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疯媳妇
    第278章 疯媳妇

    这件事之后,司慕拒绝再见魏清嘉。135792460

    司行霈也和他谈过。

    “当年她做你女朋友的时候,跟我表白过,我拒绝了她,这件事你知道吧?”司行霈道,“她说她愿意跟我。”

    他说话明明没什么恶意,说出来却带着羞辱。

    羞辱了司慕。

    司慕冷漠道:“我现在知道了。”

    他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了,他也不意外。

    他从小就样样输给司行霈。

    若是一个女人在他跟前献殷勤,再去勾搭司行霈,司慕就等于给她判了死刑,他是绝不会再跟她有瓜葛的。

    他憎恨任何曾属于司行霈的东西!

    那些人或者物,都在挑衅司慕作为男人的尊严——被他哥哥践踏的尊严。

    他不恨魏清嘉,因为在他心中,魏清嘉已经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了。

    没过几天,阿潇的丈夫到城里来接他,给朱嫂带了很多土产。

    阿潇临走前,也跟母亲和丈夫坦白过,她这次进城是别有目的,又说顾轻舟给她开了药方。

    朱嫂被她吓一跳。

    她丈夫木讷老实,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回去的路上,在马车里拉住她的手,说:“要是没娃儿,将来你老了我服侍你,你别犯愁。”

    阿潇顿时就哭了。

    这些话胜过千言万语。

    朱嫂特意带了些干菜,过来给顾轻舟和司行霈做饭,顺便感谢顾轻舟,她劝住了阿潇。

    “她是个傻孩子,我真不知道她这么打算的,多谢顾小姐劝回了她。”朱嫂说着,就开始抹眼泪。

    顾轻舟道:“人都有一念之差,阿潇知道错了,她以后不敢的。”

    朱嫂含泪点点头。

    司行霈就搂住了顾轻舟,笑道:“轻舟很有能耐,越发像做太太的。”

    顾轻舟推开他,不许他这么粘着自己。

    魏清嘉这件事,看似风平浪静,却对魏清嘉的打击很大。最新最快更新

    她一下子就得罪了司家的兄弟俩。

    司慕得罪也就得罪了,可是司行霈那里,她找不到门路,实在让她焦心。

    她沉寂了一段时间,闭门不出。

    “阿姐,这些日子司少帅怎么不给你打电话啊?”她妹妹魏清雪冷嘲热讽。

    这也不能怪魏清雪,她就是恨她大姐。

    当初二姐魏清筠为何跟司慕出去,大姐最清楚。二姐出了事,虽说只是意外,却是被大姐害死的。

    也正是这件事,让魏清嘉做了迅速离开岳城的打算。

    魏清嘉抱紧了被子,装作听不懂,一双手却微微打颤。

    她生气了。

    顾轻舟不知道这些,她并不关心魏清嘉如何,只要她不拿自己做文章,顾轻舟可以对她视而不见。

    转眼就到了四月中旬。

    天气转暖,顾轻舟和霍拢静被颜洛水拉着去打网球。

    那个挥汗如雨的下午,颜家来了位亲戚。

    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子。

    她叫谭文秀,是颜洛水姑母的女儿,刚刚从英国回来。

    “表姐!”颜洛水和颜一源都高兴极了,两个人围着这位表姐。

    顾轻舟站在旁边看。

    颜家来了亲戚,顾轻舟洗去一身臭汗,和霍拢静换了衣裳,就各自回家了。

    到了周一的时候,颜洛水拿了礼物给顾轻舟和霍拢静,说是她表姐带回来的。

    是一枚胸针。

    “好漂亮!”顾轻舟很喜欢,爱不释手,想要別在衣襟上,可惜校服不太好别,不伦不类的。

    霍拢静则不太感兴趣。

    顾轻舟又问颜洛水:“你们表姊妹关系很好啊?”

    “你不知道,我表姐从小是在我家里养大的,直到出国前一年才回家。”颜洛水笑道,“跟我亲姐姐一样。”

    这个倒是没有想到。

    颜洛水邀请她们:“今晚去我家睡,听我表姐讲她在英国留学的事,可好玩了。我们家兄弟姊妹,一个个都往外跑,没人在父母跟前,我是肯定不出国的,就要听听她们说国外的事。”

    顾轻舟也感觉自己此生不会出国了,她不忍心拂了颜洛水的热情,再加上人家表姐送了很好看的胸针:“那我去。”

    霍拢静还是不感兴趣。

    她不去,顾轻舟就跟着颜洛水去了。

    到了颜家临近的那条街,颜洛水对司机道:“你先回去,我去买点糕点,我表姐喜欢吃他家的黑森林。”

    司机就放下了她们俩。

    颜洛水和顾轻舟买了很多小蛋糕,两个人拎着。

    走回颜公馆时,远处的树林后面,有两个人在说话。

    其中隐约就是颜洛水的表姐谭文秀。

    顾轻舟戳了下颜洛水。

    “唉?”颜洛水也好奇。

    她们就站在路边,恨不能走过去听听。

    “那男的是谁?”顾轻舟看清楚,和谭文秀说话的,是一位男士。

    然而,两个人好似发生了矛盾。

    “你有没有考虑过我?”谭文秀的声音压抑不住,“你才疯了,我根本没有事!我去医院看过了,若是我疯了,医生会给证明的!”

    “你发疯的时候,怎么知道自己疯不疯?”男人声音也高了,恼怒道,“我们家反正是不能娶个疯媳妇,你把订婚戒指还给我!”

    “你想得美,那是你送给我的,就是我的!”谭文秀厉声道,“我绝不同意退婚,也不同意把戒指给你。”

    男人更恼怒了。

    “谭文秀,你要不要脸?”男人骂道,“你这么缺男人吗?我们家娶个疯子回去,我爸妈脸往哪里搁?”

    “你退婚了,我和我爸妈的脸往哪里搁?”谭文秀丝毫不让,“我告诉你,这件事门也没有!”

    男人似乎想动手。

    顾轻舟立马高声道:“表姐!”

    男人一听,扬起的手就缩了回去,看到两个女孩子站在路边,悻悻的走过来。

    他也不打招呼,转身就走了。

    谭文秀一脸的泪。

    她抹干净眼泪才走过来,对她们道:“你们放学了?”

    颜洛水小心看着她:“表姐,那是谁?你的未婚夫?”

    “嗯,就是他。”谭文秀低声,“不说他了,回家吧。”

    回到家里,颜太太还问:“唉,定文呢?”

    谭文秀定亲的男人叫石定文。

    “他还有事,先回去了。”谭文秀声音暗哑,“我先回房了,舅妈。”

    等她一走,颜洛水就把方才那场歇斯底里的争吵告诉了颜太太。

    颜太太吃惊:“这叫什么事?”

    “那个人说表姐疯了。”顾轻舟道,“表姐怎么了?”

    “不知道啊。”颜太太道,“文秀从小养在我们家,没毛病啊,怎么到了英国四年,就说她疯了?”

    晚膳的时候,颜太太亲自去把谭文秀叫出来。

    谭文秀趴在上,哭得伤心。

    颜太太把颜洛水和顾轻舟都叫过来,劝慰她。

    “怎么回事?”颜太太道,“这门婚事是你们家定的,我之前也看过那孩子,还不错。你们俩一起去留学的,发生了什么事?”

    谭文秀一开始不肯说,后来就哭了。

    一边哭,一边告诉颜太太说:“我们俩租一间屋子,他住在楼下,我住在楼上,他总是毛手毛脚的,我不同意,他就跟我闹脾气。

    回国之前,我跟同学去滑雪,玩了半个月,回来之后发现他和另一位女同学在客厅的沙发上,没穿衣裳.......”

    谭文秀哽咽着,泣不成声。

    “他怪我,说我逼他做和尚不人道,那个女学生父亲是从政的,好像在北平政府任什么官,他想高攀人家。

    他还说我发疯,每次疯起来不知人事。他明明是诬陷我。他想把责任都推给我,叫我怎么做人,我们家怎么做人?他死了这条心,我不松口,他们家敢退我就认他是条好汉。”谭文秀哭道。

    顾轻舟和颜洛水差不多就听明白了。

    颜太慰了半晌,顾轻舟也跟着安慰。

    晚上,顾轻舟跟颜洛水睡,颜洛水道:“表姐真厉害,要是吵成那样,我早就退亲了。”

    “我觉得表姐坚持是对的,自己和家里的名声是要的,总不能不顾一切。”顾轻舟道。

    颜太太晚上陪着谭文秀睡,房间就在隔壁。

    半夜的时候,颜太太使劲敲门:“轻舟,洛水!”

    顾轻舟一下子就惊醒了,把颜洛水也推醒。

    她们打开了房门,却见谭文秀一个人站在走廊里跳舞。

    她眼睛是睁开的,很清楚看着众人,然后痴痴发笑,又开始旋转。

    顾轻舟和颜洛水被吓得一身鸡皮疙瘩。

    颜太太也惊魂不定,问顾轻舟和颜洛水:“她怎么了?”

    “是不是在梦游?”顾轻舟问。

    颜太太也不知道。

    就在她们讨论的时候,谭文秀推开了走廊的窗户。

    这是二楼。

    顾轻舟吓得半死,立马冲过去,抱住了谭文秀的腰,把她拖了回来。

    谭文秀回手一爪子,挠在顾轻舟的脖子上,五条血痕,顾轻舟疼得直吸气。

    “快来人,快来人!”颜太太大喊。

    佣人上来,好几个人都制服不了谭文秀,半晌才把她绑住。

    原来,石定文没有冤枉她,她真的发疯了。

    颜洛水给顾轻舟擦药酒,顾轻舟疼得不轻:“她指甲好厉害。”

    颜太太忧心忡忡:“会不会留疤?”

    颜洛水道:“应该没事,擦点药酒就好了。”

    而后,她们又说起了谭文秀。

    “她这是什么毛病?”颜太太问顾轻舟,“你能看得出来吗?”

    “她现在手舞足蹈的,没办法给她把脉,回头等她醒过来再说。”顾轻舟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