷是散了,可是保皇党成天等着复辟,你师父是保皇党的大仇人。若是你的药方泄露了机密,别说你无法安生,就是我们......”何梦德声音越发沉了。

    顾轻舟道:“姑父,我知道轻重的!这次,真是对不住,那些药已经用完了,不会留下痕迹。”

    她当然是知道的。

    上次司行霈受伤,顾轻舟其实也可以用一点中药的。

    她当时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这次也是逼不得已。

    “轻舟,你是个好孩子,话也不用我多说。”何梦德拍了下顾轻舟的肩膀。

    顾轻舟点点头。

    她果然不敢再打慕家秘方的主意了。

    顾轻舟留在何氏药铺,帮何梦德清点一些药材,又陪着莲儿玩。

    何微放学就立马回家了。

    “姐,你现在毕业了,在家里是不是很悠闲?”何微羡慕问。

    顾轻舟笑道:“悠闲得过了头,有点无聊了。”

    想起青帮霍龙头的事,顾轻舟问何微:“你还给霍爷做家教吗?”

    提到这点,何微倏然眼眸一黯。

    她似乎不太想提这件事。

    “......还在做呢。”何微道,“姐,莲儿可不可以留在我们家?我可以给她启蒙。”

    她转移了话题。

    顾轻舟就以为霍钺欺负了她,拉住她的手问:“霍爷......”

    “姐,我不想谈这个!”何微立马道。她低垂了头,不让顾轻舟看到她的表情。

    “他欺负你了?”顾轻舟却没有停止,她关切道,“若是他欺负你,我可以......”

    “不是!”何微道。

    何微的情绪,顿时就差到了极点,她半个字都不想多谈,起身出去了。

    何微素来有主见,司行霈又说过霍钺重情义,他应该不会很欺负何微的。男女之间的事,最容不下外人插嘴。

    顾轻舟将满心的担忧敛去,果然不再追问了。

    而后几天,顾轻舟天天到何氏药铺,给长亭针灸。

    长亭也一连来了三日,每天都很准时。

    第二天开始,他不愿意趴着,坐着让顾轻舟针灸。

    同时,他跟顾轻舟说话。

    他就是闲聊,可顾轻舟对他总有点戒备。

    顾轻舟现在很小心警惕。

    “若是我半个月之后,病情没有大的改善,可以再找你吧?”长亭问。

    顾轻舟颔首。

    三天之后,长亭就从顾轻舟的世界里消失了,他没有再来过,顾轻舟才肯定自己多想了。

    又过了几天,司慕脸上的伤彻底好了,他约了顾轻舟再谈条件。

    “事情还没有解决,我希望我们能拿出诚意来。”司慕在电话里道,声音出奇的平稳,没了愤怒。

    顾轻舟道:“好,我们在咖啡店见面吧。”

    她给了司慕一个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