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妻妾和睦
    第298章 妻妾和睦

    接到司琼枝的电话时,顾轻舟正在教莲儿弹钢琴。135792460最新最快更新

    莲儿只有八指,年纪又小,自然是学不会的。

    顾轻舟之所以教她,是四姨太的意思,让顾轻舟帮她暗示莲儿,哪怕是八指,也不比任何人差。

    这是培养莲儿的自信。

    放下电话,顾轻舟沉吟了片刻。

    “怎么了?”四姨太抱着顾纭,见顾轻舟发愣,柔声询问。

    “是司小姐。”顾轻舟道,“她约我去逛街。”

    四姨太高兴笑,微抿的唇没了妖媚,反而充满了母性的慈祥:“小姑子都会讨好嫂子,司小姐倒是颇为机灵。”

    顾轻舟笑笑。

    讨好是不可能的,司琼枝对顾轻舟是没有善意的。

    之前那件事,让司琼枝差点失去了司督军的欢心,又害得她被迫去念书。念书辛苦,司琼枝为了重新得到司督军的器重,还考了全校第一,可见她花了多少心思。

    这中间的艰难,不言而喻,顾轻舟不相信司琼枝能原谅她。

    再说,司琼枝对顾轻舟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这个很难扭转了。

    “难说!”顾轻舟笑了笑,“也不知道她搞什么鬼!”

    她怎么陷害顾轻舟呢?

    司琼枝又用什么借口约她呢?

    顾轻舟略微沉吟。

    “轻舟小姐,你有时候心思太重了,活得怪辛苦。”四姨太好心提醒她,“她约了你,你就去呗,你还怕她?”

    顾轻舟忍不住笑了。

    正巧三姨太下楼,闻言问:“怕谁?”

    “轻舟小姐怕司小姐害她呢。”四姨太道。

    三姨太立马露出一个夸张的惊讶:“你居然害怕?”

    她们给顾轻舟打气。

    顾轻舟失笑。

    翌日,顾轻舟早已更衣,换了件月白色素面元宝襟软绸旗袍,中开叉的,露出一段纤细滚圆的小腿。

    她又换了双黑色高跟皮鞋,拎着同色的手袋,头发随意挽成低髻,用一根碧绿簪子挽住。

    这簪子头有璎珞点缀,一晃一晃的煞是好看。

    顾轻舟去了司琼枝指定的百货公司楼下。

    略微等了十来分钟,司琼枝就到了。

    “我来迟了,轻舟姐。”司琼枝小跑过来,满面红潮,汗水打湿了刘海。

    她将极厚的刘海稍微分开些,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眼珠子似墨色宝石,褶褶生辉落在顾轻舟的身上。

    比起两年前,司琼枝也长大了,逐渐露出更加谲滟的秾丽。

    “无妨。”顾轻舟微笑。

    司琼枝的眼眸,却轻轻从顾轻舟的旗袍上滑过。

    顾轻舟留意到了,问她:“我这衣裳有什么不对劲吗?”

    “没有。”司琼枝收敛了神色,“轻舟姐,你好喜欢素净的衣裳。”

    想起司慕的话,司琼枝表情微敛。

    果然不假,顾轻舟就是偏爱月白色的。这种月白色,既不争夺她肌肤的雪白,又能衬托她头发的乌黑。

    两下一衬,顾轻舟的容貌就好似格外清晰而妩媚。

    月白色真适合她!

    司慕之所以记得,不是顾轻舟真的格外偏爱月白色,而是司慕觉得她穿月白色的最好看。

    她们随意逛逛,就去旁边的咖啡店坐下了。

    这个时节的咖啡,放了冰,有沁人心脾的凉意。

    顾轻舟也是满头的薄汗。

    坐下来之后,司琼枝就跟她解释,为何今天要约她。

    “我的舞会,阿爸邀请了你,我也很想你去的。”司琼枝道。

    顾轻舟抿了口咖啡。

    凉的,沁入胃里,驱散了初夏那烦躁的热,顾轻舟紧紧捧着杯子不撒手,有点贪凉。

    司琼枝的话,顾轻舟没有接,她在等司琼枝说“但是”。

    她知道肯定有个但是。

    结果呢,“但是”没有来,司琼枝说了其他的:“我阿哥请了魏清嘉。”

    顾轻舟微怔。

    司琼枝看到她的表情,误以为她吃醋了,心中就特别得意。

    她就是想看看顾轻舟恼怒又嫉妒的样子!

    有那么一位前任,顾轻舟的处境特别尴尬。

    掩饰着这份幸灾乐祸,司琼枝道:“魏清嘉以前跟我阿哥好过,我阿哥邀请了她,我不能不让她来。万一我真不同意,他也怀疑是为了轻舟姐你,到时候迁怒你。

    只是,我若不提前告诉你,怕你到时候措手不及,闹得自己不开心。轻舟姐,我希望你能去。我和我姆妈一样,不太想哥哥继续跟魏清嘉纠缠不清。”

    顾轻舟诧异看着司琼枝,表情变幻莫测。

    司琼枝细细打量她,顾轻舟倒也没有愤怒和难过,只是有点疑惑的样子。

    顾轻舟有什么想不通吗?

    想不通司琼枝说这话的原因?

    司琼枝觉得自己的立场很正确啊,她是帮顾轻舟的!

    既不能得罪哥哥,又不能得罪父亲,同时担心顾轻舟不敌魏清嘉,提前通风报信,让顾轻舟有个准备,明天盛装出席,这应该可以取信于顾轻舟?a href="/mo_.html" tart=_blank>陌。?br />

    顾轻舟却沉默。

    良久之后,顾轻舟又喝了口凉凉的咖啡,才感叹道:“你阿哥是真喜欢魏清嘉啊!”

    这个是自然了!

    只是这感叹,怎么听起来怪怪的?既不像吃醋,也不像冷嘲热讽,仅仅是难以置信的样子。

    为何要难以置信?全岳城的人都知道,司慕喜欢魏清嘉!

    顾轻舟对此是有什么误解吗?

    司琼枝有点弄不懂顾轻舟此人,感觉她说话故弄玄虚,就懒得猜测了,直接说了自己的目的:“轻舟姐,你能否暂时跟魏清嘉和睦相处?我不想我的舞会闹得不愉快。”

    “我不去就是了。”顾轻舟笑,倒是无所谓。

    “不行,阿爸问起来,我没办法解释!”司琼枝立马道。

    上次司琼枝害顾轻舟,后来又是顾轻舟去说情,若是这次顾轻舟缺席,司督军绝对会猜测司琼枝故意冷落顾轻舟。

    到时候,司督军对琼枝的好感,又要打折。

    司琼枝努力念书,拼了命的出成绩,难道要因为这点小事而打了折扣吗?

    “那你让魏清嘉别去呗。”顾轻舟语气轻松道。

    “这样的话,阿哥会不高兴啊,他甚至会迁怒你,我岂不是好心办坏事,在你们中间无意挑拨离间了?”司琼枝一副替顾轻舟考虑的模样。

    司琼枝今天约顾轻舟的用意,就是希望顾轻舟在舞会的时候,和魏清嘉做出言谈甚好的模样。

    目的是什么?

    不可能只是为了小小舞会,也肯定不是为了让司慕的两个女人和平相处。

    这是阴谋!

    顾轻舟心中微转,竟猜不到司琼枝的目的。

    她甚至不能一口断定司琼枝是要害她,毕竟司夫人现在需要她。

    那么,利用她来对付魏清嘉?

    顾轻舟在司琼枝的这盘棋里,充当什么样子的棋子呢?

    谁才是最重要的靶子?

    顾轻舟的小手指,轻轻敲了几下骨瓷咖啡杯,略带所思的模样。

    “好吧,我会去的。”顾轻舟最终答应了司琼枝,“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惹事的。祝贺你考了全校第一。”

    “谢谢轻舟姐。”司琼枝大大松了口气的样子。

    顾轻舟试探着问了句:“想要什么礼物?我送你。”

    “不用了轻舟姐,你来就可以了。”司琼枝笑道。

    顾轻舟微微眯眼:难道这次的靶子,真不是自己?

    若是从前,顾轻舟肯定不相信,现在她之所以疑惑,是魏清嘉那样对司慕,司慕转脸又去约她,让顾轻舟犯糊涂了。

    顾轻舟还以为,司慕会跟魏清嘉彻底闹翻。

    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吧?

    顾轻舟一个女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

    司慕却又去约了魏清嘉,这份犯贱的执着劲儿,他要是顾轻舟的儿子,顾轻舟都要想办法弄死魏清嘉,所以司夫人和司琼枝想对付魏清嘉,顾轻舟能理解。

    正是这点认知上的偏差,让顾轻舟不敢判断司琼枝的目的。

    于是,司琼枝的靶子放在谁身上,顾轻舟一时间竟不敢确定。

    当然她知道,她一定是棋子,一定会被司琼枝利用。

    怎么利用?

    这是个问题。

    顾轻舟料想自己看戏的时候多,这件事她不期待也不担心。

    当然,她也不想做棋子。司琼枝敢利用她,她就要让她自食恶果。

    顾轻舟甚至希望司慕头脑一热,舞会的时候当众宣布退亲,顾轻舟就无事一身轻了。

    和司琼枝随意应付了几句,顾轻舟去逛了百货公司,买了些小孩子的衣裳鞋袜、新出的夏布,就回家去了。

    楼下,姨太太们分顾轻舟带回来的布料,莲儿悄悄跟着顾轻舟上楼,像只猫儿依偎着在顾轻舟身边。

    “司小姐有没有找你的麻烦?”四姨太上楼寻莲儿,关心顾轻舟。

    顾轻舟摇摇头:“相反,她颇为友善。”

    四姨太笑道:“看看,我就说嘛,她是身为小姑子,巴结您来了。”

    顾轻舟失笑。

    家里人太单纯了,同时也说明她们的生活现在很温馨,顾轻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很快,这个畸形而温暖的家,就要散了。

    “轻舟小姐嫁得好,以后提携我们。”四姨太又道。

    顾轻舟想,等司行霈从香港回来,应该会为她退亲、跟她求婚,带着她离开岳城。提携家里人,只怕她是没这个机会了。

    到那时候,司行霈可能就不跟岳城来往了,顾轻舟回来看她们都难。

    顾轻舟笑笑,心思从家务事,又转到了司琼枝身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