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恋情暴露
    一秒记住,为您精彩阅读。135792460第314章 恋情暴露

    挂了电话之后,顾轻舟逐渐冷静下来。 )

    她更衣,将满头长发挽成低髻,带了一把珍珠梳篦。

    珍珠的光,映衬着她的脸,越发显得她肌肤瓷白,眼眸深邃。

    顾轻舟去了司慕所的电影院。

    和预想中不同,电影院是关门歇业的,只有旁边开了个门,司慕的副官站在门口,等着顾轻舟。

    “顾姐。”副官一扣军靴,给顾轻舟行礼。

    顾轻舟微笑了下:“王副官。”她还记得这个人,是个八面玲珑的副官。

    王副官受**若惊,替顾轻舟开了门,同时自己也进来,从里头再锁上门。

    电影院不大,光线也很暗淡。这个时节,外头的空气温暖适宜,屋子里不见光照,愣是凉飕飕的。

    荧幕上,放着一部电影,已经开场了,没有半点声音。

    司慕端坐在第一排。

    他穿着军装,领口扣得严密,一派肃然。

    荧幕上是滑稽戏,司慕却面无表情。

    顾轻舟走到他身边坐下。

    司慕转头,看到了她,微微颔首,仍是不露半分情绪。

    “你怎么知道朱晟如?”顾轻舟开门见山问他。

    她今天来,是处理问题,不是跟司慕兜圈子的。

    这件事很棘手,顾轻舟不知司慕是从何处得到了消息。

    朱晟如是一位南洋富商,他曾经到华夏做生意,带回去一位唱戏的青衣。很多的戏班里,唱青衣的都是男人,这位朱老板也癖好男色,带回去一位可心的人儿。

    后来才知道,对方是女扮男装,而且骗过了很多人。

    可朱老板爱上了她。

    朱老板有家室有儿女,只是最近爱上了玩倌,女人他也是能接受的。这种英气十足的女子,更符合他的审美。

    他对这位姨太太,**爱至极,**得简直没边,把家当都交给她。

    结果,这位姨太太嗜赌,撒娇非要去香港住,其实是流连香港的**。她又知道朱晟如存钱的银行户头,偷到了他的印章。

    短短两年,这位姨太太几乎输光了朱晟如全部的家当。

    朱晟如偶然回新加坡,再次去香港跟姨太太对峙,却被姨太太失手给打死了。

    后来,那位姨太太没了踪迹。

    香港督察下了通缉令,到处缉拿这位姨太太。

    这位姨太太是岳城人,军政府也接到过通缉令。

    华夏军政府是各自为政,根本不会理会什么国际通缉,司督军两年前就收到了通缉令,如今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一个杀人犯的赌徒,被你派到你父亲身边,还做了顾家的姨太太。”司慕淡然而冷漠,“你想要做什么?”

    顾轻舟捏紧了拳头。

    “你胡什么?”顾轻舟道,“我家的姨太太,不是朱晟如的妾。”

    “你以为我诓骗你?”司慕道。

    顾轻舟来见司慕,因为她知道,司慕哪怕没有十足的证据,只需要他把这番话告诉顾圭璋,顾圭璋立马就会对五姨太起疑。

    一旦顾圭璋起了疑惑,剩下的事,全部要打了水漂。

    顾轻舟明白这一点,她来见司慕,就会坐实周烟的身份,但是她不得不来。

    她不能让这话传出去半分,哪怕是无端的猜测都不行!

    一点话风也不能漏。

    “少帅,您想要什么?”顾轻舟道,“我不知道姨太太的身份,但是你有这样的怀疑,会毁了我顾家的声誉,我回去处理掉她就是了。您有什么条件,只管告诉我。”

    司慕压根儿不在乎。

    亦或者,他根本不知道顾轻舟对顾圭璋的心思。

    他猜测过顾轻舟的目的,觉得顾轻舟可能是想个人情给她父亲。

    他表情淡然:“你让我吻一下。”

    顾轻舟一震。

    司慕的话,像个闷雷在耳边炸响,顾轻舟难以置信看着司慕:“你什么?”

    她怀疑自己幻听。

    她甚至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司慕。

    司慕不看她,眼睛只盯着荧幕,道:“我从未吻过你。”

    顾轻舟眉头紧蹙:“你在**我?”

    “不,我在勒索你。”司慕道。他话的时候,声音仍是淡淡的,疏离而冷傲,没有半分油嘴滑舌的腔调。

    只是他这么严肃的态度,却如此戏耍的话,顾轻舟眼底布满了疑惑之色。

    她愕然看着司慕:“你认真的?”

    司慕颔首:“不错。”

    顾轻舟眉头更深:“我不喜欢你这样话。我既然来了,就很有诚意,你不能拿出点诚意来吗?”

    “你用一个杀人赌徒去接近你父亲,你想要什么?”司慕道,“不管走到哪里,你都解释不清楚吧?”

    顾轻舟攥紧了拳头。

    “我是认真的。”司慕道,“你好像对我们的婚姻,充满了抵触。我想开始第一步,我亲吻下自己的未婚妻,应该不算什么过分要求吧?”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

    她脑子飞快转着,想如何让司慕保持沉默,又该如何让司慕打消占她便宜的念头。

    转瞬间,司慕伸手,揽住了她修长的颈,将她的头偏向了他这边。

    他缓缓靠了过来。

    顾轻舟睁大了眼睛,想着是一刀捅死他,还是直接一拳打在他的门面上,就听到身后一身巨响。

    侧门被人重重踹开。

    一个身影,火速进了电影院。

    门口的王副官想要拦住,却被人一拳击倒,当场昏死过去。

    顾轻舟猛然站起来。

    是司行霈。

    司慕对这一幕很费解,又因司行霈打扰了他的好事而恼怒,也站起身。

    司行霈冲了过来,一把将顾轻舟拽过去,藏在身后。

    “你想要做什么?”司行霈脸色铁青,眼底怒焰炙热。

    司慕一开始没搞清楚状况。

    见顾轻舟乖乖缩在司行霈身后时,司慕突然就懂了。

    一瓢冷水当头泼下般,司慕只感觉从头顶一下子就凉到了脚心。

    这种突如其来的震惊、恨意和愤怒,让他呼吸急促:“你跟她......”

    “不错,轻舟一直都是我的!”司行霈居高临下,挑衅般看着司慕,眼底全是不屑和轻蔑。

    司慕一拳挥了过来。他眼睛通红,方才还想吻顾轻舟,现在只剩下刺骨的尴尬和难堪。

    这些难堪、愤怒,全部化成了力气,他像只发怒的豹子,快速冲司行霈奔了过来。

    司行霈让开了,推顾轻舟:“到后面去!”

    顾轻舟转身就跑了。

    她干脆利落,没有试图狡辩,也没有妄想解释。

    她似乎下意识觉得,应该要打一架,才能收场。

    她听到了拳头落在皮肉上的声音,一声闷响,司慕的身子晃了下,他重重挨了司行霈一拳。

    紧接着,司行霈的身子也微晃,他被司慕踢了一脚。

    顾轻舟蹲下了身子。

    她抱住脑袋,心中早已乱成了一团糟,就像飓风时的海面,波浪一阵阵的涌上来,翻滚着。

    她无法思考。

    很多事情,瞬间涌入脑子。

    顾轻舟半蹲在墙角,她觉得自己精神不对劲。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吗?

    她却什么也没做。

    她心里全是顾圭璋的事。

    “司慕知道了周烟的身份,司行霈又揍了他,他肯定会传得整个岳城都知道,我要失去了先机,甚至还要脏了手。李妈要是知道我这么笨,肯定会很失望。”顾轻舟想。

    她找来周烟,提防了很多人,却独独算漏了司慕。

    她一是不知道司慕对她的关注到了如此地步;二是不知道司慕居然躲开了司行霈的关系网,得到了消息。

    司慕还有其他的情报系统,顾轻舟瞧了司慕。

    她一直觉得,司慕在岳城的根基,远不及司行霈,直到现在,她发现自己轻敌了。

    她第一次无可奈何的认栽,居然是在司慕手里。

    后来,打斗声终于停歇。

    司慕和司行霈两个人都满头满脸的伤。司慕被司行霈打晕了,司行霈被司慕打得一条胳膊脱臼。

    顾轻舟上前:“别动。”

    她先摸了下脱臼的地方,然后用力,骨头咔擦一声,她为司行霈接上了胳膊。

    司行霈浑身都疼,鼻青脸肿道:“走吧。”

    门口是司行霈的副官和汽车。

    上了车,顾轻舟的脑子才开始有了正常的思维,也从顾圭璋的事情上解脱出来。

    “司慕知道了。 ”顾轻舟道,“你不应该冲进来的。”

    如果司行霈不进来,她也不会让司慕吻她。

    当时,顾轻舟是准备动手的。

    现在他闯进来,和司慕大打一架,让事情提前暴露,也让周烟的身份无法掩藏,顾轻舟想要收拾顾圭璋,只怕无法做得那么干净。

    她总不能叫司行霈杀了司慕灭口。

    “你搞砸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一把搂住了她,封住了她的唇。

    他嘴上青肿带血,顾轻舟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

    “轻舟,我很早就想如此做了。”良久,司行霈松开了她,“我和你之间不丢人。婚姻是你时候你父母应下的,承诺这件事的人不是你!”

    顾轻舟和司慕,算是包办婚姻。

    从头到尾,司慕都是一副很冷漠酷酷的模样,对顾轻舟也很憎恶,甚至过将来要求娶魏清嘉。

    顾轻舟对他,没有感情,没有承诺,没有义务。

    “轻舟,不用担心,我会善后的。”司行霈道,“他不敢乱话。”

    顾轻舟心中混乱如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