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自作聪明
    第297章 自作聪明

    司琼枝开办舞会,司夫人想邀请顾轻舟,甚至让司琼枝极力撮合她和司慕,这叫司琼枝很不痛快。135792460

    “姆妈,您怎么喜欢顾轻舟了?”司琼枝不明白。

    这件事上,她和她母亲的分歧很大。

    她没有做过母亲,不知道司夫人的担忧。

    “我怎么会喜欢她?”司夫人摇了摇头,笑容有点阴刻,“现在只有她坐在阿慕未婚妻的位置上,才能挡住魏清嘉!”

    司慕爱魏清嘉,他的爱情会让他陷入魏清嘉的牢笼,被魏清嘉驱使,唯她是从。

    司夫人太清楚这一点了,因为司督军也爱她。

    正是她知道爱情里的男人是什么德行,她才不能容许她儿子迷恋得那么深。

    司督军极其孝顺,独独在司夫人的问题上,敢跟司老太犟嘴。

    难道司夫人眼睁睁看着她儿子以后只听魏清嘉的,连她这个母亲也说不动他了吗?

    “姆妈,您这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司琼枝道,“万一阿哥喜欢上了顾轻舟,怎么办?”

    司夫人好笑:“他怎么会喜欢顾轻舟?”

    司琼枝顿时就不敢说了,她生怕自己坚持说司慕喜欢顾轻舟,然后这件事就成真了。

    到现在为止,司琼枝还是极力想要否认。

    “魏清嘉没什么不好的!”司琼枝转移了话题,“她漂亮聪颖,而且有英国美国人的背景,南京方面都知道她的艳名。她嫁给阿哥,对阿哥没坏处。”

    “你懂什么,她离过婚!”司夫人微怒。

    司琼枝更不懂了:“当年阿爸娶您的时候,他也离过婚,而且还有个儿子,您怎么愿意的?”

    “这能一样吗?”司夫人瞠目,“你阿爸是男人!”

    司琼枝闻言,背后生寒。

    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惊悚。

    “男人怎么了?”司琼枝眸光里掺杂了一分浑浊,“女人不如男人吗?”

    “当然不如,男人是我们的天,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最新最快更新”司夫人道。

    司琼枝的舌头,好像被什么压住了,千斤重。她想要反驳,偏偏觉得无从说起,母亲笃定的话,让她从骨子里冒寒意。

    不,男人不是女人的天!

    世道不同了,女人也可以自己做主!

    她如此优雅端庄的母亲,说出这番话,叫她遍体生寒。

    司琼枝第一次觉得,她不会走母亲的老路。

    她母亲能给她的思想和人生道理,在崇拜男性这个前提之下,已经一文不值了。

    但是,她始终是司琼枝的母亲,哪怕司琼枝不赞同她的道理,她也没想过惹恼她。

    孝顺是为人子女的责任。

    只是,婚姻这件事上,她不想她母亲操控她哥哥。

    最要紧的是,母亲为何不提防顾轻舟?

    二哥也喜欢顾轻舟啊!

    只是没喜欢到魏清嘉那种地步而已。可放任他们接触,未必就没有发展!

    “哥哥,你从小那么疼我,我不能让你白疼了!”司琼枝想。

    她哥哥对顾轻舟,大概只是朦胧的好感,被她漂亮乖巧的外貌蒙蔽了。

    既然如此,司琼枝就要让司慕认清楚,顾轻舟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斩断她哥哥对顾轻舟的这点念头!

    想到这里,司琼枝偷偷给魏公馆打了个电话,邀请魏清嘉和她的兄弟姊妹们,一起来参加自己的舞会。

    “......我就不去了,这几天有点不舒服。”魏清嘉道。

    她只是在试探,试探司慕的意思。

    魏清嘉从未把司慕当傻子,她自己更是精明。

    出事之后,蹦跶和解释只会毁了全部,她应该蛰伏隐忍,给司慕时间。

    她在赌,赌司慕对她还有感情。

    这些日子闭门不出,魏清嘉其实想通了一件事:她在司行霈那边是没有机会的,如今唯一能抓牢的是司慕。

    她并没有完全失去司慕。

    她妹妹当年死在司慕手里,就这件事,哪怕魏清嘉犯一万次错,只要她开口,司慕还是会回到她身边。

    况且,她是司慕的初恋,就像司行霈是她的初恋一样,永远都忘不掉。

    魏清嘉吃准了司慕。

    司琼枝道:“魏姐姐,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哥哥去看你?他挺担心你的,一直挂念着你。”

    “不用了,我也没什么大事。”魏清嘉虚弱道,“他忙,不用他专门来,谢谢您三小姐。”

    挂了电话,魏清嘉默默等待。

    她知道司慕一定会来的。

    司琼枝电话里的声音,充满了善意。魏清嘉就明白,若不是司慕授意的,也是司琼枝对她有好感。

    总之,司琼枝会帮她达成目的。

    果然,到了傍晚的时候,司慕拿着他妹妹给他的请柬,到了魏公馆。

    魏清嘉坐在**上,头发披散着。

    晚霞从乳白色的窗纱里照进来,笼罩在她的面容上,她的大半张脸,全部隐没在黑发里。

    她柔软而妩媚,墨发泛出清辉。

    司慕倏然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带着无限的怜悯。

    魏清嘉心中一动。

    司慕比魏清嘉小四岁,那时候他追求她时,也是把她当女神供养着,从未像现在这般,轻轻触碰她的头发,宛如她是他的小女人。

    “对不起。”魏清嘉对司慕道。

    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不解释、不狡辩。

    司慕没有抓到她和司行霈在一起的把柄,那么,他就会说服自己、欺骗自己说她和司行霈没关系,从而原谅了她。

    魏清嘉是个精明至极的女人,她能操控男人的思想,除了司行霈。

    她一开口,司慕没有露出她预想中的轻松,却反而回神般,眼底迷蒙的爱恋有点消散。

    “不舒服的话,去医院看看吧?”司慕声音平淡无波,看不出他的情绪。

    多年不见了,司慕变得沉默寡言,这点让魏清嘉捉摸不透。

    越说话少的人,越是难以揣测。

    “没事的。”魏清嘉笑道,“我已经吃过药了,明天就能下**。”

    司慕又是沉默。

    他没有问她怎么生病了。

    屋子里没有开灯,外头的光线越发暗淡,司慕的表情遮掩在夜幕之下,魏清嘉什么也看不清楚。

    “琼枝的舞会,你会去吧?”司慕问她。

    “会的。”魏清嘉微笑。

    若是其他女人,一定会在这个时候得寸进尺,逼问男人:你希望我去吗?

    但魏清嘉没有。

    她不给司慕这样的负担。

    她永远都是那个知书达理、娴雅温柔的魏清嘉,美丽尊贵。

    司慕颔首。

    魏市长留他吃晚饭,他拒绝了,回到了车子里。

    默默坐在汽车上,司慕开出了二十分钟就停下来了。

    他轻轻摩挲着自己的左手。

    掌心有女人长发柔软凉滑的触感,这让他心中又温暖又刺痛。

    他默默抽了根雪茄。

    车厢里没有灯火,雪茄的青烟一阵阵浮动在眼前。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他耳边莫名想起顾轻舟的这句话。

    到现在为止,他仍是后悔当初的回答。

    回到督军府时,司慕告诉司琼枝:“她会来的。”

    司琼枝点点头。

    同时,司琼枝又担心:“你说,轻舟姐姐会不会不高兴啊?她一定不愿意我跟魏姐姐要好。”

    她会吗?

    她会吃醋吗?

    司慕站着不动,心头莫名有点绮丽。女人为他吃醋,会是什么样子?

    他没有吃过醋。

    他知道魏清嘉勾搭他哥哥的时候,他已经对她没了爱情,愤怒是有的,吃醋谈不上。

    而顾轻舟身边,没有其他的追求者。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军政府的少奶奶,故而不会有人色胆包天去跟她搭讪。

    “二哥!”司琼枝喊他。

    司慕回神。

    “我说了半天,你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吗?”司琼枝笑盈盈的问。

    司慕道:“你说什么?”

    司琼枝噗嗤笑了。

    “二哥,你去见了趟魏姐姐,回来魂魄都没了。”司琼枝道。

    这样真好!

    司琼枝还担心她哥哥喜欢顾轻舟,如今看来,顾轻舟根本没办法插足到司慕和魏清嘉中间去。

    如此一来,司琼枝就彻底放心了。

    翌日清早,司琼枝给她一个男同学打了电话。

    “......我的生日会,你会来吧?”司琼枝温柔问他。

    那头,男学生语气激动:“我一定会去的,一定会去!琼枝,你知道我对你.......”

    又来诉衷肠了!

    司琼枝压抑着烦躁,挂了电话。

    她这边安排妥当,那边又打电话给顾轻舟,约顾轻舟出来:“我要去准备一些生日宴的东西,轻舟姐,你来帮帮我吧?”

    “怎么要我帮?”顾轻舟笑着问道。她虽然声音带笑,语气却是格外的警惕。

    这只小狐狸!

    自从上次那件事,司琼枝就明白,她和顾轻舟不可能做朋友的。

    现在约顾轻舟去逛街,怎么看都像是别有用心。

    司琼枝也知道,笑道:“以后就是一家人啦,我想跟轻舟姐姐多接触,彼此了解。上次的不快,我还想跟你道歉。”

    颇有冰释前嫌的意思。

    这也是在告诉顾轻舟,司家准备娶她了。

    因为要娶她过门,小姑子才急切跑过来跟她拉拢感情,对她巴结。

    “我没空。”顾轻舟拒绝。

    司琼枝声音带着失落:“轻舟姐,其实这是我姆妈的意思。”

    她想起那天在饭桌上,她姆妈给顾轻舟使眼色,她们之间,必定有某种暗约。

    抬出司夫人,顾轻舟肯定会答应的。

    顾轻舟沉吟道:“那好吧,我们明天哪里见?”

    果不其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